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稻埕,女性、音樂、跳舞、咖啡館

在公娼還是合法的年代,大稻埕歸綏街是大人告誡小朋友不能經過的地方在我童年的記憶中,一排排大約只有兩層的洋樓外,掛著一排排的紅燈籠,白天經過還不覺得有什麼特別,到了夜晚就呈現完全不一樣的風貌。只見燈籠亮起,貼著深紅色的玻璃紙,房子內昏暗的燈光透了一點出來,外面或坐或站著濃妝豔抹的女性,胭脂味常伴隨著菸味。或許當時年紀小,阿姨還會來摸摸頭;而高中有一次,我忘了為什麼會經過那邊,不知為何人潮洶湧,差點被拉進去。年少初青的時光,對這個行業總是充滿了好奇心。

長大一點才知道何謂摸摸茶店或是不能進去的咖啡館。雖然是落地玻璃窗,但是黑色、不透光像面鏡子,門一打開,裡頭的椅背仍然高過頭,煙霧迷漫,傳出西洋爵士音樂聲,後來才知道是情色場所。當年政府為了取締,還規定單位面積內燈光照明的瓦數、椅背的高度、營業時間等等。以前的休閒場所不多,黑白往往無法區分,外頭貼了一個「純」字的理髮廳、咖啡館,好像也不見得是純正的。

1(打鐵街-赤峰街、興城街、太原路與日新國小旁的平陽街原來有很多打鐵店。)

2

(第一唱片行-1960年代開業的第一唱片行,當年在第一劇場旁,因此店名取為第一唱片。)

回溯到日本時代,來到台北開業的日本商人,打著南洋風味、百萬裝潢的「喫茶店」,其實就是今日的咖啡館,裡面只賣茶、咖啡等飲品。現代化的各樣電器用品,例如:冷氣、黑膠音響、冰櫃、電風扇等等,全部應用裝潢在這些店裡面。喫茶店刊登的廣告打著「南洋風情、百萬音響、高級裝潢」等名號,門口擺上一顆椰子樹,就好像到了熱情的熱帶島嶼。

當年的「咖啡館」其實是餐廳,咖啡只是飯後的飲品,甚至很多咖啡館更進一步提供「女給」服務。一種如真的曖昧男女自由戀愛交往的假象,男子只要付錢進入這樣的咖啡館,拉拉小手,觸摸一下女給的身體肌膚,心頭小鹿亂撞。但是一付了錢、走出咖啡館的大門,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有的咖啡館女服務生甚至還是結婚的,為了賺錢才到這樣的場所工作,跟現在的酒店小姐一樣,還可以跟客人私下出場,也因此衍生出不少的社會問題。

 

4

大稻埕的女性,從清末那種傳統、保守的時代,老街狹長的街屋內,女性可能裹著小腳,童養媳、婆婆等負責一個大家族的大鍋菜飲食、小孩的生育、哺乳與教養;到後來工商交易發達,職業婦女如藝旦、舞女、女給服務生、幫佣、撿茶葉、裁縫等,甚至是新文明的接線生、電梯小姐。女子教育興盛後,大稻埕的女性呈現非常多樣的面貌,而這個傳統與新潮的空間革命,在大稻埕的建築裡,透露出這個時代的密碼。

談到音樂,1932 年,鄧雨賢融入西方交響曲,寫出了《大稻埕進行曲》。歌詞描繪出大稻埕四季深夜的景象,春天的江山樓、夏天的太平町、秋天的大橋頭、冬天的後街;散步在月光星斗下,咖啡廳的燈光閃爍等等描述,令人神往。當年的古倫美亞唱片公司,吸取了西洋音樂的精神,加入中國流行歌曲,又加入台灣民謠,發行與電影同名的唱片《桃花泣血記》,由純純主唱,相當大賣。而作詞詹天馬為該電影辯士,又為天馬茶館老闆。光看歌詞前兩段,很快地就可以看出當時台灣女性的命運,為剛踏入現代文明的大稻埕女性下了一個註解。

《桃花泣血記》前兩段(作詞:詹天馬)

人生就像桃花枝 有時開花有時死
花有春天再開期 人若死去無活時
戀愛無分階級性 第一要緊是真情
琳姑出世歹環境 親像桃花彼薄命

延伸閱讀:成功人士早起必做的七件事,脫離魯蛇生活來試做一下吧

1.11.17(圖文:沐風台北捷運散步手帖(紅線):從古老港埠到台北新地標,一窺【淡水—象山線】的街道風情與歷史風華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