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導讀》:之前我們刊登了這篇「時薪115的生存處境:一個心理師的反芻」一位時薪高達 1600 的心理師,為什麼要去時薪 115 的早餐店打工?「是什麼讓我們認為動腦的比較厲害,而動手的比較差?」透過身份的轉換,這位心理師的「臥底紀錄」觀察入微,也引發很大的迴響。

接下來的文章,是這位國際志工 Miss Yaya 所寫,她也以親身輔導精神障礙病友找工作的經歷,寫了這篇感想「月薪15840~17280的生存處境」,看完後你可能跟我一樣感覺無助,但這位志工所做的卻又觸動人心且帶來很深的省思:「並且看到所謂的進步的城市,是多少苦難不公平堆積的總和」。

本文作者:Miss Yaya

我的第一份社會服務工作是精神障礙的社區化就業服務員。

就業服務員有兩種,第一種是庇護性就業服務,在一個保護性的工作場所(例如:庇護工廠、庇護商店)工作,裡面有專職的社工、輔導員可以隨時協助病友狀況,並補強指導病友功能上的不足。

另外一種就是我的工作,社區化就業服務,協助病情穩定,已經康復的病友,在一般的公司行號找工作。這聽起來就像是一般的就業服務,但實際上我們的工作,除了介紹病友就業機會,還要自己開發職場,並了解工作內容病友是否勝任,媒合適合的病友

接著陪伴病友,面試通過之後,再一步一步教他們工作內容,協助與其他同事、老闆相處,期待病友能就業成功、穩定就業三個月以上。

例如:有位病友說他想要工作,可是因為長期服藥,造成動作、思考遲緩,與人溝通及記憶能力都尚可,也有一般人的體耐力。

在與病友多次會談,了解他的狀況,就要為這位病友去社區中找到適合他的工作,例如:大賣場的清潔工。

清潔工實際工作有那些呢?店長告訴我以下的項目,清潔店內店外及廁所。這些資訊對我來說是不足夠的,要去了解工作內容的細項內容是什麼,我才能評估我的病友是否勝任。

了解的第一步,就是實際去做。

從頭到尾做一次,才能評估這個工作會花到哪些功能:手要有力才可以拿的動水桶,腿要有力才能夠站完整個班,還要記憶清楚每件事項的流程及物品擺放位置。

也因為這樣,我親自做了很多所謂低下階層的工作,這些工作的薪水都不高,我經歷了基本工資由15840元調整到17280元這兩個不同的階段,即使基本工資調整了,現實卻沒有任何的調整,基本工資代表了低位階的職業,也代表了很多辛苦

這些辛苦,沒有實際做過是無法徹底地感受這個工作,以及他人對於這工作的看法。

大賣場的清潔工作:五點以前要打卡,收賣場內每個垃圾桶的垃圾,擦拭手扶梯把手,清潔地面,清潔廁間。要早起,要記得大賣場動向評估今天先收哪裡的垃圾,每個工作緊緊相扣,連喝水的時間都要抓緊,吃飯要快,不能讓領班看到你坐在休息室休息太久,在一種精神緊繃的狀況下完成每天的工作。

跟我一起工作的「同事」,看到我都好奇問我,「妹妹你幾歲?為什麼來做這個工作?」

負責教我工作的領班來解救我,說:「她是老師啦!她跟你們不一樣啦!她之後要來帶那個有點不正常的人在這邊工作。」

這些「同事」,在這個時候一定會說:「老師喔!好有愛心喔!那你不要做啦,我來做就好了,妳去旁邊休息。」

通常做不到幾個小時,我就開始腰酸背痛,但這些搶著幫我把工作完成的同事,都是比我年紀大的長輩:有點年紀的二度就業婦女,或是失業後找不到工作的阿伯,年輕一點的是單親媽媽。他們在這個社會的底層辛勤工作,認命的只能用很大的勞力,換取微薄的15840或 17280。

我做這份工作是因為要教病友,做個兩三天就換轉換到所謂「老師」的身分,把洗廁所的刷子、收垃圾的夾子交給病友,變成大家眼中好有愛心、好棒的年青人。他們沒有選擇,沒有這工作的收入,就交不出孩子的學費,付不起房子的租金。

他們跟我熟了之後,會抱怨身體哪裡不舒服,腰好痠喔,貼了兩個貼布繼續工作;腿好痛,也不能怎麼辦。我輕聲地說:「阿姨/ 阿伯,不舒服要去看醫生啊!」他們笑我傻,看了醫生之後,如果發現是不好的疾病,要常常回診、還要付醫藥費,難道他們時間跟錢那麼多嗎?

更難過的是,我要介紹這麼辛苦的工作給我的案主,幫他們找別的工作都是碰壁,「只能介紹這種工作給他們」,而當他們一旦開始做了之後,就更難再找別的工作了,因為自己也給自己貼上了標籤,「我只能做這種工作」

同事也會跟我說些閒言閒語,「妳年紀輕輕,怎麼敢長時間跟這種精神障礙的人工作?」「妳幹嘛要介紹這種人來我們這邊,我們會怕耶!他會不會突然發瘋砍人?」

這些充滿歧視的言論,一開始讓我很不舒服,但相處久了之後,才發現,他們接觸到關於精障的新聞報導及資訊都充滿了偏見,對精神障礙並沒有正確的認知,這其實,也是一種社會階層的資訊落差。

所以,又怎麼能怪他們呢?

這些工作,讓我可以跟他們在一樣的位置思考,一起感受工作枯燥的無力感,付出大量的勞力,體會這樣日復一日是如何消磨自尊、損害健康,並且看到所謂的進步的城市,是多少苦難不公平堆積的總和。

突然有感而發,看到這篇 “時薪115的生存處境:一個心理師的反芻” 讓我想到那段日子,非常無力,卻也更想要有力量的去做些什麼。

延伸閱讀:

為什麼我們要拼命工作?不是因為錢不夠,而是我們活在「容易把錢花光」的社會

台灣工時太長成血汗,歐洲假太多收入低!到底勞工需要多少休息時間?

(本文作者:Miss Yaya 在另一個海島找自己授權,圖片來源:james.thompson, CC Licensed,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