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抽走司機 25%收入】零工經濟是「不健康」勞動環境!Uber 司機沒法律保障陷「工時無底洞」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Uber 在 10 月 1 日發布新聞稿表示,歷經與交通部幾個月的協商後,決定配合政府政策,從租賃業改為與計程車產業合作,但仍會以「資訊平台」的身分經營。

儘管 Uber 走向合法化,但 Uber 司機的勞動問題仍是一大問題。因此本文作者將從「零工經濟」的角度出發,和讀者分享 Uber 司機「不健康」的工作模式。(責任編輯:徐子捷)

UBER司機
UBER 司機月入可能比傳統計程車司機多上幾成,但他們工時可能更長,而且沒有正常休息時間。(上報張家銘攝。)

文/楊履威(社會運動者)

基本工資調高後,生活品質能上升嗎?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決議,要將每月基本工資及每小時最低工資提高,喜訊一場,但隨之而來是得而復失的無奈, 不難發現,儘管薪資提高,仍然跟不上通貨膨脹的速度,更甚的是,薪資提高影響的也是整體營運的成本提高。

也就是說,實際上民眾能享受到的經濟成長和盈餘實在有限,看到這裡,不免有所感嘆,台灣這個地方,雖是寶島,惟生活不易。

然而,這是在固定月薪下,的薪資壓力。 讓我們來討論另一個狀況好了,承攬、打工,或者說近來熱度相對高的,零工經濟。

什麼是「零工經濟」?

以我的例子來說好了,作為一個評論人,沒有基本底薪,也不會有約定稿費,寫多少拿多少,不寫也不會有任何資助,也就是說,和月薪責任制的方式不同,零工經濟必須從零開始,透過努力疊加,才能生活。

沒有月薪限制,可以透過自己的努力決定實質收入,聽起來或許有點中二的勵志,但實際上也未必如此,寫作能賺錢,但你必須要休息,只要沒產出,在這個勞動市場不會有你的存在,寫稿需要準備,在零工經濟的世界裡,這些你準備的時間都不會有任何收入。

這是薪資組成的部分。

Uber 司機月入 8 萬,令人羨慕?

讓我們把 Uber 納入討論好了,Uber 做為一種「承攬」,到目前都沒有對 Uber 的營運關係做出定義,即便是 Uber 資方也是如此,迄今也沒有解釋。

《BO》編按:Uber 在 10 月 1 日發布新聞稿表示,歷經與交通部幾個月的協商後,決定配合政府政策,從租賃業改為與計程車產業合作,但仍會以「資訊平台」的身分經營。

這件事情造成的實害,就是當事故或糾紛發時,Uber 的員工難以透過法律獲得保障,畢竟你都不知道自己和公司的關係是甚麼,資方要推諉卸責,想像起來是顯而易見。

講到這裡,是帶有些許感傷的。

Uber 司機月入 8 萬,多有所聞,比起傳統計程車司機多上幾成,但在這些光彩炫目的數字背後,沒有被接露的是可怕的工時 ,你能夠正常下班,但零工經濟的人不行,害怕生存壓力的情況下,誰敢正常休息。而且扣除 25%的公司抽成,車子的耗材和油錢,實際上能有多少可支配收入,應該也要刪去大半。

零工經濟代表的是一種,不健康的勞動環境,是資方不願意建立正常的僱傭關係,營造出一種給你機會創造未來,實則人人有機會,各個沒保障。 想一想也是悲哀,Uber 的職業駕駛,肩上承擔多大的壓力。橫行的 Uber 經濟,我們或許可以想一想和我們期待的勞動環境是否相同。

應不應該說點甚麼,為了你說,也為他們說。

推薦閱讀

【等紅燈就是我的嗑便當時間】一位外送員自白:我月入 8 萬,但我已付出「5 代價」

為啥 90 後寧願買房也不結婚?解析青壯世代最在意「四大社會問題」

我們都誤會《大富翁》了!發明者根本不要你買地賺大錢,反而想要諷刺邪惡的資本主義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上報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投書:開 UBER 也是一種不健康的零工經濟 〉。首圖來源:上報 張家銘 攝。)

更多上報好文請看:
 投書:UBER 即便合法 勞動條件也要及格 
 投書:空喊發大財不會解決城鄉差距問題 
 投書:空喊發大財不會解決城鄉差距問題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