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能退守自由】中共強推一國一制,香港雨傘革命領袖:港人不好戰,但要戰,就戰!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中共 (5 月)21 日晚間突然宣布,將制定港版《國安法》,要在香港設立「國家安全機構」來「反恐、反分裂、反外國勢力干涉」,且草案在下周四 (28 日) 人大最後一天就要表決,引發國際社會關注,也引發香港社會恐慌與民主派人士的擔憂。

前香港立法會議員、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在臉書發文分析,認為北京繞過香港立法會強行立法,反而會引來更多反彈勢力。

羅冠聰認為,香港人必須合力迎向這場立法戰爭,他建議港人要 善用輿論 ,當中共試圖用「港獨」、「恐怖份子」等言詞抹黑,香港反而要指出北京如何破壞香港自治,導致經濟環境受到破壞,趁勢扭轉輿論風向;而港人也得繼續善用社群網路,讓國際社會了解香港真實情況。(責任編輯:梁雁)

雨傘革命領袖羅冠聰認為,香港人必須善用輿論,並持續讓國際社會注意到香港局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CC Licensed。

文/ 羅冠聰

假設中共一如 01SCMP 報導般,以《基本法》附件三方式頒佈國安法/23 條,繞過本地立法,這鐵定是最愚蠢的處理方法。

《BO》編按:23 條是指《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是一條就香港境內有關國家安全,包含叛國、分裂國家行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顛覆國家及竊取國家機密等憲制性條文。此處的 23 條立法,是指中共自行在基本法上未通過香港立法程序強加附件方式壓制香港法治基礎。

北京誤以為極權可打壓所有人

首先,我們必須理解這是一場必打的仗。23 條的立法,不是 yes or no,而是 how and when 的問題。既然無論如何都要迎戰,唯一的祝福,是得到好的戰場。

其次,我們要理解 極權並非堅不可催 。他們

一、會犯錯。錯誤可能源自於上下層的資訊差。
二、有弱點。弱點往往是於最自信時暴露。
三、有極多打壓工具,但永遠都不可能有效地打壓所有市民。

假如中共是以本地立法、白紙草案的方式處理廿三條立法,在諮詢期間慢慢解釋,拉攏盟友,釋除疑慮,這可謂是民主派反對廿三條最難搞的局面。

北京卻拒絕用最穩陣的方式。這種快刀亂麻的手段相當吻合目前的政治風格,但亦有其致命弱點: 政治聯盟薄弱,道德基礎低,難以吸納潛在反抗勢力,難以有效平息群起湧現的反對勢力。

在「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立法前,最大的阻力是在美國不斷游說的美國商會。結果「逃犯條例」甫一推出,美國商會對條例極有保留,結果反向減少了對法案的阻力。

《BO》編按:香港美國商會是美國在中民間組織,主要目的是推動美中兩國的貿易和商業活動。去年港府推動《逃犯條例》期間,美國商會曾向港府提出 質疑 ,認為中國常在涉及中外經貿糾紛時濫用司法機制,修訂條例恐影響商業貿易。

在缺乏釋疑的過程,美國商會會無條件支持這個一夜襲來的國安法立法嗎?同樣的狀況,一樣可以用於「中間派」、甚至認為不應再生事的淺藍絲,或者本土商界上。在恐懼滿溢時,我們更不能捨棄自己的反抗潛力,在最重要的這一個月間隔便棄甲投降。我們在上年同樣時間,不就同樣覺得送中惡法鐵定會被通過嗎?

《BO》編按:「藍絲」是 2014 年雨傘革命時期,對反對佔領行動一派的稱呼,源自反對派藉由將臉書頭貼換上「藍絲帶」圖像,來表達「撐警」之意。

輿論戰、國際聲援是香港最大的武器

香港人,一直都可以創造奇蹟。在這個節點,我們更需認真的組織反抗的力量,形成最龐大的反對勢力--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第一,是輿論戰。 中共每個政治工程必定配搭強大的宣傳機器,建制派定必立即歸隊,以掃除「港獨」、「恐怖分子」為宣傳主調推廣中共的鐵腕。這正是我們反擊的時刻。

當他們污名化「攬炒」,將所有問題歸咎民主派的攬炒策略時,北京的舉動正好讓我們反將他們一軍--北京破壞香港自治,為自身政治穩定犧牲香港,正是開啟了攬炒的過程。

《BO》編按:「攬炒」 為香港用語,意指「玉石俱焚」、「兩敗俱傷」。

立法後外資撤走,不是攬炒是甚麼?立法後商界震盪,市民受驚,不是攬炒是甚麼?在美國警告立廿三條會影響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之際,宣佈最獨裁的立法程序,不是攬炒是甚麼?

要爭取政治結盟的力量和契機,便需要最大的正當性。街頭的抗爭、民主派說否決財政預算案,其實是種策略性威脅,希望阻止廿三條/國安法的到來。換句話而言,北京目前的行動,為我們在街頭抗爭、在議會否定政府施政賦予了極高的正當性。

我們的「攬炒」,矛頭在政府;但政府廿三條的「攬炒」,卻會令香港失掉獨立經濟體,以及國際外資、商界的信任。

責在政府,責無旁貸。這是我們輿論點的重點。

第二,是國際線。 雖然中共此刻亮劍,其中一個最大的原因是想壓制國際線對港支持,但我們千萬不能放棄爭取世界對港的聲援。

上 Twitter、Facebook,轉載新聞、個人評論、參與聯署、呼籲關注,這是在網路上基本的自由。假如極權無理封殺,打壓市民最溫和的行徑,這必然是最能激起反抗的燃料。

我並不是輕視專政濫權的可能,而是 我們不能在威脅切實來到前,便主動放棄自己的權利 。香港是國際城市,香港人有國際面向,香港的大事有國際關注,是自然不過的事。大敵當前,我們更不可放棄這個重要戰場。

第三,是保持鬥志。 兩軍對疊,能不戰而屈人之兵,便是靠擊潰對方的鬥志。這種震撼式的立法、宣佈程序會令人心生恐懼,情緒反應將會充斥整個社會,及後由消沉、絕望代替。

但我們絕不可能就由情緒侵蝕反抗潛能。我再次重申:中共用了最錯的方式立法,自以為能一勞永逸,卻導致反抗陣營有最大結盟的可能和實力。我們需要最強的意志,來面對最黑暗的世代。我們不可就此放棄。

來吧,香港人不好戰;但要戰,就戰。

推薦閱讀

【港人:中共以刀叉吃人肉】北京「港版國安法」推一國一制,港人恐慌、香港民主再難延續

【阻絕香港新世代民主思想】林鄭月娥要求中學通識課貫徹洗腦教育,並引入中國《國安法》鎮壓合法化

【兩會前的秋後算帳】《央視》播片大批反送中運動,疑為北京清算香港鋪路

(本文經原作者 羅冠聰 Nathan Law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 維基百科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