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腔熱血為孩子編織美夢,孩子為了配合可能正應付著, 

重新 RESET 一下,陪著孩子確定自己的喜歡與意願。 

細心的觀察與聆聽,看著怎樣的她才是真正樂在其中,

我無法替孩子領悟快樂,但我盡力不成為她的不快樂。

 妹妹快過五歲生日了,家裡向來沒有慶祝的習慣,頂多買個冰淇淋蛋糕解解饞,過癮一下。不過,最近老是看到臉書上朋友們紛紛替孩子舉辦生日 Party,心想,妹妹說不定也想要邀請班上同學一起熱鬧,一起玩。

 回家路上,我便開口詢問:「妹妹,快生日囉,我們這次吃蛋糕的時候,想不想邀請妳的好同學一起來啊?」

「不要。」妹妹不加思索,一口回絕,穿山甲又準備「蜷」起來了。

「為什麼啊? 妳不是很喜歡班上同學嗎? 」我有點慌了手腳。

「我喜歡啊,但是他們不用來家裡,這樣家裡會很吵。」啊?喔!

「那……,妳生日那天要做什麼啊?」

「媽媽,不就跟以前一樣吃蛋糕就好了嗎?」這段話還配上妹妹些許白眼和無奈口氣。

 三歲上幼幼班的時候,我簡單買了件披風和巫婆帽,那時妹妹沒有多大興趣,我猜想也許還不甚了解。隔年的萬聖節,四歲的妹妹主動說不必買新的,我也不以為意。今年我打算換套她最喜歡的公主裝,好讓她跟班上小女生們更有討論話題。

我打開 FB,用朋友們的兒女五花八門的變裝照片和妹妹討論,沒想到她毫不感興趣,堅持用舊的就好。我依然不氣餒,持續遊說。後來,她實在對我的「一廂情願」感到不耐煩,緩緩地說出:「媽媽,我一點也不想變裝,也不喜歡跟人家要糖果耶!」

 我恍然大悟,會不會妹妹從頭到尾都沒有喜歡過,只是配合著大人設定的節奏行禮如儀

我倏然心驚,該不該自動「設定」孩子應該喜歡什麼?

連忙重新點開往年萬聖節遊街的照片出來看,怎麼我從來沒注意到她一點都不 high 啊!

然後,我再回想起生日前討論是否舉辦 Party 的對話,其實妹妹不斷發送訊號給我,這一切是這麼明顯,而我竟然還沉醉在自己為她編織的童年美夢裡。

好吧,我知道這樣可以省不少錢,也不用發揮創意 DIY 半天,老實說偷偷鬆了一口氣。然而,我想到妹妹勉強地應付:變裝出席、拍照微笑、學臺詞、跟著遊街,突然覺得有點難過。

我開始反省大人們「安排」的學習活動,到底是以什麼為依據呢? 

學習各種文化、體驗各國風情沒什麼不好,但是停下來多思考一點的話,並不需要孩子「實際」參與每種活動才算學習,能多尊重孩子的個性一點,多給孩子其他選擇嗎?

為什麼都是萬聖節呢?不能每年換不同節慶嗎?萬聖節活動也許新鮮有趣,但孩子真的能從中理解、享受樂趣嗎?還是每次都是以這種應付的心情面對,就像是強迫不拿香的媳婦跟著拜祖先一樣,失去本有的意義。到底是大人樂趣比較多,還是孩子?

這也給了我另一個提醒:就算看似全世界小孩都該喜歡的事物,仍要小心地和「每一個」孩子確認,而不是滿腔熱血地「塞」給孩子。

經驗判斷能讓我們節省不少冤枉路、容易抓到孩子興趣方向,但某些內在特質較特殊的孩子,大多難以立刻表達自己的喜好或意願,我們需要做的是一再陪著嘗試、觀察、提供資訊,好讓他們有足夠時間走完自己的內在程序,進而做出判斷。

揉揉眼睛,我該 RESET 一次,重新認識我的孩子。

她雖然溫和順從,但若我誤判方向,那種感覺或許就像強求友善的貓咪學習握手般的不堪,因為即使貓咪個性溫潤,仍然不親人,讓牠學著握手,豈不違背天性、違背內心。

我告訴自己,再怎麼簡單不過的事情都不要視為理所當然。我們感興趣的,未必孩子喜歡;我們拍照起來微笑的,未必孩子開心。我得特別小心說生日快樂時,千萬別造成妳的負擔。快樂必須自己領悟,我只能盡力不成為孩子的不快樂。

一起加油吧。

延伸閱讀:吃飯時間到了,孩子總是拖拖拉拉,爸媽該怎麼辦?

cover_s(本文:《刺蝟媽媽與穿山甲女兒的思辨對話》授權,圖片來源:wilf2, CC Licensed,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