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台北市議會黑箱】專訪議員苗博雅:議會缺乏監督機制,評判指標只剩「議員秀得夠不夠」

台灣縣市地方議會一直都被「不透明的箱子」罩著,像個黑箱,人民不曉得投票選出的議員,在議會裡忙些什麼。

議員的「老闆」是人民,他們拿人民的稅金當薪水,人民卻不知道他們的工作內容,合理?

你說,電視常見議員在議場質詢縣市長的新聞,那不就是議員工作的證明?如果告訴你,其實議員在議會還有個從來不讓人民和媒體知道的「委員會議」,而且多數地方法案、預算都在那「喬」完,你有沒有種被矇騙的感覺?

「你能想像嗎?台北市有 300 萬市民,結果只有個位數、頂多十幾個媒體記者有資格進去『委員會議』聽裡面發生什麼事,這不是很離譜嗎?」

從選前就一再倡議「議會透明」的社民黨新科議員苗博雅已經宣誓,「讓台北市議會公開透明」是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

全台議會黑不見底,竟有縣市 22 年從沒刪過預算!

2014 年,全台都喊窮的 16 縣市總耗費 1 億 453 萬 舉辦跨年晚會 。2016 年,背債 600 億的苗栗縣已經連續 22 年、新竹縣連續 12 年、嘉義縣連續 4 年 「預算零刪減」,雲林和南投的當年預算也是零刪減。2017 年,桃園市出現四位在議會期間出國,卻能照常在議會出席本簽到的 靈異現象 (我們就先別提議員簽到出席會議就能領到 2450 元的事了。)

針對這些議會怪奇物語,台北市新科議員苗博雅點出關鍵原因: 議會缺乏被透明監督的機制

議員的問政表現,其實大家不太重視。有某個層面的原因是,選民也不知道怎麼判斷議員的問政好或不好。現在唯一的評判指標就是總質詢或部門質詢時,議員秀得夠不夠。

半透明的首都台北市應擔起議會透明責任,轉播「所有」議會會議!

「讓台北市議會公開透明」是苗博雅宣示上任議員後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具體作法是讓議會 比照立法院, 只要議員開會,不管是大會、委員會都要轉播,並且在會議紀錄刊登所有逐字稿,和所有表決

議員在議會最主要的工作就是開會討論法案、預算。以立法院來說,所有大會、委員會都已經全數網路直播,讓選民清楚看到國會的運作,記得哪個委員認真、認清哪個委員偷懶,也能知道每個委員對特定法案的贊成或反對態度,作為下次投票的決策基準—— 但台北市議會卻沒有這樣透明的轉播制度

苗博雅解釋,台北市議會只有「大會」才有轉播跟逐字稿紀錄(大會即 平常大家在電視看到議員質詢市長柯文哲的那些會議),但其實「大會」的運作,就跟立法院一樣,雖然重要但其實只是很小部分; 大家電視上看到的總質詢,都是議題已經進行到某個階段,才在大會被「秀」出來:

議會、立院有很多的協商、協調,是發生在『委員會」裡面!

真的送到院會表決的,其實就是委員會或者政黨協商已經喬好的…… 你能想像嗎?台北市有 300 萬市民,結果只有個位數、頂多十幾個媒體記者有資格進去『委員會』聽裡面發生什麼事,這不是很離譜嗎?」

最需要改革的,就是台北市議會的「委員會」黑箱問題。

台北市議會委員會三大陋習,議會不透明不行!

「台北市議會的委員會,我真的可以說它就是一個黑箱!」苗博雅直白批評不透明的議會委員會,而根據他的描述,病灶很深的陋習包括:

一、台北市議會委員會只准議員參加

門禁森嚴,連媒體採訪都有非常大的限制。但最近出現一次意外,是台北市議員想「修理」北農前總經理吳音寧; 北農總經理依法需到「委員會」報告,於是有議員要求吳音寧報告時,開放媒體拍攝。

二、台北市議會委員會自己會錄音,但不會釋出錄音檔

苗博雅補充,如果他認為某場委員發生很多需要被揭露出來給人民知道的事情,他可以申請公布錄音,但是!議會只會提供該議員發言的段落,其他議員講什麼不知道,沒有前後文的錄音檔也無從理解議題關鍵,而且議員自己也不能錄音錄影,除非會議主席同意。

二、台北市議會委員會議文字紀錄,只記載開會時間、地點、出席人員和主題

中間細節講了什麼,無人知曉。 表決的時候,也只會記錄通過或不通過,哪個議員對什麼案子投贊成或反對,也不會記載。

公開透明很難嗎?為什麼台北市做不到?

台北市議會委員會一定得公開透明,況且,從前述「修理吳音寧」的例子可看出,台北市議會委員會並非不能公開。

若要全面公開直播台北市議會的會議內容,苗博雅說,最快的方式就是更改議事內規:

這件事根本不難,我們可以逐步去做。比如說,架設直播系統要公開招標,很難?那可以先修內規就好啊。

內規先修成,在議會的直播器材建置好之前,大會、委員會可以開放議員『使用自己的器材』做直播,現在議會裡有那麼多會直播的議員。

如果輿論重視的話,就不會有議員敢出來反對。但如果輿論不重視,反對的議員就會生出很多理由來阻擋。」

人民是否能意識到議會公開透明的重要,並且發出聲音支持掀開議會黑箱、檢視議員的工作內容,至關重要!

你問,直播會有人看嗎?

當然也有質疑的聲音表示,這些會議直播多且耗時,真的會有人盯著轉播看嗎?

「這東西就像警察開罰單,大部分違規的人都不會被開單,只有少數人真的會被開單,但因為這還是存在一個被開單的機率,所以大多數人會心存忌憚地不要違規。

這對民意代表也是,今天你亂講話的確有 99% 的機會不會被聽到,但你怎麼知道不會有人或者被對手發現後,然後被發揚光大?」

即使 99% 的人不會馬上看,但是你做得不好,就是更容易被發現。

支持台北市議會公開透明,你可以這樣做

立法院從 2009 年就開始議事轉播立委隨時隨地都被盯著,加上每次質詢、發言都有紀錄,你應該已經發現「鬧事」的國會立委變少了,因為網路時代只要稍有不慎就會被馬上放大且一再追溯檢視。

如果我們想杜絕黃梅調議員,杜絕特洛伊木馬議員,就應該將同樣的工作模式「轉播所有會議內容」複製到議會上。

苗博雅:「對於好議員來說,黑箱委員會讓他的好表現不被看到。對於很爛的議員來說,是唯一受到黑箱好處的人!

因為他們在裡面亂喬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出了委員會一推了事說不關他的事,也沒有人可以證明。」

如果想修理特定人士就能邀請媒體加入會議採訪轉播,請問其他會議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能被人民知道呢?

► 讓議會變透明!點擊 「監督台灣議員問政」

延伸閱讀

【打開台北市議會黑箱】專訪議員邱威傑:你所能想到的政治醜陋,都發生在議會委員會
【出席會議一次就領 2450 元】議員出國爽玩,竟還能「假簽到」照領錢?
立法院開會都有轉播,為何地方議會不行——來看台灣哪些縣市議會黑到發亮 
【台灣五大黑議會】你上班開會要寫會議紀錄,這些縣市開議會都不用呢 
【議員年薪 257 萬】光一年「開會出席費」就 53 萬!但選民無從監督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