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則騷擾、重則綁架囚禁,中共如黑幫正在全球興起「新聞」文字獄

【《報橘》x 無國界記者組織,特別企劃】

2016 年,中國外交部長 王毅出訪加拿大 。加國記者詢問時任加國外交部長狄翁(Maurice Dion)攸關中國人權問題時,王毅立刻跳出來「怒斥」該名提問記者,引起國際媒體譁然。

如果媒體、記者發言不如中國的意,中國會在公開場合「修理」你,但你不知道的是,中國在檯面下做了更多像「黑幫」的舉動,即使不在中國媒體服務的記者,也一樣在中國黑幫的勢力範圍內,輕則警告、丟工作,重則綁架囚禁。(責任編輯:黃梅茹)

《BuzzOrange 報橘》x 無國界記者組織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為維護新聞自由、關注亞洲民主社會發展,《BO》與無國界記者組織合作,發展新聞專題,分享各項捍衛全球媒體自由的專題報告內容,請您和我們一起為捍衛新聞自由而盡一份心力。

2016 年,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訪問加拿大,並「怒斥」一名提問中國人權的加拿大記者,首圖來源:加國新聞 影片 截圖。

《報橘》徵才中!和我們一起讓台灣變更好 >> 詳細職缺訊息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文/無國界記者組織

對民主國家的資訊自由而言,中國駐外的外交單位是另一個壓力來源。

中國外交官權利大到,能「管」制外國記者

某些中國的駐外大使會不惜親上火線與記者開戰,並要求享有反駁的權利。 論戰的主要原因, 是他們認為某篇文章「傷害了 14 億中國人的感情」。不過這些外交官可能忘了, 在八億的中國網民中,絕大多數(超過 97%),根本沒有機會接觸到國外媒體,因此也不可能讀到這些內容。

2018 年 7 月 3 日,中國駐瑞典大使館(大使為桂從友)發布了一份聲明,以罕見的暴力言詞抨擊了瑞典快報記者悠野,他的文章批評了北京政府的資訊管制政策。 而中國
的外交官指責悠野的文章「讓讀者對中國產生仇恨」。這名瑞典記者並不是第一次受到中國政府的騷擾。

2016 年 7 月,悠野已於中國居住了九年,曾出書論及有關中國的批評,隨後發現自己的簽證無法獲得更新,等於遭中國驅逐出境。

2017 年,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刊登了一篇文章,報導蘋果公司停止在海外中文媒體「看中國」時報(Vision China Times)與「大紀元時報」刊登廣告,原因是受到來自北京的壓力。「看中國」時報的發行人董馬(Don Ma 譯音),宣稱他有 10 個廣告客戶受到中國威脅,要求停止在該報下廣告。

管你是誰,敢講中國壞話保證吃不完兜著走

加拿大也有記者聲稱受到來自中國外交單位的相同壓力。

2016 年,記者高冰塵(筆名黃河邊)失去了他在環球華報(Global Chinese Press)的專欄,因為他寫了一篇批評中國外交部長的文章。在這事件的前一年,多倫多的加華新聞報(Chinese Canadian Post)主編王贇(Helen Wang),也因為在專欄寫了一篇批評北京政府的 文章而遭解職。

在美國,中國大使館的影響力甚至到了招喚美國之聲(《BO》編按:此處美國之聲為「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的人員去聽訓的程度。2017 年 4 月 19 日,中文部主任龔小夏在對中國異議份子郭文貴(又名 Miles Kwok)進行直播訪談時,節目受到壓力所迫而減短,隨之而來的就是她與另外四名記者被迫離職。

中國像黑幫帶來暴力威脅 —— 海外專家學者都得默默吞下

圖片來源:4711018, CC Licensed。

這些騷擾有時會轉為更為暴力的形式,如同黑幫所為。

2017 年在澳洲,查爾斯特大學(Charles Sturt)大學的教授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無聲入侵:中國在澳大利亞的影響力》(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一書的作者,發現與他合作多年的出版社 Allen & Uuwin 放棄出版他的書籍,原因是擔心中國報復。

2018 年 11 月,紐西蘭坎特伯里大學的中國政治專家布雷迪教授(Anne-Marie Brady),發現有人試圖破壞她的汽車,以及闖進她的住所與辦公室。這些騷擾發生在她 2017 年 11 月在美國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Wlison Center)發表「法寶」(Magic Weapons)一文不久後。該文詳細敘述了中國在紐西蘭進行的一些秘密活動。

北京也採用了人身恐嚇的方式要讓異議分子噤聲,其中包括驅逐出境。2006 年, 位於美國的大紀元時報技術總監李淵,在亞特蘭大自家內受到攻擊,並且搶走他的電腦,疑為中共情報員所為。

蕭強,位於加州柏克萊大學的獨立網站中國數字時代(China Digital Times)創辦人,曾於 2018 年表示他與他的團隊 20 不斷遭受駭客攻擊,他個人並受到舊金山中國領事館一位官員的粗暴詢問。

在加拿大,記者 Xin Feng 於 2016 年收到死亡威脅,因為不久之前曾發表一篇批評中國總理的文章。澳洲的諷刺漫畫家巴丟草(Badiucao),儘管使用假名保護自己,仍然在 2018 年底 被迫取消在香港的展覽。

設立於美國的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有幾名維吾爾語部門的記者在 2018 年公開聲明,表示北京政府逮捕了他們數十名家人,因為他們刊登中國政府 在新疆進行鎮壓活動的獨家報導。香港銅鑼灣書店的股東,擁有瑞典國籍的出版人桂民海,2015 年在泰國遭綁架,目前仍囚禁在中國。

延伸閱讀

不流血的世界大戰但更危險,中國的全球「媒體戰」
【用防彈背心為記者守命】揭旺旺中時與中共關係親密,「無國界記者」是什麼樣的組織?
【台灣是中國假消息箭靶】無國界記者高調曝光:台「旺旺中時媒體」與中共關係多親密
無國界記者調查:台灣新聞自由度 51 名居亞州之冠,但某些媒體言論逐漸傾向共產黨

(本文摘錄自《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由《報橘》與無國界記者組織合作刊登,並由《報橘》編寫導讀與修訂文章標題、內文小標;原文章節標題為 〈不實資訊與騷擾:中國的銳實力〉。首圖來源:加國新聞 影片 截圖。)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