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宋瑞秋

你知道瑞士是唯一一個以公投的方式,加入聯合國的國家嗎?

你能不能想象,假設(只是一個假設)選擇加入聯合國並不取決於台灣政府,而取決於台灣選民,因此加不加入是公投投票出來的結果?

這難以想象的問題換作瑞士,已經不是什麽假設了,而是我們在 2002 年共同面對的一大課題。聯合國於 1945 年成立,而瑞士直到 57 年後,才進行了是否入聯的全國公民投票;因為公投順利通過了,瑞士便在同一年成爲聯合國第 190 個會員國(也是最晚加入的國家之一),至今,也是唯一一個以公投的方式加入聯合國的國家

為什麼是 2002 年呢?

在二戰結束後,國際合作(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逐漸成爲應對全球性問題(如氣候暖化)的方法;同樣的,西歐國家也爲了團結,在 1950 年代簽訂歐洲經濟共同體(1992 年成爲歐洲聯盟)。瑞士在這股全球整合的趨勢中,面臨了兩難的問題:該如何保護國家利益?參加國際事務但失去中立原則,還是維持中立原則但自我孤立?

美蘇冷戰結束後,瑞士抱著擔憂邁入 2000 年,思考如何同時維護國家利益和因應經濟全球化帶來的新挑戰。有沒有可能,參加國際事務才是保持中立原則的最佳政策?瑞士政府早就表明,瑞士入聯並不會與中立原則產生任何衝突,相反的,瑞士的加入只會加强國家的中立原則,更不用説,聯合國和瑞士所追求的目標,如人權與環境的維護,是相同的。當時,除了極右派的瑞士人民黨反對加入,大部分的政黨都建議投票同意。 公投結果顯示,54.6% 的人和多數的州贊成入聯,參與率為 58%。

為什麼瑞士需要用公投來表決「加不加入」聯合國?

其實,2002年也不是瑞士第一次公投這個題目!

瑞士人曾在 1986 年進行是否同意入聯的公投,而那次公投遭了 75.7% 選民反對(投票率為 51%)。那麽,爲什麽入聯一定要由多數選民同意,才能通過呢?難道瑞士不能像其他國家一樣,依照政府的政策行事嗎?

根據瑞士憲法,只要涉及憲法的修改、國際協定的簽訂、超國家組織(如歐盟)或集體安全組織的加入,必須進行全國性公投,獲得選民與州大多數的選票,才能通過。比如說,瑞士政府在 1992 年是準備加入歐盟的,但這個議題瑞士憲法保障由全民表決,而公投出來的結果是反對的,使得瑞士至今仍非歐盟成員國。

而回到聯合國成立的那一年,瑞士本來並沒有打算入聯,而聯合國歐洲總部和許多相關機關(如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在 1966 年設在瑞士的日内瓦,因此瑞士與聯合國早就保持了緊密關係;而且瑞士雖是非會員國,但從一開始就以觀察者的角色參與其中。

1970 年代起,瑞士政府開始考慮入聯的可能性,但在 1986 年進行的公投,遭了選民的反對。

此為瑞士政府於 1986 年舉辦「加不加入」聯合國公投,此為公投題目說明小冊子。(圖片來源:瑞士政府公投網站

此為瑞士政府於1986年舉辦「加不加入」聯合國公投,此為公投題目說明小冊子。(圖片來源:瑞士政府公投網站

此為瑞士政府於1986年舉辦「加不加入」聯合國公投,此為公投題目說明小冊子。(圖片來源:瑞士政府公投網站

此為瑞士政府於1986年舉辦「加不加入」聯合國公投,此為公投題目說明小冊子。(圖片來源:瑞士政府公投網站

為什麼政府與選民對入聯意願有落差呢?

反對方主要提出的論點在於,因爲實施經濟或政治制裁將明顯違犯瑞士中立原則,瑞士入聯等於失去中立原則和國家主權;而且,雖然聯合國當時有 160 會員國,但行使否決權的只有大國。瑞士政府雖不斷强調,入聯是爲了維護國家利益,其他中立國如奧地利和芬蘭在 1950 年代已入聯,而會員國身份並沒有違犯他們的中立原則。

然而,回到當時的冷戰時期,中立原則卻更加珍貴;因爲中立原則意味著不用與美蘇兩大陣營結盟,所以導致了 1986 年的入聯公投沒有成功通過。而已脫離了冷戰的2000 年代,瑞士人希望國家不再像孤立國,該是「開放的時候了」的想法,不同的世代思維,也影響了瑞士最後公投投票同意入聯的結果。

1986 年瑞士第一次公投是否入聯合的結果(多數州反對),右方紅色數字為不同意的比例。(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2002 年瑞士第二次公投是否入聯的結果,11 州加 2 半州同意。紅色代表不同意,綠色代表同意,數字為比例,。(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加入聯合國後,人民認同「投出來」就是我們的共識

因此,瑞士人把中立原則和和平畫上等號,多虧中立原則,我們才能夠在國內和平共處。但另外一個加强共識的主要因素,就是瑞士的半直接民主制度和公民投票的動員工具。

瑞士人的共識就是:無論投出來的結果如何,都必須尊重結果,因爲那是一起投票決定出來的。瑞士入聯如今已經 20 年了,瑞士不再討論聯合國會員國的身份是否與中立原則有什麽衝突。不過最近引起爭論的議題是,瑞士候選了聯合國理事會非常任理事國席位(5 個常任理事國為中國、美國,法國、英國以及俄羅斯),若瑞士當選,這意味著瑞士在相當敏感的政治措施上享有更大的決定權,例如投票是否必須對某一個國家採取制裁,甚至是否決定允許軍事制裁。作爲中立國,瑞士擔任理事國合理嗎?恐怕這個問題難以透過公投來定案。

推薦閱讀

在台瑞士留學生:瑞士今年已辦 4 次公投,公投是多元族群國家找到共識的方法!

瑞士公投為什麼不會因為疫情嚴峻延期?實踐了40多年的郵寄投票,不是蓋的!

【想用公投來對執政黨信任投票,ok嗎】學者:先專注思考,你真心認同提案方的方案?

(首圖來源:瑞士政府公投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