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吳音寧被解職開心】前助理:終於能回彰化自由生活,而不是每天被媒體追逐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民進黨在選戰中慘敗,其中更失去了彰化、雲林兩大農業縣,讓綠地變藍天,不少人在選後把矛頭指向北農總經理吳音寧,因此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在昨日召開董事會決議,將吳音寧解職。

不過吳音寧真的是民進黨敗北的戰犯嗎?她真的是一個空殼的百萬實習生嗎?透過曾經身為吳音寧助理的作者,來訴說她看見的吳音寧。(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身為吳音寧的前助理,我看到不一樣的她

身為前助理,看到前老闆吳音寧被解任,其實某方面滿替她開心的,她終於能夠回彰化自由自在的生活了,而不是每天被媒體追逐、被根本不認識她的人罵草包。既然現在大家都離職了,就來講一下我眼中的吳音寧好了。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面試的時候,面試過程中其實很驚訝,跟我想像中的總經理完全不一樣,她沒有任何的架子,就像一個親切的鄰居大姊姊,不過講話倒是跟電視上一樣很慢。

面試完過了幾天,手機響了,來電顯示是北農的電話,一接起來竟然是她本人打來通知我錄取,很驚嚇但同時也覺得被重視很開心,後來跟著她到處跑才明白,她一直都是這樣真誠的對待每個人,無論你是員工還是農民。

我的工作主要是助理跟小編,所以總經理去哪我就要跟著去哪,於是上班第一天,我就跟她一起去高雄出差拜訪農民。

其中一位是收集菜渣做堆肥處理的農友,來拜訪這位農友是因為她想看看是不是有更好的方法來處理市場每天產生的菜渣,另一位是推廣有機耕種的農友,在跟總經理聊天時提到他之前看過報導,有一種蟲叫黑水虻,可以分解動物糞便,長大之後又能當飼料,達成零廢棄的理想,可能菜渣也能以類似的方式處理。

回程路上,總經理馬上查資料,找到研究黑水虻的教授原來是她認識的人,然後她就馬上撥電話給那位教授,詢問各種細節,但問了之後發現黑水虻不是吃素的,不愛吃菜,只好再想想別的方式。

我在她身邊工作的每一天都是這樣,她總是不斷地在努力,想方設法的解決問題或找到更好的方式去執行。(菜渣就是攤商在整理果菜時摘掉的一些醜醜爛爛的外葉或者一些不能吃的果葉等等,果菜市場交易量每天 1700 噸,產生的剩餘菜渣大約 37 噸。)

從早忙到晚,吳音寧沒有娛樂也沒隱私的工作生活

新進公司的員工都要去市場看過一次拍賣,我也去了一次,從凌晨兩點開始一直到早上五、六點,整個市場走一圈,我回家直接累趴睡死在床上,但吳音寧很常凌晨去巡視市場,然後隔天早上八點依舊準時上班,我都很想問她你是吃哪個牌子的 B 群,怎麼都不會累。

真的很難想像這種生活,住在公司宿舍、半夜去巡市場然後隔天一早再爬起來繼續上班,很累是一回事,但生活範圍沒有離開公司真的讓我覺得不可思議,別的總經理可能還有回家,有個什麼短暫離開公司的時間,但吳音寧沒有,她就是公司地縛靈,一直都在公司,根本沒有下班時間。

而且因為媒體瘋狂報導,以往向來不受大眾關注的北農總經理突然成為名人,導致她除了偶爾出門吃飯,剩下的時間也都只能宅在宿舍, 我想如果沒有要好好做一件事的決心,怎麼能忍受這種根本算是離群索居、沒有娛樂也沒什麼隱私的工作狂生活

她也常常出差,到各個產地去跟農民對話,了解產地的狀況、作物的收成以及運銷上有沒有什麼問題是北農能夠做得更好的。 每次出門,除了很熱情地跟每個農民打招呼、聊天之外,她最後總會搭著農民的肩膀用台語說:「我們自己人,有什麼問題我們一起努力、一起解決!」。

記得上次中南部連日大雨導致淹水,很多產地受損嚴重,她也是馬上到產地拜訪,除了關心農民災損情況之外,也帶了攝影師下去,希望把產地的最真實的狀況做成影片,呈現給消費者,因為她認為北農作為蔬果拍賣的平台,適時地提供正確的農業資訊,讓大家明白菜價起伏的原因,也是北農的責任之一。

身為小編卻不需要幫吳音寧努力經營粉專,因為她只想好好做事

本來以為身為小編,可能需要很努力經營粉專,營造一些好的個人形象什麼的,畢竟她在電視前的形象實在不得人心,但跟她討論之後發現, 她真的就是只想好好做事的人,外界對她的毀譽她其實並不那麼在乎 ,她更在意的是要怎麼利用她粉專的高觸及率讓大家更了解農業、更了解我們每天在吃的食物,所以她個人粉專完全沒有什麼形象經營,都是一些產地影片、蔬果介紹等等。

但除了發文之外,我還有個工作是篩選留言,把一些給予建議或反映問題的留言及訊息印出來給她看。你沒看錯!她都會親自看留言,然後有好的建議她就會把主管找來開會討論,如果有人反映問題,她也會親自批示,讓我請相關部門的人主動跟農友聯繫。我本來以為她那麼忙,大概只會請我留個公司電話打發那些訊息,但她都會真的去處理,只要是產銷相關的事,不管多小她都會認真看待。

試問:農民會找一個草包解決問題嗎?

我記得前陣子,還有朋友問我:「你前老闆真的是草包嗎?」我是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出過台灣農業觀察專書的人怎麼會被當成草包,但撇除她寫書、研究農業這件事情外, 一個到產地的時候,跟各地農會以及農民的溝通都很順暢,沒有人覺得她外行,大家看到她都是想多聊聊。 請她幫忙解決遇到的問題的人會是草包嗎?你會想請草包幫忙嗎?

上任還不到一年,台北批發市場菜價浮動率從 30% 下降到 17%,而且讓公司獲利成長是大家口中的實習生能辦到的成績嗎?我不認為。

在她身邊工作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已經足夠發現她是個想做事而且真的會做事的人。其實有想過要問她,受了那麼多屈辱,為什麼還要留在這個位置上?但工作一陣子之後就明白了, 她不是戀棧權位,也不是為了薪水,她就是實實在在想在這個有點影響力的位置多為農民做點事,做一天是一天。

現在到她離開的這一天了,雖然感到有些可惜,但也為她高興,終於能遠離台北的這些紛擾。恭喜你啦老闆!

推薦閱讀

吳音寧的江湖在哪裡?
若吳音寧走了,誰還會在乎農民的問題?
吳音寧淪為藍綠政治提款機?柯 P 無奈:她是一個「誤闖叢林的小白兔」

(本文經原作者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 中央社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