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選這篇文章】

日前,有「G 哥」、「比基尼登山客」之稱的女登山家吳季芸,在山中遇難不幸喪生。由於吳季芸入山前並未申請,引發外界爭論,有人認為吳季芸獨自攀登危險性太高,加上又是「爬黑山」,這樣的行為引來非議;不過也有多數人認為台灣坐擁龐大山林資源,入山還得大費周章申請許可,有些路線甚至不開放。

前中華民國山難救助協會秘書長梁明本表示,會爬黑山,主因在於無法取得入山許可,或者是路線封閉,山友才會違法偷爬。他也呼籲,「如果政府全部開放,要求所有攀登者出發前,提供詳細的攀登計畫,做好控管,你不但能知道他們的行蹤,自然也沒人要爬黑山」。

接下來,作者將為你解釋「黑山」一說從何而來,並且讓我們深思:台灣號稱自由民主,但是在解嚴 32 年之後,政府與人民為何能夠對「黑山」現象習以為常?(責任編輯:黃梅茹)

消防署竹山訓練中心山搜外聘教官歐陽台生說,過去戒嚴時期,入山證非常難辦,但只要辦下來,什麼山都可以爬,不像現在動不動就封山。首圖來源:中央社

《報橘》徵才中!和我們一起讓台灣變更好 >> 詳細職缺訊息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黑山」、G 哥的死亡,引起我很多聯想。

先說明一下什麼是「黑山」

簡單說,在台灣登山,需要提出「申請」(不是「報備」)。如果要走的路線,不在主管機關正面表列的路線中,那就屬於禁區,也就是「黑山」。

G 哥並非「沒有申請」,而是她所走的,不是正面表列路線,「無法申請」。

於是我首先聯想到一件事。

1867 年,美國商船「羅妹號」(Rover)在屏東外海沉沒,遇難者在恆春登陸,遭當地原住民殺害。其中一名遇難者逃過一劫,消息傳出,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 (Charles W.Le Gendre) 來台灣交涉。

清政府台灣總兵劉明燈(就是在草嶺古道寫「虎字碑」那人)推託「生番穴處猱居,不載版圖」,拒絕處理。李仙得於是直接找原住民頭目交涉,成功。

這次交涉,種下了1874年日本以琉球船難漂至台灣被原住民殺害作為理由,出兵台灣(牡丹社事件),聲稱「番地無主論」。李仙得還是日軍當時顧問。兩起事件改變了台灣後來命運。

現在的「黑山」,令人聯想到當年、清治時期的「番地」

清政府事實上只有效統治台灣約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二,都是「無主番地」。

清治的「番地」到了日治改稱「番界」。

日治初期的《台灣堡圖》上,台灣列為「番界」的地方仍然很多。台北近郊,「番界碑」就立在新店,現在的新店、石碇山區以及烏來,當時就是番界。一直到「霧社事件」後,番界才漸漸縮小。

到了中華民國時代,1950年代地籍清理,日治番界大部分土地,仍是沒有「地號」的國有土地、管制區,進入需要「申請」。

解嚴以後,「入山證」的申請放寬了,管制區範圍也小了,但入山需申請的基本規則不變——黑山,還在。

人民有權利在自己國土上自由通行

公權力頂多可以限制人民進入極少部分的管制國土,而不是國土的大部分。

台灣號稱自由民主,事實上人民被管制進入的山區面積,可能超過沒被管制的國土面積。這其實是一件很荒謬的大事。可是在解嚴 32 年之後,台灣的政府與人民仍然習以為常,見怪不怪。

凍死的 G 哥,突然提醒我「黑山」這件事。

台灣的轉型正義,要做的,還很多,不只是台北市裡那座巨大的假墳墓而已。

推薦閱讀

【陸之駿專欄】「民進黨加黨外」,是蔡英文 2020 年的唯一活路
【陸之駿專欄】四年、八年的政治週期思考,正是現在首長們執政失敗的關鍵原因【陸之駿專欄】陳菊應該下台,這非但不減損人民對她的尊敬,還將獲得更大的頂禮
【陸之駿專欄】繼續妨礙蔡英文連任, 2020 國民黨復辟就越來越穩

(本文經專欄作者陸之駿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