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小孩以成績、人緣,甚至在棒球隊裡的位置來衡量自己的價值,也同樣會把這些帶入成年,他的價值觀被恐懼扭曲,人生因而走樣。

「人類的七情六慾裡,恐懼最為可怕。」莎士比亞說出的這句至理名言,我舉雙手贊成。少有情緒具有像恐懼的影響力,然而今日的孩童似乎生活在不斷的恐懼中,恐懼已經多到讓他們以為這是自然現象。他們害怕家庭衝突。他們害怕不夠漂亮、不夠英俊,或是不夠有人緣。他們害怕成績難看,害怕沒被球隊選上,有些甚至害怕生活本身。

總之,我們教小孩要害怕陌生人,害怕未知,害怕未來。我們用這樣的態度讓孩子心生恐懼:「五十分,難道你不覺得不好意思!」害怕得到五十分比成績是五十分要更糟得多,因為它讓小孩對未來產生恐懼。

身為父母的職責就是要協助孩子面對恐懼,不論這些恐懼為何,不要用言語和行為強化它們。例如,當你恐嚇小孩去做某件事,其實你是在教導他恐懼你的憤怒,如果他完全照你的話去做,只是因為他害怕後果。反過來說,當你不帶怒氣,心平氣和地和他討論他的行為,你是讓他處於一個不受威脅的環境。他會知道該怎麼做,是因為你幫他找到自己的路,而不是因為他害怕而去做。

這些對話的目的是去鼓舞孩子了解自己的恐懼,進而去駕馭恐懼。恐懼會奪走我們的生命力和人性。生活在恐懼中的小孩會變得比較畏縮、比較會看臉色、比較死氣沉沉。恐懼就像遮蔽陽光的烏雲。我們是要謹慎無懼而活,而不是要提心吊膽的活在恐懼之中。

你也許會說:「可是我要小孩知道去害怕那躲在校園裡、穿著雨衣的怪叔叔!」那我會說:「你錯了。你要讓小孩有十足的戒心,知道自己必須留意防備那位怪叔叔,而不是去害怕他。如果小孩害怕他,萬一發生事情,會嚇得不敢反應。如果小孩不怕他,就會大聲求救。」

我經常告訴孩子:「永遠不要讓恐懼征服你,因為你比任何恐懼都要強大,人生中沒有什麼能擊倒你。你唯一可能被擊敗的時刻,就是你害怕的時候。」

孩子常因一些看起來沒什麼大不了的恐懼跑來找你,你可能轉身就不當一回事。但孩子真正想告訴你的是,他覺得孤單。恐懼常反映一種內在的焦慮,雖然孩子並不自覺。他想要確定這個世界是有理可循的,自己並非那麼渺小無力,也不是那麼孤立無援。面對小孩的恐懼,如果以沒什麼好怕的就不以為意,對小孩一點幫助也沒有。

別讓任何人決定你的價值

有天兒子曼弟回家跟我說,其他男孩不願意跟他一起玩足球,我知道這件事讓他覺得自己好孤單,所以花時間跟他長談。稍後我們晚餐桌上的對話就以這件事為基礎,討論有關人緣的問題,以及把自尊交由他人決定的陷阱。「絕對不要讓任何人來決定你的價值,」我告訴孩子:「對自己滿不滿意,只有你自己有權決定,如果你讓別人來左右你的好心情,等於你也讓他可以決定你的壞心情。如果他們邀你週末去他們家玩,你就很高興。如果他們沒這麼做,你就很傷心。為什麼他們可以這樣影響你?因為你太想被別人喜歡,希望受人歡迎,所以你期待他們的認可。當然我們都希望受人喜愛,不過我們要問:那代價是什麼?」

分數、人緣、意見、風格、流行、長相,如果我們任其發展,所有這些都可能成為恐懼之源。孩子必須學習成為自己價值的仲裁者。任由別人來評斷我們會讓我們生活在恐懼之中,變得畏畏縮縮。恐懼會讓我們從世界退縮。而且恐懼會滋生更多、更大的恐懼。

我最喜歡的一個有關恐懼的故事,是華盛頓在一七七六年聖誕夜橫渡德拉瓦河的故事。

這男人在戰場上大受屈辱。幾個月之間他的軍隊狼狽不堪的被趕出紐約,許多士兵甚至還打著赤腳。華盛頓被嘲笑是有史以來最差勁的將軍,膽小又無能。如果他把這些話都聽進去,可能真的會以為自己膽小無能。

不過他選擇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而不理會那些外在流言。仔細聆聽最可靠的自己的心聲,他發動了軍事生涯裡最大膽的行動。帶領一群飢腸轆轆、衣不蔽體的殘兵敗將,在一七七六年聖誕夜,一個酷寒的夜晚,渡過結冰的河流,進攻駐紮團頓的英軍。

華盛頓率軍渡河真是了不起的故事,也讓我們今天能夠成為美國人。

那是獨立戰爭裡最重要的一場戰役。殖民地原本失去了信心,但華盛頓拒絕讓別人來決定自己的命運。

我常提醒孩子:「不管受過什麼煎熬、挫敗,也不管別人怎麼說他,華盛頓還是無所畏懼,也不相信自己會輸給英軍。他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領導能力、相信自己在做對的事,並因而改變了歷史。美國之所以能成為一個國家,是因為一個人的不屈不撓、無畏無懼。一個人在一個夜晚的一個行動,就足以改變歷史。」

克服各種「恐懼」的挑戰

小孩當然不會捲入戰爭,但他們每天受到的挑戰不斷。例如,每個女孩子在某個時期都會覺得自己不夠漂亮,她們很本能的認為別人主要是以外貌來評斷她們。你不能忽視這種會持續擴大的恐懼,必須面對處理。

告訴孩子:「當你相信自己漂亮,你就會漂亮。當你相信自己迷人,你就變得迷人。這不從膚淺表面,而是從有深度的層面來看。是你這整個人具吸引力:你的人格、個性、長相,它們全融合成一體。當我告訴你你很漂亮,你一定會認為我偏心,因為我是你爸爸。不過你錯了,我是這世上最了解你的人,我清楚你的內在和外在。而你是真的很美。」

我常和孩子提起大鼻子情聖希哈諾,一個有著大鼻子的美男子。但他的問題不在於他長得不好看,而在於他認為自己很醜,所以他的行為也表現如此,以致他不敢跟羅姍娜表白。

他認為自己不好看,也從來不去想除了鼻子之外自己還有很多可愛的地方。恐懼的陰影籠罩了他一輩子。

我告訴孩子:「不論你害怕什麼,或以為自己害怕什麼,一定要知道,自己比你所害怕的事物更為強大,否則你就會讓恐懼長驅直入。」

我認為大多數恐懼源於自己無足輕重的感覺。孩子不會這樣表達,不表示他們不這樣感覺。小孩即使說不出來,他們仍感覺到宇宙碩大無比,而自己太過渺小、微不足道,進而生出一種強烈的孤獨感:沒有人關心我,我孤獨的活在世上。如果我發生了什麼意外,地球還是繼續轉動,也沒有人會想念我。

這種無依無靠的恐懼,並非只有孩提時有。它跟隨我們到成年,而且變得愈來愈複雜。車子、房子、金錢永遠無法滿足我們,但我們仍然不斷用這些東西來衡量我們做為人的價值。這也就是為什麼和孩子溝通恐懼很重要,因為這是讓他們改變的時機。千萬不要讓孩子覺得,他的價值是被成績或在團體裡的位置決定,那會加深他的恐懼。告訴他:「成績好壞都不足以決定你做為一個人的價值。」尤其如果我們以學業或運動表現來評量,而孩子害怕無法達到標準時,只會加深自己實在不行的感覺。

– 摘錄自《10個與孩子的重要對話

(本文:天下雜誌授權;圖片來源:Vladimir Pustovit, CC Licensed,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