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之駿專欄】民調根本不準,家裡沒電話的「40%新興選民」才是真民意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隨著 2020 年總統大選逼近,不管檯面上或檯面下,各政黨開始進行民調,要派出贏面的最大的候選人。

政治評論員陸之駿指出,40 歲以下的「新興選民」佔公民總數 4 成,但現實是,他們根本沒在用市話,所以「市話民調」的準確度讓人存疑。只是,若不用市話做民調,又該用什麼方法?鎖定什麼樣的族群呢?(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wikipedia

《報橘》徵才中!和我們一起讓台灣變更好 >> 詳細職缺訊息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台灣的未來,應該由 40 歲以下的新興選民決定

2020 年,1980 年以後出生的新興選民,佔總公民數超過 35%、直逼 40%。這群選民,幾乎只用手機、不使用「市話」,那用「市話」做的民調會準嗎?

依據市話民調推出來的政黨候選人,顯然與大選的民意會有一定落差,而更可怕的是:市話主要反映 65 歲以上選民的民意。

這也就是說:65 歲以上公民,在替 1980 年以後出生、40 歲以下的新興選民,決定總統候選人。但 65 歲以上公民,平均餘命約 20 年;20 年後,什麼都不關他們的事了。

台灣的未來,應該由現在 40 歲以下的新興選民決定。 理由很簡單:他們在這塊土地上,還要活很久──萬一發生戰爭,也必然由他們承擔。

關於「新興選民」:不只是世代問題,更是階級問題

很多人誤以為,新興選民的問題,只是一個「世代問題」。其實更深入瞭解,就會發現,本質上這是一個「階級」問題。

40 歲以下的族群,有相當的比例,屬於「統計之外」的隱藏性失業人口。他們離開學校後從來不曾就業,沒有就業過、就不算失業。有一些因為明知畢業等於失業,乾脆大學唸完唸碩士、碩士唸完唸博士,用學生身分逃避殘酷的謀職、謀生壓力。即便就業,他們有很大一部分,都在「微型企業」。

微企者,員工 5 人以下。台灣一共有 100 萬家微企,差不多 400 萬就業人口(台灣全部就業人口約 1,100 萬)。這 400 萬低薪勞動者,有一部份加入職業工會,另一部分,甚至連勞保、勞退都沒有;因為員工人數在一定人數以下,僱主可以不必辦勞保、勞退。

這一大群比傳統定義的「勞工」(企業工會及產業工會會員合計約 70 萬人)多得多,也比農民(約 150 萬人)多得多的低薪年輕人,基本脫離主流的資本主義生產關係,在猶如封建時代的作坊中,不可能有資本積累(因為低薪),不可能有技術積累(手搖杯不會因為搖了 20 年更好喝),甚至不可能有人脈積累,他們沒有同事、客戶,只有過往迎來的客人,與和他們一般沒錢、沒技術、沒朋友的老闆。

沒錢、沒技術、沒朋友情況下,網路成為「低薪年輕人」的朋友

網路很自然成為他們最密切的朋友。

他們明白,既有的政府、政黨都解決不了他們的窘境,乾脆把票投給政治網紅,一如他們渴望而不得、被有錢有勢老男人搶走的愛情,乾脆投射在修圖、整形的網美身上。不妨發揮一下想像力:30 年後這群沒勞退、生吃不夠怎麼曬乾繳國民年金的一群,怎麼面對他們的晚年?

而政府告訴他們的,這一次年金改革後、下一輪 25 年後的年金破產,正好又落在他們的退休年齡。一修勞基法,有利於大企業勞工;二修勞基法,是賴清德聽到中小企業老闆、員工心聲。

但微企呢?微企的卑微年輕勞動者,始終被當成空氣——正因此,他們還會信任政府、政黨嗎? 只有市話的民調,再一次突現出新興選民在經濟上的弱勢,以及政治上毫無發言權。

眼看著主導台灣未來的總統候選人,極可能由去日無多的 65 歲以上老人決定——這恐怕才是 2020 年爭取總統大位的各黨各位,所要面對、給新興選民一個交代的核心問題。

推薦閱讀

【贏了 2018,不等於贏 2020】當選民有不錯的「第三選擇」時,絕非國民黨不可!
【總計超過 700 萬票】握有絕對影響力的年輕世代,2020 年會投給民進黨?國民黨?還是柯文哲?
【選前省思】議題越來越多、滿意的候選人卻越來越少,那該怎麼選擇?

(本文經專欄作者陸之駿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wikipedia。)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