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聯合國《2022 年全球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芬蘭連續第五年成為世界上最快樂的國家,而其鄰國丹麥、挪威、瑞典和冰島等,各方面幸福指數都非常高。

不過,芬蘭除了是世界上最快樂的國家,向來也是數位發展領域的領頭羊,並常常成為他國的借鏡。

不只是世界上最幸福國家,數位發展也很出色

歐盟執委會於 2021 年 11 月發布「2021 年數位經濟與社會指數」(Digital Economy and Society Index 2021, DESI 2021),全歐盟平均分數為 50.7,榜首由丹麥取得,芬蘭居次,分數為 67.1,瑞典與荷蘭緊追在後。

芬蘭在電子化政府服務方面表現尤其出色,公眾的使用率也相當高。

特別是該國首都赫爾辛基在 2019 年,啟動了一項雄心勃勃的數位化計劃,希望利用數據來創造更好的服務,讓使用該市服務的所有「用戶」(公民、企業、社區、遊客)的生活變得更加方便。同時成為一個能夠主動響應居民需求的城市。

芬蘭在歐盟「2021年數位經濟與社會指數」,排名第二(圖片來源:digital-strategy.ec.europa.eu

「健康效益分析」為高風險族群提供預防性護理

赫爾辛基是芬蘭最大城市,約有 63 萬人口,且具有高標準的城市生活品質。

不過,身為首都的赫爾辛基,同時面臨人口老齡化,以及移民湧入的人口增長問題,以及當前的 COVID-19 危機正在給這座城市的醫療保健系統帶來龐大壓力。研究表明,在芬蘭,10% 的人口——主要是長者和患有多重疾病的患者——造成了該國 80% 的社會福利和醫療保健費用。

芬蘭的醫療資源正在不斷被消耗,因此必須以新的方式改善這一現象。

目前,赫爾辛基正在開發和測試「健康效益分析」(Health Benefit Analysis),希望利用患者資訊系統中的大量數據,來照顧更大的患者群體,並根據個人的特點調整診斷。

「健康效益分析」是一項數位工具,從患者現有的健康記錄中提取匿名數據,來為醫療專業人員提供患者測試結果、先前診斷和用藥史的概覽,但不會透露他們的身份。

預期效果是,將來透過健康數據可以識別社會中的高風險族群,並為他們提供足夠的預防性護理。這些數據可用於識別出服用中樞神經系統興奮藥的患者,並確保他們有專門的醫生,以及邀請患有高血壓的人嘗試新藥物或加入運動團體。

但是,在使用個人數據時,需要市民的許可和信任。

健康效益分析工具可以多種方式分析病人數據:找到能從某種干預措施中受益的人,或幫助病人改善治療的安全性。(圖片來源:ebmeds.org)

醫療保健法 v.s. 個人隱私

赫爾辛基市首席數位官員 Mikko Rusama 在接受《Cities Today》採訪時表示:「要擴大健康效益分析,我們需要解決『大衝突』。」他強調了隱私和《醫療保健法》之間的緊張關係。

芬蘭的《醫療保健法》(Health Care Act)規定:「地方當局應監測其居民的健康和福利以及每個人口群體的任何潛在因素,以及在地方當局服務方面採取任何相關措施,以滿足居民福利需求。」

同時,歐盟《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GDPR)和其他隱私法對個人數據的處理和使用訂定了各種限制,尤其是在同意權方面。

Rusama 說:「在現實生活中,如果我昏倒了,你會叫救護車。但是,如果你從我的數據中看到我有死亡或重病的風險,若你查看對隱私法的嚴格解釋,除非得到我的許可,否則你不得通知我。

他以叫救護車為例,表示人們在現實生活中可以在未經當事人同意下,主動提供救助行動,但若在查看數據時發現患者有死亡或重病的風險,目前受限於法規,不能「主動」告知當事人。

他說:「目前正在探討的問題是:城市能否根據醫療保健數據(從數據中識別出的健康風險)以及該在什麼條件下主動聯繫人們?」

不只在醫療領域,政府在進行數位化時,時常會牽涉到個人隱私權的問題。你認為,政府可以利用蒐集到的個人資料,主動向人民提供服務嗎?

推薦閱讀

【主動為人民服務】芬蘭赫爾辛基市府用一封簡訊,就為父母搞定孩童學前班的安排

芬蘭連 5 年蟬聯最幸福國家——他們的孩子可獨立上學,公民能參與城市規劃

強鄰在側!20 年前就脫胎為數位國家的愛沙尼亞,為什麼值得台灣發展數位政府時借鏡?

參考資料

cities-todaydigi.hel.fidigital-strategy.ec.europa.eudigital-strategy.ec.europa.eu/en

(圖片來源: Kallio Block Fest/Julia Kivel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