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作家收到來自「香港的早安聲」:備遺書、被水柱噴到患低溫症也要戰鬥!港人困理大淚訴「戰爭」慘景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香港反送中示威近日再次來至高峰,香港理工大學周邊衝突尤其最為嚴竣!理大學生 17 日與港警激烈對峙,警方並於 18 日清晨包圍校園,據《中央社》,凡從校園離開者均以涉「參與暴動罪」被捕。18 晚間至 19 凌晨,多名中學校長及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 試圖營救示威者 ,目前已有數十名示威者順利離開理大校園,但無法得知還有多少人受困在校園。

關注社會議題的台灣作家林立青,於 18 日早上收到港人在理大裡的求救錄音,儘管港人期盼林立青聽完能為香港寫些什麼,但身為作家,他聽完錄音卻悲痛到寫不出文字,只能打出這段錄音的逐字文,讓台灣人好好聆聽來自香港的最沉痛告白。(責任編輯:黃梅茹)

香港理工大學 18 日成為反送中主戰場,警方封鎖周圍 500 公尺,漆咸道和金馬倫道周圍爆發衝突。外圍有示威者想進入理大支援,防暴警察多次放催淚彈阻止。首圖來源:中央社

文/ 林立青(作家)

這是 2019 年 11 月 18 日上午 5 點我所收到的 訊息 ,我拜託朋友將我收到的語音訊息下載以後,做成可以放在網路上的音檔,他在這次告訴我,請我將他在學校內所看見的真相告訴香港人和台灣人,我無法寫出任何文字,只能將這段語音上傳,人生中第一次用 Youtube,沒想到就是為了香港。

請大家聽聽看,我所聽到的聲音。

我祈禱這不是訣別。

2019.11.19 08:30 更新
「本文開放轉貼分享,但請註明出處,請勿盜用,請勿臆測聲音的主人身分,目前主人負傷,但已經安全脫困。」

以下是語音聽打文字

早安啊,其實我現在在理工大學裡面,就是現在被警察團團包圍的那個地方!⋯⋯然後,就是因為警察已經說了,現在裡面的所有人都是,就是「暴動罪」,然後那「暴動罪」就是判十年。

但其實,他、他們就是現在三面都包圍著,其實不是三面了,是全部都包圍著,然後,晚上的時候他們(警察)有說過,晚上的時候他們曾經說過就是,你們要現在要離開可以離開,然後可以從某一個出口走,但是那個出口有人出去⋯⋯

他們(警察)就抓了 50 多個人,然後再放催淚彈,就是其實他們從來沒有給過一個活路給我們,現在已經是凌晨五點,然後外面還在打(擋),因為我朋友剛剛中了那個
就是藍色水(砲),她中了那個藍色水和橡膠彈,所以去了那個 Medical Center。

然後我進去陪她,所以我就沒有出去打(擋),然後我在想就是,能不能透過你的文字,能告訴台灣人裡面在發生什麼事情,一是我們也希望台灣多關注現在香港發生的事情,第二我也真的覺得,就是我很希望台灣人看到香港人這樣的話,你們要記得
就真的不要,不要相信中共。

所以以下就是,我先⋯⋯跟你說一下裡面的一些情況吧,然後你要不要寫沒關係,就看看情況嘛。

就是其實現在大家都真的很累,因為從昨天晚上開始打(擋),昨天晚上就是指前一天的晚上,然後今天早上 11 點又開始,11 點時候是完全沒有停止過的,然後打到現在。

因為警方已經說了,是裡面所有人,他們要全都⋯⋯捉,不管妳是示威、還是妳在裡面做飯的,還是妳只是義工、社工,FA(急救員),全都要,全都要捉⋯⋯這樣子,然後罪名就是「暴動罪」,然後「暴動罪」就是 10 年,然後,現在裡面幾乎有上千人在裡面⋯⋯

有些很小的,就是可能 11~12 歲也有,然後年紀大的就是 60~70 歲也有,他們 60~70 歲就是守護孩子嘛!然後,我就會看到,有些年紀比較小的,因為她們真的沒有想過,就是 10 年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就是坐牢 10 年這個事情,然後她們就是拼命的在哭。然後身邊就是年紀大的在安慰她們,然後我也有一些⋯⋯

我看到一個男生,他就是 16 歲,然後他就一直在喊:「我想回家,我要出去,我好想回家。」然後身邊的朋友就兄弟,我們說:「手足嘛,就跟他說我們一定可以出去的,我們要堅持。」

然後我在 Medical Center 旁邊有個男生,因為很多人中了那個藍色水(砲),而中了那麼藍色水(砲)其實很恐怖,就是全身都是發抖,然後,就是現在很多人都有低溫症了,因為她們要一直洗那個身體,她真的抖得不得了,然後她就一邊都一邊說,她就是一直抖一邊在問:「這是個什麼樣的政府?為什麼那麼殘酷?到底我們做錯了什麼事情,要得到這樣的懲罰?」

然後因為我在 Medical Center,因為就是,很多人進來,但是這邊已經幾乎沒有醫生了,就是因為如果醫生留在這裡,她也是暴動罪。然後,很多人是被揹著進來,或是有些是抬進來,然後進來的時候已經,真的像是已經很嚴重,有些人要用氧氣罩,我看到她們的時候真的覺得,真的為什麼我們這樣子,就是大家為什麼要受這種苦。

然後,她們中了那個藍色水砲很痛,就是先前其實是很累,但是再累大家都是真的齊上齊落,曾經有些人會說,好像有些秘道可以一個人出去,怎樣的,但是所有人都說:「不,我們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要坐牢就一起坐。」真的,然後⋯⋯

因為前面不停在攻嘛,政府,就是警察一直在攻,然後每次藍色水砲車來的時候,其實水砲車,就是不管是催淚水,就是那個沒有顏色的水,或是藍色水,都是非常恐怖的,就是妳中了之後非常刺痛這樣子。因為他加了很多,到現在還不知道是怎麼樣的,不好意思,的那個化學物質進去。

但是整天下來,很多人就是看到水砲車都沒有走,就迎面過去,然後,就是扔那個,就會去扔燃燒彈,然後阻止那個車去繼續往前進,然後每次水砲車一走,我就會聽到很多人一直喊 First Aid(急救員)First Aid ⋯⋯

因為就很多人都受傷,然後 就看著一個人抬走,然後有些人傷的很重,因為她們就是很痛,會有些人是還在,真的是在喊「啊」「啊」,就是很痛這樣子。

其實,現在這裡就是,真的是一個,戰場的感覺,然後,我看到有,就是很多人就是,她哪怕是,就是其實整天已經中了三次藍色水(砲),就是中了洗完,休息半小時她就說:「我要再出去。」

對啊⋯⋯我不知道怎麼講這種感覺,然後剛剛我有看到一個男生進來,然後他也是中了藍色水(砲),他剛洗完身,他雙腿都是在抖,一直在抖的很厲害,好像他的膝、還是腿、中了橡膠彈,還是什麼我不知道,然後他一直在抖,但是他就一直在哭,他哭的很厲害,他就還在說:「我要出去(擋)」、「我要出去,我好想出去。」他說:「但是我的雙腿不行,我走不了。」大家都跟他說:「沒關係,你先休息。」他說:「外面不夠人。」然後大家都說沒關係,我們出去幫你頂著。對啊⋯⋯

然後還有很多,這樣的故事一直在發生,然後,我們其實大家,而且還有很多人真的是寫好了遺書,因為,警方那邊說有可能會出實彈,但是她們都不怕,甚至她們覺得如果我的血,可以喚醒其他人的話,我願意去流。

然後,我和其他大家人一起坐在一起的時候,有可能不認識啊,就說:「欸、要 10 年喔?」然後大家就說:「沒關係啊,我們大家一起坐嘛。有上千人一起坐,大家陪大家嘛。」然後大家就笑說講:「誒、那 10 年做什麼好?」那我跟朋友就說:「要不我們就可以寫幾本書嘛,平時都也沒有空去寫。」有人就說:「那我可以去讀個 Master。」然後另外一個人就接口說:「誒我可以去讀另外一個了,我已經讀了一個。」

剛剛有記者訪問她就說:「其實現在妳是怎麼樣的心情?」

我就突然發現其實,我也不知道是怎麼樣的心情,因為我覺得等待其實是最煎熬的,然後當妳習慣這種等待的時候,就突然它變成沒有感覺,我們現在就好像是,等待有人來救我們。

我們一直覺得說,因為其實外面很多人正在外面開花,然後他們就分薄警方的警力,然後甚至是他們希望能夠開一條路進來,讓我們可以衝出去,然後我們就在等大家來救我們,然後好像,又在等,背部(?),然後,又在等。

「坐 10 年」⋯⋯對啊,誒其實我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嗯,對啊,你看這些東西,你有沒有一些⋯⋯文字想寫嘛?對啊,因為我真的蠻想,其實我自己是很想,讓其他人知道裡面在發生什麼事情,但是因為礙於我的身份,我還是不太好去透露這個事情嘛。

對啊,但是我真的想說香港人今天在理工大學,真的是齊上齊落,真的做到,一個都不能少,對啊,我們會堅持,真的,然後還是希望我能來台灣誒,嘿。

延伸閱讀

【香港理大生哭喊:救救理大】校園如火海,港警警告「不排除實彈」攻擊!港生憂:「六四」將再度重演

【中國學生拿「黨證」挺香港】高牆擋不住良心!11 所中國大學生撐香港,親寫「自由不死,中共必亡」

【香港讓中共不再愛面子】香港 3 個月就多 2537 具屍體!2 因素讓中共甩開「面子」大開殺戒

(本文經原作者 林立青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來自香港的早安聲 〉。首圖來源: 中央社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