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翰聲專欄】我們應該挺長榮罷工!因為只有「貴族勞工」有能量和資方長期抗戰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長榮空服員罷工進入第 5 天,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在 24 日上午赴總統府請願,指控長榮航空打壓支持罷工的組員;而長榮航空則列舉「10 件桃空職工釋放的假訊息」反擊,雙方各自出招互咬。

對於長榮空服員罷工的行為,日前有大數據公司統計,表示有 近 7 成網友採不支持態度 。但本文作者潘翰聲透過歷史經驗與讀者分享,為何社會應該支持長榮空服員的罷工行動?(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從 101 大樓和金字塔的差別,來談工會罷工現象

「摩天大樓和金字塔的差別,只在於古埃及没有工會」這是《華爾街》這部 1987 年商戰電影的經典對白。股市炒家原本不碰航空業股票,以迴避空難和工會難搞這兩大投資風險。而男主角從小和工會爸爸的麻吉們混,而能帶領機師、空服、票務、維修等各工會聯合與炒家談判,那時地勤工會就嗆聲,他們有辦法把旅客行李不小心送到遠方不知名的城市。

唯有技術勞工才有罷工的談判籌碼,能夠聯合愈多領域的技術勞工,這金錢世界的大機器就愈能被卡住,而替代性高的低階勞工毫無罷工實力,只有靠這些「貴族勞工」才能改變體制和勞動條件。

台北 101 大樓沒有工會,台灣工會組織率低於 7%,不到 OECD 國家平均 15%的一半。這麼對比的話,國人的勞動處境能比數千年前金字塔工人好多少呢?正因為長年處在美蘇冷戰交鋒的最前線,以及早年白色恐怖肅清左派思想,一般人對社會主義很陌生而較有疑慮,再加上經濟起飛過程「黑手變頭家」的中小企業結構,將美國夢在亞洲島嶼翻版。

從華航機師、長榮空服員罷工的社會反應,支持與反對的界線,不再以統獨為分野,左右的階級認同,隱約出現像同性婚姻議題那樣世代戰爭的影子。

交通部長林佳龍呼籲勞資雙方換位思考,延續上回華航勞資「紅眼協商」那夜的一貫立場『能夠更有同理心,促使我們換位思考,更瞭解彼此』,這是審議民主的溝通對話力,是我們民主後進國家要趕緊向歐洲學習的,避免黨派惡鬥的劣習,蔓延到非統獨的公共政策領域。跟不上時代變化的獵巫心態,將工會或社會運動泛政治化為找民進黨麻煩,貼上選舉標籤的簡化思考。領導民進黨的野百合世代,有毋忘初衷的責任。

從長榮罷工來看,民進黨不應該跟國民黨破底競爭

這回長榮空服員罷工,除了馬祖因為該集團獨營航線,政府有責任積極介入保護離島居民的公共利益,不宜過度幫資方解決罷工帶來的問題。

當國民黨愈來愈可能提名財團資本家作為總統候選人,民進黨如果沒有更積極地用進步價值領導其支持者,中產階級和年輕世代選票將可能往第三勢力匯集。台灣的轉型,在經濟上要擺脫低成本殺價競爭的泥沼,過去犧牲環境和人權的「破底競爭」是全球化前期的老舊策略,台灣和中國不一樣,早已從人口紅利畢業,別老想賴在經濟成長幼稚園不走。

民進黨若跟國民黨破底競爭,想貼緊財團也不可能比得過郭台銘,也拿不到願意過勞的奴隸選票,不如擴大深化創新和社福的各項政績,支持中小企業和勞工。

勞動部長許銘春引用勞基法,確認罷工糾察線和勞工董事訴求皆屬合法,並主張若要增加預告期則罷工程序需簡化,但輿論風向還是傾向資方。全球化擴大貧富差距下的弱勢受害者,有沒有判斷力支持對自己有利的一方,還是認賊作父呢。

誰才是真正敢跟無良老闆翻桌的人?

有一種見不得人家好的酸民心態,覺得我自己很悲慘也沒有翻身希望,那最好別人也跟我一樣慘,大家一起死,心理比較平衡。這是囚犯困境裡面最糟的一種情境,資本家利益的媒體和有些網紅就煽動這樣的氣氛,而且囚犯困境裡面,和奴隸主站在一起的告密者,總是能分得好處,具有邪惡的吸引力。看不到均富的理想世界到來,那就大家一起均貧吧,但真的沒有機會嗎?我們能不能團結一點,走到囚犯困境最佳的情境,大家一起脫魯呢?

其實真正敢跟無良老闆翻桌「不爽不要做」的人,絕非酸言酸語的魯蛇,反而是技術勞工和專業者,他們相對不怕因為勞資爭議而失業,是能有真材實料來罷工的人,必然是勞動市場上的相對高薪者。 願意冒險站出來,而不是「不爽不要做」,才是真正愛公司有命運共同體意識的人。

在手鐐腳銬的法定罷工程序下,這群專業者能夠覺醒,看穿勞動環境的改善和飛航安全的公共利益,必須透過集體行動來爭取,不是出走擇良木而棲,或投入對岸以高福利招手的懷抱, 這群全球化市場中最有條件自主跨國移動的所謂「貴族勞工」,卻想要在這裡打拚,難道這不是真正的愛台灣嗎?

這幾次的罷工,社會看待勞資爭議將更成熟,不再只有同情弱勢的悲情形象,「貴族勞工」正在對全國魯蛇進行勞動基準法的教育。執政黨要讓廣大沒有工會團結的小勞工小職員看到,勞基法不是寫假的,講道理就能讓政府站到勞工這邊。

古埃及金字塔旁,有專為興建過程中死亡工人的墳墓,擺滿來生用品陪葬;台北 101 大樓前則有一座工殤紀念碑,是勞工團體和企業主折衝之後,以「伙伴」為名的七彩紀念公共藝術。唯有勞資共創新夥伴關係,打完一架還能握手言和,經濟成長的果實合理共享,台灣才能脫胎換骨,在國際市場上有競爭力,台灣工人在生前死後也能夠比金字塔工人過得更好。

推薦閱讀

【潘翰聲專欄】我不同情復興航空──靠爸族當董事長、營收靠壓榨員工、投資當賭博,不倒才奇怪!

【潘翰聲專欄】揭開遠雄橫行無阻的真相:遇到問題就「用錢解決」

【潘翰聲專欄】3 任閣揆只拆了 17 間違章工廠!想驅逐「違章蟑螂」得善用你手中的 2 張票

(本文經原作者 潘翰聲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中央社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