文/荷事生非

荷蘭報紙《Trouw》在去年 12 月 19 日的經濟版面刊登了一則新聞:「患病員工自己也請多努力康復」(”Zieke werknemer moet zelf meer doen aan herstel”)。 文中先與近鄰德國相較:

  • 光比較這三點,荷蘭雇員顯然完勝!

德國的工薪族若因自己失誤而生病、受傷,老闆有權不付薪資,員工稱病但 4 天內不提供醫生證明,公司就可請你走路。荷蘭老闆就沒這麼幸運,員工未提供詳細病歷或就診紀錄,依法雇主無可奈何。

荷蘭提爾堡大學(Tilburg Univ.)博士迪貝爾(Mark Diebels),一語道破荷德兩國的差異:在德國,生了病的雇員要自己想辦法復原後回去上班;而荷蘭,則是老闆有義務「要想盡辦法」讓員工重回崗位上

  • 歐洲 12 國比比看

《Trouw》還比較了世界各國「抱病」的雇員,支薪的情況下,最長能夠在家 (或醫院)蹲多久。荷蘭不負眾望所歸,以 104 周(一年 56 周)拿下第一,即使以福利政策聞名的北歐四國,也遠不及此驚人紀錄。員工康復後,倘若原先的職位已無空缺,荷蘭雇主還必須幫忙找頭路。又要付錢又要負責找下份工作,簡直好事做盡。

  • 員工真的這麼好當?

生病期間薪水能不能全拿,仍要看契約怎麼走,可領的薪資普遍介於 70% 到 100% 之間。同時,員工還受Arbodienst(簡稱 Arbo,是處在勞雇間的中立機構,負責檢視、傳達與溝通,註 1)控管,Arbo 可在獲得員工同意下向家醫或醫院取得病歷,而後知會公司;另 Arbo 會定期追蹤傷病員工康復或復健進度, 可能定期打電話查詢病況、或者請員工去 Arbo 會面。如果員工需要到復健中心上課,Arbo 會連絡中心內的社工查詢進度,好研判何時可復工。復工方式也挺人性化,依循序漸進、增加工時的方式進行,筆者身邊就有實例,復工從一週 1 小時開始,之後再慢慢加長(註2)。

荷蘭員工受法律保護,享受的權利遠高於義務。迪貝爾提出一套新標準,主張視個別狀況判定員工可享權利。例如,員工有心臟疾病還抽菸,沒繫安全帶而車禍,雇主是否仍需買單?

  • (註1) Arbodienst 為 Arbeidsomstan – digheden的簡稱。此為私人機構, 荷蘭政府不介入。獲雇主雇用後, 其中一項工作就是利用其專業法律 知識來擔任與(因傷病)曠職員工 的橋樑,須維持中立;雇主也可 以在自己公司內部成立 Arbodienst 部門,但必須滿足特定條件。有關 Arbodienst 詳細資料請參考維基 百科。
  • (註2) 在荷蘭工作以小時數計,全職工從一週 36 到 40 小時不等。
  • 資料來源: I. Weel (2014) “Zieke werknemer moet zelf meer doen aan herstel”, Dec 19 2014, Trow de Verdiepig.

(文章來源:英語島雜誌;首圖來源:tedeytan,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