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儘管社會不斷宣稱,現在是男女平等的時代,但對性別觀念非常根深蒂固的日本來說,女性參政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相比之下,台灣能有首位女性總統的存在,在日本人眼中,是一件非常羨慕的事。

不過,有女性總統執政,真的就能代表台灣沒有性別歧視的問題嗎?讓我們一起看作者的分析。(責任編輯:徐子捷)

總統參觀女力創新經濟展區

圖片來源:wikimedia

文/張竹芩(綠黨發言人、副秘書長)

日本女性參政的3大困境:能力、經濟與家人支持

2019 年的 9月,臺灣綠黨拜訪日本綠黨的旅程中,除了驚訝於日本年輕人對政治的冷漠以外,另一件引發我們省思的是日本女性的處境。日本的性別不平等問題嚴重其實不是新聞了,在 2017 年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簡稱 WEF)的《2017年全球性別差距指數報告》對 144 個國家的性別平等程度進行排名,日本位居 114 位;雖然 2018 年有些微進步,但還是只有 110 名,而在所有指數中,分數最低的就是政治賦權這件事情

日本女性參政的總體排名

日本總體排名,因為女性過低的政治和經濟參與程度而受到影響。圖片來源:World Economic Forum官方報告

在日本,女性參與政治的困難,是整體社會文化加上體制排除的共業。除了社會對女性能力的普遍不信任以外,一位日本綠黨夥伴告訴我們,女性婚後通常被認為要放棄工作,在家相夫教子,所以在家庭不支持、又沒有收入的狀況下,要繳交高額參選保證金參與選舉幾乎是不可能的。

因為深知女性參政的重要性及面臨的阻礙,日本也出現了專門協助女性參政的公民組織,如「女性首長実現運営会」。這次臺灣綠黨拜訪日本綠黨,也邀請到這個組織的前輩來與我們分享。與談的栗原茜苦笑著告訴我們,他們營運這個組織十年左右,但是至今他們所協助的女性參政者,一個也沒有當選。當被問到家人如何看待她參與提高女性參政的公民團體這件事時,另一位團體代表也無奈地笑道,「我都是偷偷地參與,沒有讓家人知道。」

公民和在野黨連線的伊藤いく恵(左)和女性首長実現運営会的栗原茜(右)分享在日本,女性參政的行動經驗。圖片來源:綠黨。

當晚餐敘時,我們繼續跟日本夥伴以及友好的公民團體代表們聊著性別和政治的問題,卻意外地聽到了一句「在日本女性完全沒有被歧視的問題啊」這樣的話。說出這句話的男性是如此地平鋪直述,看來是真的沒有感受到不平等的現況,但這樣的平鋪直述讓我們明白,一個人的視野和經驗的限制,是真的可以讓他看不到正在發生的問題的。

我們無意指責看不見問題的人,反而認為應該藉此反思,是否也在自身的侷限中,忽視了什麼問題。

日人讚「台灣有女總統」,但台灣真有比日本進步嗎?

在最初與日本綠黨的夥伴們開始規劃這次的參訪時,他們第一個提出的問題就是「為什麼臺灣這麼友善又民主,又有女總統,還通過了同性婚姻,到底是怎麼辦到的?」聽見這個問題時,我的心裡五味雜陳,而複雜的感受在整趟參訪結束後有增無減。

雖然臺灣並不被包含在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性別差距指數報告中,但是從其他數據和經驗看來,在民主進程和女性政治賦權上,臺灣的確比日本「進步」。例如,臺灣的選舉有性別保障名額(quota),這點對推動日本女性參政的運動者來說,是第一個目標,但是至今還沒在立法上有所斬獲,因此也非常羨慕臺灣。

但是,雖然臺灣有一位女性總統,也通過了婚姻平權,選舉也有女性和原民保障名額等,但我們的社會還是有自己的問題。這些問題有時很隱晦,讓人誤以為「臺灣女性也完全沒有被歧視的問題」,只是性別歧視這件事情最可怕的就在於它的隱晦和無形,再加上模稜兩可的灰色地帶,讓歧視很排除很容易被善意被包裝起來。

例如,稱讚一位女性政治人物的外表,到底是不是性別歧視?

要回答問題有很多要考量的地方,所以也無法在「稱讚女性政治人物的外表就是歧視」或者「這才不是歧視」間二擇一。也有人會問,如果稱讚女性政治人物的外表,那稱讚男性政治人物帥,難道就不是性別歧視嗎?我認為要回答這個問題,可以從沒有說出來的話切入:

「哇,他好帥喔」沒說出來的可能是 「因為他很帥,所以他一定很專業。」
「哇,她好漂亮喔」沒說出來的可能是 「因為她很漂亮,所以她有沒有專業不重要。」

雖然這些淺對白不是每次都會發生,也不是每一次說出這句話的人背後的含義都是如此,但這是我根據目前的經驗歸納而來的差異。這個差異建立在父權主義的基礎導致的男性與女性整體權力及地位不平等,但兩種都是性別歧視一體兩面的展現。

「穿裙子的不適合當總統」

「穿裙子的不適合當總統」是一種性別歧視的言論。圖片來源:綠黨擷取自民視新聞網

在臺灣,女性普遍被認為不需要有什麼專業能力,只要把自己打扮得體,做一個陪襯,所以才會出現「穿裙子的不適合當總統」這種言論,以及同樣概念發展出來的想法和說法;相反的,而男性普遍被認為一定要勇敢、優秀,所以被期待承擔起家庭和國家的責任,所以如果一位男性的收入比他的女性伴侶低,或者男性選擇在有了小孩之後辭去工作在家裡帶小孩,也常常被投以異樣眼看跟閒言閒語,認為他「不夠男人」。

同樣地,許多人認定男人就是不細心,所以需要大量關注細節的工作,男性就可能因為這個刻板印象而被排除;而照護者、家教、護士等傳統上認為是「富有女性特質」的工作,男性也常常無法被雇用。

因為差異和錯誤的期待延而伸出的行為限制,就是性別歧視的根源。

台灣有女總統,不代表台灣沒有性別不平等問題

雖然說臺灣的確有一個女性總統,但是這並不代表臺灣從此就沒有性別不平等的問題了。在歐巴馬 2008 年當選了美國總統之後,美國在表面上進入了一個 post race era(後種族時代,也就是種族歧視不再是問題的時代),但是一個黑人總統(或者說,非美國一般認定的純白人)的即位,並無法消除社會上、法律上、文化上的種族歧視。

例如,美國的貧富差距仍究大致沿著種族的界線而劃分,同樣的犯罪行為,判決的輕重也常因為種族而有不同結果,更別說美國原住民、新移民收到的待遇,都還是美國棘手的問題。

相同地,臺灣也沒有因為選出了一個女性總統而進入 post gender era(後性別時代,也就是性別不平等不再是問題的時代),但是我們卻很容易誤以為:一個指標性的人物獲得權力、那麼其他跟他們劃分在同一個分類裡面的人也就雞犬升天,因而將注意力從他們身上移開,反而讓還沒解決的問題被忽略、更加劇。

歐巴馬總統與蔡英文總統的當選、正好凸顯出美國的種族議題與台灣社會的性別議題。 圖片來源:綠黨提供。

真正的進步是會迂迴、倒車的,並非是「直線前進」

另外,臺灣受到日本羨慕的「進步」,還有一個需要注意的地方,那就是誤以為「進步是一個直線前進的過程」。事實上,進步是迂迴而且還會倒車的。如果不謹慎、不珍惜,所以的努力都可能會浪費。例如美國也在墮胎合法十多年後開始出現限縮墮胎權的立法,而臺灣在今年也出現宗教團體提出限縮女性墮胎權的公投案;同樣地,民主與言論自由也隨時可能被破壞,所以天真地相信進步不會倒退,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臺灣在性別平等上的進步有許多但書,而日本在性別平等也不是全然地無進展。9月17 日早上受邀拜訪尼崎市政府,中午和尼崎市長稻村和美餐敘,在餐敘時稻村市長說道有關日本女性參政的問題。

市長表示身為一個參政多年的女性,她對於性別不平等待遇的問題有很深的感觸,但是她認為不是沒有突破的可能,比如她自身非常不能接受在日本女性婚後一定要改夫姓的作法,所以她雖然與他的「先生」已經有兩個高中年紀的小孩,但他們採取夫妻別姓的作法。這個作法在日本是少數,但是稲村市長卻選擇在這麼艱難的社會氛圍下,堅持這件事情,令人佩服。

「2019台日綠人交流活動」

「2019台日綠人交流活動」於9月17日拜會尼崎市市長道村和美,交換參政經驗。 圖片來源:綠黨。

同一天的下午,我們參訪了尼崎市婦女館(尼崎市女性センター)。三位資深的員工告訴我們,他們為了提高女性地位、扶助家暴後的婦女重建生活、以及幫助因僵固的社會教條而壓力大地喘不過氣的男性等,已經經營這個團體十多年了,即使他們也很清楚日本整體的性別不平等,但是他們之所以一直堅持著,就是因為看過他們輔導過的個案重拾活下去的信心與勇氣,所以他們即使再辛苦也會努力下去。

最後,臺灣雖然在性別平等上客觀來說比較進步,但是也不是全然沒有問題,更重要的是要繼續堅守以及獲得的成果;而日本雖然在性別平等上排名殿後,但是還是有著許多人在社會各個角落努力著。

性別平等是涉及社會所有人的議題,全球的綠黨也一直在這方面都花了很多心力,在整趟參訪中,日本綠黨的夥伴有至少一半都是生理女性,對照日本整體狀況來說是非常高的比例;而臺灣綠黨也堅持著性別比例的原則,希望用制度來帶起文化的改變。

這篇文章要獻給日本綠黨尼崎市市長、以及 Trepied 的員工們,謝謝妳們在極端艱困的環境中,一直保持著希望,給了臺灣綠黨的夥伴們極大的鼓舞。

推薦閱讀

【綠黨專欄】「我憋尿 3 個月,才換來 1 個坐式馬桶」一一身障議員淚道高中惡夢,曝生存 3 大困境

【綠黨專欄】台灣公投法「有直接沒民主」效果差,日本公投法「設定區域」反促選民對話

【綠黨專欄】比邦交國數更有感的數字!台灣免簽多達 111 國,是中國的 10 倍

(本文經 綠黨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日本女性完全沒有被歧視的問題(嗎)?〉,首圖來源:wiki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