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力議員蔡惠婷專欄】5 年失去 30 位打火兄弟!通過《消防法》修法,不讓他們白犧牲生命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本文作者時代力量新竹市議員蔡惠婷,即日起在《報橘》開設個人專欄,與社群分享「教育、家庭」相關政策議題。

台中大雅農地工廠 10 月 3 日時發生火警,儘管現場無人受困,但消防員仍進到火場找起火點,最後發生 2 消防員殉職悲劇,引發外界關注,難道在無人受困情況下,《消防法》中難道沒有保障消防隊員的「避火場權」嗎?(責任編輯:黃梅茹)

台中市大雅區一處鐵皮工廠 10 月 3 日凌晨發生大火,消防局獲報到場搶救,兩名消防人員進入火場救災時殉職,遺體運出時,在場消防人員列隊行禮,場面哀戚。首圖來源:中央社

當孩子說長大後想成為一個消防員,像個英雄帥氣的拯救市民的時候,你只祈禱他能平平安安回家。

在 10 月 3 日清晨,有兩個家庭等不到他們的孩子、 等不到他們的爸爸 回家。台中大雅區的違章工廠大火奪走了兩位消防員的生命,其中一位育有一個小小孩、兩個貝比在太太的肚子裡尚未出生。

如果你也曾對消防員的遭遇感到一絲心疼,你可知道消防員在救災時會遇到哪些有危生命的關卡呢?評估火災現場狀況、採取適當搶救手段,火災現場瞬息萬變,沒有一刻可以掉以輕心。現場的搶救必要資訊,如廠房平面圖、明確化學品資訊是否正確充足?實際搶救的狀況,如救災權責、資訊是否隱匿、現場安全管制、無線電使用、移車斷水、裝備是否足以應付……等等。即便這些條件都滿足了,消防員們還是冒著很大的風險在救災。

更何況是在違章工廠發生的火災。

想搶救違章工廠的火勢,其實難上加難

違章工廠,是《工輔法》所持續容許留在農地的農地違章工廠,建築管理、環境安全相關主管機關無法有效控管,對消防員的生命威脅有多大呢?

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 —— 吳其融指出,「違章工廠的存在,多數不符合規定,附近甚至沒有消防栓,不但影響消防員的火場戰術,也無法掌握現場風險。」

鄭少書也解釋,「鐵皮屋很容易垮掉,消防員不僅要面對火災、還可能被壓死,當退出的門都垮掉的話,就更難逃出。其次是農地工廠通常周圍道路狹小,大型消防車難以進入,中型消防車的水又只能維持 4-5 分鐘,消防栓太遠,拉水線要 15 分以上。這不僅拉長滅火時間,還危及消防員的性命。」

交通大學土木工程學系副教授、長期擔任災害防救深耕計畫的防災專家-單信瑜表示,「農地工廠通常是鐵皮建築,未依建材、防火通道、疏散通道等規定設計,就算有消防設備,火勢還是很難控制。從整體面來看,工業區通常會規劃特種救災,但農地只有一般消防配置,難以因應大火的救災。」

即使現場狀況不佳,目前法規能讓消防員不入內救火嗎?

消防署的原則是:「評估火災現場狀況、採取適當搶救手段、有風險不入室」。

然而,我們出生入死的消防員們,實際面對這樣無法控管的環境風險時,是否真的有權力退避火場?近五年,我們已經失去了 近 30 位消防員時代力量立法院黨團在去年提案《消防法》修法,將「消防人員安全入法」、「消防員殉職死傷要調查」、「資訊不足時的消防員退避權」納入,給予消防員「退避權」:在有立即危險及火場資訊不足時,可以不進入火場救災,火場相關人員也有義務提供火災現場的資訊,包括現場關鍵的化學物質。除此之外,開放第三方工會(或基層消防人員組織)參與調查,檢討機制失能。

消防員的工作永遠有生命安全的風險,但不表示這些生命能夠被無限消耗。長久以來,消防員是不斷以生命的犧牲來回應制度的缺失。 前端應該控管而未控管的風險導致犧牲,就不能說是公安意外了。 我懇切期盼《消防法》修法能在這個會期通過,積極保障消防員的工作安全。(《BO》編按:立法院 10 月 14 日將召開 《消防法》修法 的政黨協商。)

延伸閱讀

【時力議員林易瑩專欄】台南再爆 1 天工作 14 小時、年休 3 天過勞死!勞檢沒用的問題在「不夠隨機」

【時力議員簡智翔專欄】社宅無法解決高房價!「囤房稅」才能讓 15% 房東讓步「釋空房降價」

【時力議員林彥甫專欄】違反性平教育的「彩虹媽媽」前進校園!還不肯公開新版生命教育教材

(本文經原作者 時代力量新竹市議員蔡惠婷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支持修消防法  讓消防員平安回家 〉。首圖來源: 中央社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