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巴黎奧運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在 2024 年巴黎奧運中,霹靂舞將首次列為比賽項目。台灣街舞選手水準能站上國際舞台,但是運動需要政府體制做後盾,台灣政府準備好藉由街舞,讓台灣在 2024 年被世界看到嗎?聽聽街舞專家怎麼說。(責任編輯:連柏翰)

2021 世界運動舞蹈總會(WDSF)霹靂舞世錦賽 4 日於巴黎舉行,身為 WDSF 霹靂舞裁判與顧問的陳柏均受邀擔任評審。他向中央社表示,台灣自由創意是優勢,但體制改革刻不容緩。

2024 巴黎奧運比賽,台灣街舞有望奪牌嗎

陳柏均現為 WDSF 的 5 名顧問之一,得以向奧委會提供建議。他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說道,霹靂舞(Breaking)成為 2024 巴黎奧運比賽項目,對街舞而言是很大突破,尤其在台灣這項運動一直不被重視;在次文化方面,台灣總是慢國際半拍。

「進到奧運,就能引起大眾關注,街舞的表演者、教練、選手,乃至孩子和家長,都會覺得它是正向的文化藝術運動,有形成新產業鏈的可能,也能『當飯吃』。」

儘管同時有不少街舞藝術家反對進入奧運,認為太多規範會改變原有樣貌,但陳柏均表示支持,因為他覺得這能為街舞帶來更多認同,而非閉門造車、不願分享,這不是嘻哈文化的精神。

但他也坦言,街舞納入奧運後,出現許多模式上的衝突與拉扯,許多事情會跟權力、政治、金錢扯上關係。尤其在新競賽項目出現時,必然會出現的「運動併吞」現象。因當初是具有勢力的 WDSF 與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OC)協商納入霹靂舞,因此台灣等國的霹靂舞也被歸在國標舞協會之下,但兩者顯然關聯不大。

提到台灣街舞發展的優劣勢,陳柏均指出,台灣選手相對較沒有自信心,但這也與教育方式有關,學生通常較為內向、被動。再者,也是最重要的,是整體制度還須要再改善,才能協助選手跟年輕人。

他指出,若要以奧運為目標發展這項藝術運動,就必須要有專業人士在體制中,且體育署與文化部的職責分工也要明確,才不會有街舞藝術家疫情紓困被踢皮球等情況出現。

陳柏均表示,資深舞者都很樂意跟中華民國體育運動舞蹈總會或國標舞協會合作,但有時想做事都不知道從何下手。「體育改革並非要歸咎單一對象,也非一蹴可幾,需從根本做起,刻不容緩。」

至於台灣的優勢,陳柏均指出,台灣在國際街舞圈相當受到喜愛,不僅民眾友善,街舞環境也令人驚豔,許多外國舞者來台時都驚訝於街舞的普遍及跳舞的氛圍。

陳柏均說,「台灣舞者水準很好,最好成績排名世界第 3,這有一部分歸功於台灣是很自由的國家,創意絕不輸其他人。」

身為 HRC 舞蹈教室及 Swipe 街舞教學 APP 創辦人,陳柏均 20 多年來致力推廣街舞文化,他向中央社說,他之所以如此重視,是因為街舞能給下一代很棒的教育。

他說,儘管街舞文化出身布朗克斯(Bronx)街頭,但它傳達的訊息是愛、和平、團結、好玩、有趣,是非常有能量與熱情的文化活動、運動跟藝術。透過推廣,「看到大家因跳舞變得生活富裕,無關經濟,而是心理富裕,如此一來就能擁有強大心理,充滿能量與希望」。

陳柏均笑著說,「雖然講起來有點矯情,但我覺得街舞是充滿愛與希望的舞蹈。我曾造訪不丹等國,看到許多偏鄉孩子,簡單的舞蹈就讓他們很快樂。」

對於台灣街舞發展的期許,陳柏均說:「無論各種舞蹈,我們應該團結,政府、企業、民間、藝術家、運動員一起努力推動,台灣人要挺台灣人。」

本屆霹靂舞世界錦標賽,台灣選手鎩羽而歸

本屆霹靂舞世界錦標賽中華台北也有 4 位選手參賽,有 2 男 2 女。兩位男子選手從百人打進世界 32 強後,不幸於搶 8 強時鎩羽而歸。領隊李奕釜向中央社表示,本屆戰況相當激烈,主辦單位安排也有點混亂。

李奕釜說,幾位選手帶傷上陣,也都盡了全力,達到初期設定的目標。之後訓練期會再改進調整,希望未來有更好的表現。

推薦閱讀

台灣隊奪下 12 面奧運獎牌的成功秘密——堅強的「運動醫學團隊」如何助攻?

【請台灣朋友記得:體育即政治】被國際視為「侵略象徵」的日本軍旗,為何能在奧運會場中飄揚?

【東奧正名公投反而成為台灣潛在危機】奧運上我們可能連國旗歌都不能放,台灣人你覺得呢?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霹靂舞世錦賽評審陳柏均:台灣創意優但體制須改革【專訪】〉。首圖來源:Skitter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