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翰聲專欄】揭開遠雄橫行無阻的真相:遇到問題就「用錢解決」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5 月 17 日台北地檢署接獲檢舉,指遠雄集團在進行一場不動產交易時,疑有部分佣金回流,涉嫌違反證交法  ,因此約談了遠雄集團創辦人趙藤雄、趙信清父子。然而這條新聞卻被淹沒在政治新聞中,這讓作者不免嘆「大家麻木了?」

遠雄集團創辦人趙藤雄過去曾因「遠雄人壽掏空案」、「海山煤礦開發案」與「遠雄眷改案」,被檢調收押禁見。而此次除了被檢舉的掏空案外,5 月 20 日前都發局長林洲民更點名北捷董事長李文宗 涉護航大巨蛋

究竟遠雄趙家的惡行,還有多少沒被攤在陽光下呢?(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趙藤雄、趙信清父子掏空遠雄人壽上億元,5 月 17 日遭台北地檢署搜索、偵訊、限制出境,這則新聞未被媒體大肆炒作,是在政治雜訊中被淹沒了,還是遠雄烏烏臭臭的弊案一堆,大家麻木了?

遠雄趙家多行不義必自斃,但是汙染了政治和社會、敗壞了經濟和金融、毀掉了生態環境,卻還能持續經營,繼續搞爛台灣。

以後遠雄人壽保單逐漸到了給付高峰期的時候,保戶會不會拿不到保險金?如果遠雄以後爆發企業經營危機,會不會嚴重影響金融秩序和房地產市場?

遠雄趙家的惡行罄竹難書

林口 A7、桃園八德合宜宅、新竹眷改案、新北市海山煤礦舊址開發、新莊新亞電器地目變更…… 諸多弊案,行賄葉世文(曾任桃園副縣長、營建署長,合計將關 14 年)、洪嘉宏(營建署前主任祕書)……,朱立倫任內許多新北市府官員、殘害江翠老樹的議員周勝考等民代,也都涉嫌。趙家還叫學者蔡仁惠(北科大建築系教授)去當行賄白手套,拖行李箱交付黑錢,操守出了嚴重問題,還繼續在上市上櫃公司擔任獨立董事。

財團搞出令人印象深刻的罪行弊案罄竹難書,總是會宣稱賺錢要做好事回饋故鄉。趙藤雄與惡名昭彰的劉政鴻是苗栗後龍同鄉,2007 年趙就說要用爸爸的名字趙萬枝蓋醫院,也和劉縣長辦過苗栗健康生活園區剪綵,2015 年以台北大巨蛋「BOT 案非常可怕」為由宣布停辦。

遠雄回饋公眾的事不蓋,假公濟私的事就蓋好蓋滿,趙家旗下「財團法人遠雄文教基金會」,向認養鎮公所的公地,竟搞成「天水園」的私人家族墓園,被苗栗地檢署抓到竊佔國有保安林地,去年依違反森林法罪嫌起訴趙藤雄。連自己的家鄉也不怕丟臉,臉皮夠厚。

遠在台南的永康砲校土地開發案,也有許多老樹因遠雄開發案受害。

大巨蛋 BOT ,到底是台北市長府可怕?還是遠雄可怕?

趙藤雄說和政府辦 BOT 非常可怕,真是打人喊救人,惡人先告狀。大巨蛋弊案零權利金,惡搞環評、都市計畫、樹木保護、毀壞古蹟….. 的諸多案情,絕對可以拍成高潮迭起的推理劇。來談談大家比較沒注意到,或是沒聽過的小故事。

大巨蛋從一開始就是弊案,當年幾位甄審委員的私人帳戶無故多出上百萬元,國民黨執政的市府查出來了,竟然說找不到法條來辦,這勢力很可怕吧。趙藤雄和合夥的王永慶前女婿鬧翻,經營主導權糾紛從地方鬧到中央(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吳澤成決定,現為政務委員),趙藤雄也可以拿到開發權,這實力很強吧。

2006 年 10 月 3 日市長馬英九和趙簽約,我在前一天召開第一場反對巨蛋的記者會,之後和附近居民共同發起抗爭,郝龍斌市長拖到第二任在爭議中讓大巨蛋動工。直到柯文哲當市長,才將部分公文等證據解密,檢方認定李述德(當時財政局長,後來升任財政部長)圖利遠雄 30 億元,起訴求刑十年,馬英九脫身,李述德去當台塑石化獨立董事。

台北市長柯文哲打著大巨蛋弊案而當選,也制伏不了遠雄,停工停到都快蓋好了。前都發局長林洲民 19 日再度舉出文件爆料,市府顧問李文宗多次介入審查程序,竟是為了幫遠雄著想「出售大巨蛋的售價有鉅額的差異」。

前幾年抗爭過程,我在審議程序中見過許多次趙藤雄和他的手下,媒體有所報導的跋扈只是冰山一角。有一次,趙藤雄罕見的親自出席市府審查會,民間團體強力舉證發言,委員也多所質疑,決議補件再審,趙原本預期他親自出席就可以壓陣過關,在旁聽席超不爽的搖頭說「不玩了,不玩了」,媒體採訪我順便聊到這段反應,遠雄副總就跑來惡狠狠的瞪我、警告我,有點可怕。

相較還有多到數不清,不可思議的事情,這真的只是小事一樁。

回想 2006 年夏天,我很關心住家附近的大巨蛋計畫,卻完全找不到公開訊息,打電話去市府總機要看看,轉接到承辦公務員,我僅詢問審查程序到哪邊,甄審委員有哪些人,何處可以看到 BOT 契約,這些政府資訊公開的基本資訊。他就嗆我「你很不單純」,便掛掉電話。之後每次到市政府陳情,舉辦記者會,這位官員一直要找我去樓上去喝咖啡。

某次地方公開說明會的時候,有位居民對市府和遠雄強烈質疑,會後這位官員竟然過去私下跟她說「小姐,妳講那麼多,妳都不會怕嗎」。

公務員幫財團恐嚇市民?!我參加環保運動三十年,只有在遠雄大巨蛋遇過這樣的鬼故事,BOT 案非常可怕吧。

有一次,我們準備和徐佳青議員去內湖現勘並舉辦記者會,揭露松山菸廠上千棵老樹移植過去大批死亡慘狀,就在前一天,大批枯木證據突然全部被送進焚化爐毀屍滅跡。這市政府很不單純、BOT 非常可怕。

偶然從媒體發現,大巨蛋簽約隔天湊巧是趙藤雄生日,我們在簽約周年舉辦記者會,準備一個大蛋糕諷刺,BOT 案是趙藤雄生日禮物。

當天有數十位居民,好幾位市議員,還有光復國小家長會,也整理出大巨蛋合約的弊案列表,各式道具豐富,畫面好看很有料,也有許多記者到場,結果,所有新聞全部封鎖一滴不漏。

還有一次,民視異言堂有一組記者,費時一兩個月做出專題報導,預告才出來幾小時,我們轉貼出去,當天下午就被高層撤換下架,無法播出。

那幾年,房地產市場非常熱絡,遠雄連續幾年高居國內媒體廣告總金額之首,一年十幾億元大撒幣,反對遠雄大巨蛋的新聞被封鎖也是剛好而已吧。

政治勢力若敢封鎖新聞,必是重大事件;但財團的軟性封鎖,誰來揭發「BOT 案非常可怕」!

幸好,網路傳播的興起,閱聽觀眾習性的改變,傳統媒體自身難保,遠雄的惡行才漸漸紙包不住火。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2009 年巨大的百年老樟樹要被移植那天中午,溫炳原上樹是台灣首見抱樹抗爭運動,其他來不及爬上樹的人全部被抓。郝市府官員硬要叫信義分局的警察用妨礙公務移送,我們幾個人就在台北地方法院囚房關到半夜,應該是妨礙了圖利遠雄的公務吧。

「BOT 案非常可怕」可怕到了極點喔!

從一個遠雄,看台灣商業倫理的崩壞

我是環保運動者,直接對抗過最巨大的財團,包括台塑王家、亞泥徐家、台泥辜家、燁聯、東帝士陳由豪……,大多是威權統治時期黨國資本主義給予特殊行業的特許權,從初級產業的實業生產累積財富,轉而投入土地開發和金融,成為跨產業控股財團。遠雄則是從地產起家,跨入金融保險業,路徑比較特別。

爆發掏空弊案,甚至潛逃出境的商人,出事之前,哪個不是媒體吹捧的成功企業家,哪個不是出身貧微、白手起家、辛苦打拚、眼光神準、經營有成呢?一年買超過十億元的廣告,這種神話聽聽就好。

早在 1970 年代,年輕的趙藤雄剛擴展事業,叫做遠東建設、大都市建設、大都市營造的時候,就很聰明的知道要經營政治關係,邀請民意代表入股。剛好有一位同樣年輕有為的媒體人初次轉戰台北市議員就當選,還加入了與建設密切相關的工務委員會,他就是曾經擔任副總統和行政院長的吳敦義。

1998 年吳敦義競選高雄市長連任時,這段往事就被挑出來質疑,吳敦義是不是遠雄門神,甚至到底有沒有真的出資,是不是插乾股被認養。遠雄行賄出事後,吳敦義被媒體問到的解釋是,1978~80 年間,為了買房子才入股,隔年房子落成就退股,也剛好當選南投縣長。

趙藤雄第一個政治夥伴可能是吳敦義,眼光果然獨到,白手起家,非常乾淨。

大巨蛋 BOT 案,遠雄有捐給民代政治獻金嗎?

依照政治獻金法第七條第 1 項第 2 款限制「與政府機關(構)有巨額採購或重大公共建設投資契約,且在履約期間之廠商」,公共工程委員會公告遠雄巨蛋公司不得捐贈政治獻金,但遠雄集團鑽法律漏洞以各關係企業捐贈。

在 2010 年台北市議員選舉期間,共捐贈陳永德 1 百萬,楊實秋、厲耿桂芳、李新、陳玉梅等多名議員各 50 萬元,每個單位五十萬元,恰是第十九條「申報所得稅時,作為當年度費用或損失…… 其總額並不得超過新臺幣五十萬元」的上限。另在 2008、2009 年捐贈中國國民黨五十萬元、六十萬元。當時我開記者會公布資料,只有 民視有報導這則新聞

當然,有照實申報的議員,很守法也光明磊落。議會裡面有些議員經常很努力在幫遠雄,但在監察院資料並沒有收遠雄政治獻金,可說是非常熱心的為民服務呢。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中央研究社會學研究所的李宗榮,在《企業權力與民主:台灣企業集團 2008 年立委選舉的政治獻金分析》顯示,遠雄在立法院的政治投資,高居全國第三名,共捐給 15 名立委 7600 萬元。不過到了 2016 年選舉,捐獻金額就不在排行榜內了。(可見《鏡周刊》的詳細報導)

遠雄跨足金融業,成了正派經營?

第一步就走偏了。1991 年趙成立遠來證券,為了建物變更使用執照案,被地檢署以行賄、收賄、偽造文書等罪嫌,起訴遠雄集團科長與收賄的公務員,趙藤雄沒事。回顧這古早故事,我實在想不透,這公司是有多好,好到基層幹部會願意自掏腰包行賄官員,而不用老闆授意和出錢。

遠雄接著以購併方式跨足保險業。從事後爆發的弊案回推,這實在是了不起的遠謀擘劃。不動產單價高,營建業的經營是超級大的財務槓桿,搞得好功成名就,搞不好身敗名裂。如果東帝士陳由豪,當年懂得去搞金融業取得便宜資金,而不是去搞七輕濱南工業區,可能就不必落跑到中國了吧。

保險業可以從保戶身上拿到便宜的資金,這個錢拿來投資房地產,就可以去化大筆閒置資金,不必耗費巨資聘請高薪投資分析師和基金操盤人,追求非常困難的低風險正報酬,只要房市永遠向上,就不愁沒錢做保險給付。 另一方面,建築業跟銀行融資要磕頭拜託,還要被金管會和央行管控貸款成數和授信品質、風險集中…… 等等龜毛要求,如果可以隨便跟自家保險業金庫調錢就簡單多了。

當房市景氣不好的時候,房子賣不掉,就由集團內的保險業金庫來買單;當看中好標的想囤積養地,也可以叫保險去買,到時候開發再轉給營建部門即可,反正都可以說是長期投資。

這樣金融風暴的風險很可怕啊,所以法律規定政府有責任要嚴加管控,將金融業、保險業,與其他產業之間設好防火牆,錢不能隨便移來移去,資金使用程序也要符合現代化的公司治理,這對家族企業來說,會不會是強人所難阿。

我剛開始關注大巨蛋和遠雄的那幾年,就注意到金管會對遠雄裁罰的新聞,那一點點錢對遠雄應該沒感覺吧,真正有用的應該是,限制業務拓展(這是特許行業)、撤換經理人、撤照…… 這一類的強勢作為。

這十幾年來,遠雄集團的內控一直沒有變好,而能夠愈養愈大,遇到問題就「用錢解決」(檢察官起訴書中趙藤雄的話),絕對是歷任金管會和財政部長、司法體系的責任。 直到非金融圈的顧立雄當上主委,沒有利益和人情糾葛,才祭出霹靂手段,去年金管會重罰 1440 萬元,並限制 3 年內不得新增不動產投資、不得進行利害關係人授信或其他交易,並解除趙藤雄及許自強(財務副總)的董事職務,並解除趙信清(趙藤雄次子)總經理職務。

一般民眾就算都不懂這些,看到新聞遠雄工安意外頻傳、行賄官員…… 一堆違法亂紀的事情,還敢買遠雄的房子或保險單,我真是服了你。

遠雄的財富有多少比例是靠官商勾結、違法亂紀,才累積起來的不義之財?趙藤雄還有多少的弊案還沒揭發?司法的起訴、判刑、執行,何時才能彰顯遲來的正義?

遠雄能橫行無阻,是因為黑錢可以叫政治權力做壞事,或閉眼睛不管他?當今還有多少人認為,作生意就是要像遠雄這樣神通廣大才是厲害?有很多道德墮落的人,巴不得有機會跟遠雄一起做壞事?

國際反貪腐組織,對於貪腐的定義,不是只有行賄、收錢、掏空,這只是最低層次,吃相難看一般人都看得懂的。更重要的,是制度性的貪腐,民眾無法一聽就懂,需要政治、司法、財經等各界菁英,一起改革體制、自我約束,建立好的道德文化。

遠雄不一定是台灣財團裡面最壞的,但是他的壞是一般人都看得懂的,如果這樣的惡質家族財團,都大到不會倒、不能倒,那社會大眾怎能理解制度性貪腐,台塑王家、亞泥徐家、台泥辜家、永豐餘(永豐金控)、鴻海…… 這些看起來斯文有教養的人,怎麼說他們也是大壞蛋呢。

遠雄不倒,台灣不會好。

推薦閱讀

【潘翰聲專欄】霸佔台灣農地的違章工廠老闆一手開心數鈔票,一手把農夫推入生存地獄

【潘翰聲專欄】晚上不缺電!台灣該增加的是白天發電的太陽能,而不是半夜也發電的核電廠

【潘翰聲專欄】我不同情復興航空──靠爸族當董事長、營收靠壓榨員工、投資當賭博,不倒才奇怪!

(本文經原作者 潘翰聲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中央社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