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音寧的江湖在哪裡?

吳音寧,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近一個月,台灣選舉政治鬥爭核心話題。

贈菜綁樁、出差吃魚翅、看不懂財務報表、買洋酒贈民進黨,國民黨台北市議員輪番每週對吳音寧一爆,但最後總被證明空穴來風。最近一次,報載台北市長柯文哲親自下令,台北市政風處到北農公司清查是否送洋酒,然後再度證明烏龍一場。

只是,吳音寧還是每天被叫進議會,上演「不擅長政治反應在質詢台上啞口無言」的戲碼。

儘管媒體為她抱不平,用數字證明她在平穩菜價和公司營利成長上都有極佳表現,然而, 國民黨議員的不間斷鬧劇已經奏效,社會大眾可能至今還不知道北農這家公司的營運目標是什麼,但對吳音寧可能不適任的印象卻已深刻難除,「250 萬年薪實習生」的標籤牢牢綁在她身上。

吳音寧到底得罪了誰?

北農總經理職位,從一開始就是政黨政治和選票鬥爭場域。

台北市是台灣最大農產消費地,掌握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就掌握了各地農產品在台北的拍賣價格、銷售通路的優劣。換言之,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對各地農會和水利會的商業利益具有生殺大權,當農會和水利會是農業縣主要選票樁腳單位時,掌握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就幾乎掌控了農業縣選票。

民進黨全面執政後,要趁機拔掉國民黨在農業鄉鎮盤根錯節的樁腳綁票、買票勢力,首先就得拔掉雲林張榮味派系長年掌握台北農產運銷體系的勢力。

從 2016 年 10 月到 2017 年 6 月,北農總經理人事案喬了近一年,最後由代表農業改革勢力的台灣農村陣線幹部吳音寧接任總經理。吳音寧的父親知名詩人吳晟與民進黨的良好關係,自然也是她出線的理由之一。另一方面,作為政治角力平衡,由和雲林張榮味派系交好的台北市副市長陳景峻兼任董事長。

吳音寧剛接任時,媒體這樣 評論 :「新任總經理如何打破派系把持、讓北農回復為正常運作的公司,將是她最大的考驗。」

讓北農回復為正常運作的公司,沒有太難,例如,讓拍賣回復原本公平的機制。問題是吳音寧真的這樣幹了,打破了原本的結構,讓人家不方便;還沒浮上檯面的,是台北農產公司第一果菜市場改建案,吳音寧也有擋人財路之嫌。

在這個政治修羅場,吳音寧決定做事、就注定不能做人。

回復果菜拍賣交易公平,原本掌控農產通路與農產地選票控制力的國民黨派系勢力受挫,年底地方縣市首長選舉就要到了,對吳音寧的人格毀滅戰刻不容緩、必須舖天蓋地無所不用其極的展開。

年薪 250 萬的「實習生」,你認識她多少?

根據農委會的資料,吳音寧上任不到一年,台北批發市場菜價浮動率從 30% 下降到 17%,即使是今年春節休市前一天突然發生蔬果到市異常爆量的狀況,吳音寧還是穩住了拍賣價格,沒讓農民成為政治鬥爭下的犧牲者。過去一年,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稅後獲利超過 5,500 萬,據資料是五年來獲利最佳的一年。

1975 年出生,現年 44 歲的吳音寧,對台灣農業產銷關係、以及其背後複雜的政商勾結之認識與了解,比外界知道要深刻許多。

媒體只報導她是作家吳晟的女兒,卻不報導她自己也是報導文學作家,而且她最知名的作品,是一本台灣農業社會變遷史,長達 25 萬字的 《江湖在哪裡?》

從戰後國民黨接台那一刻開始寫起,吳音寧一路從 50 年代寫到 80 年代。接著,她花了整整半本書 10 萬字篇幅,解釋 90 年代後地方黑金政治對台灣農業毀滅性的破壞。

90 年代李登輝的本土藍營奪權開啟一連串黑金政治序幕,六年國家建設大量在農業縣放行工業區建設,違法允許工業用水奪取農業用水而導致農村休耕,無田可種的貧窮農村成為黑道溫床、也成了選舉買票綁樁的絕佳聖地,地方系統台、砂石盜採、垃圾傾倒等違法生意讓地方黑道坐擁暴利,農村裡因為反抗黑道而被打被殺的新聞年年都有,但這些黑道家族在地方議會、中央立法院的人數卻愈來愈多,政治勢力愈來愈龐大難以撼動。

1999 年,黑金政治勢力組成的老農派立委在立法院推動 《農業發展條例》過關,農地開放自由買賣,吳音寧這樣寫:

「老農派立委氣憤的說要為農民爭取權益… 不會深究,農地開放自由買賣,到底誰獲利。」

「被媒體稱為老農派的國民黨立委,分析起來有兩款,一款是從農業縣– 黑道的故鄉– 由農會和水利會兩大系統支撐起來的地方派系。另一款是非農業縣出身或不分區代表,頭銜不外乎建設公司、創投公司、營造公司、糧食公司、銀行信合社理事長和老闆等。」

接著,吳音寧用七頁篇幅,一一唱名這些老農派立委的作為:王金平、劉松藩、羅福助和羅明才父子、曾振農、許登宮、許舒博、三重幫的林榮三與陳宏昌叔姪檔、郭廷才、何智輝、林進春、曾蔡美佐、翁重鈞、陳朝容、伍澤元、蔡豪、王令麟……

不只《農業發展條例》修法過程,整本書 14 個章節,吳音寧用文史學家的縝密和台灣農業改革推動者的倔強,指名道姓、鉅細靡遺,對過去 50 年靠利用農民獲得不當暴利的黑道與政客毫不客氣。

2018 年地方選舉的江湖事、吳音寧矛盾的角力場

結尾在 2007 年的 《江湖在哪裡?》,來不及說明台灣農業體系在那之後,又有哪些新的黑、白兩道面孔,以農之名行自利之實。吳音寧自己從寫歷史的人轉為歷史裡的人。那些被她寫入黑歷史的主角或主角的朋友們,怎麼可能放過她、更何況讓她掌握台北農產運銷公司,成為各政黨政治勢力在農業縣綁樁買票的最大絆腳石?

2018 年選舉年,藍營、綠營和柯文哲,全都把吳音寧當成政治鬥爭的籌碼。

國民黨對吳音寧的恨與打壓不難理解。在高雄市選戰,鬥臭吳音寧有助北農前任總經理國民黨籍參選人韓國瑜的選情。在台北市選戰,民進黨與柯文哲合作破局之後,國民黨議員繼續對吳音寧窮追猛打,可以強化柯文哲無力解決問題的負面形象。鬥臭鬥爛了把人弄下台,農業鄉鎮的樁腳基礎也穩固住了。這場政治盤算,國民黨議員的演出盡責盡意。

至於民進黨,那些當年曾掛著國民黨徽競選,後來轉投民進黨的地方政客,黑金痕跡還沒洗乾淨,即使對她不記恨,也不樂見吳音寧這個「政治叢林的小白兔」繼續攪局。吳音寧擋住國民黨在農業縣的派系控制力,難道,就不會擋住民進黨的嗎?

現任市長柯文哲面對吳音寧的政治角力,是立場最矛盾的。吳音寧的人事命令案是在柯文哲與民進黨合作時期協商出來的,吳音寧的派任令來自民進黨執政下的農委會,如今吳音寧遭受政治風暴,柯文哲與民進黨卻已經分道揚鑣,在議場上,國民黨故意拉吳音寧打柯文哲,民進黨袖手旁觀。已經是個政治人物的柯文哲,幫或是不幫吳音寧,都顯得政治立場尷尬。蔡英文總統喊話要農委會幫忙吳音寧政治攻防,但蔡總統恐怕最需要出面解決的,是北農董事長由台北市派任、總經理由農委會指定這個扭曲的制度。

藍、綠、白各有盤算,這就是吳音寧在 2018 年地方選舉年,所面對的江湖。

吳音寧下台,台灣政治改革曙光灰暗

楊儒門事件,是促使吳音寧出版 《江湖在哪裡?》的近因,但台灣農業改革黯淡無光的窘境,恐怕才是她選擇以寫史的方式促動農業改革運動的遠因,這本書的寫作,也造就她成為有史以來最難容於傳統政治圈的北農總經理;同時,也是遭受最嚴重政治凌遲的北農總經理。

3 月以來,不間斷的政治耳語,謠言攻訐,各方政治勢力就是要吳音寧下台,她走得難看或安靜,對不同陣營各有利弊。

吳音寧的確不擅長面對鏡頭,也不擅長和議員在議場上脣槍周旋,然而,遭受整個社會的凌遲對待她仍不選擇離職,理由也很清楚。

「唯有你學得奸巧、權謀、權術,然後八面玲瓏的應對政治語言,才能在台灣的政治領域裡面去參與公共事務,那我們台灣不是很可悲嗎?」本週接受 民報專訪 時,吳音寧說,「人民到底希望什麼樣的政治人物?我們人民希望的是實質做事情的政治人物?還是人民希望是一個懂得權術、八面玲瓏,會設計人的政治人物?」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圖片來源:中央社)

你可能也想讀

面對獨裁中國的蠻橫,自由台灣憑什麼可以不再忍讓?

 


【讓台灣正向改變,從成為國際政經觀察家開始!】

如果你喜歡閱讀國際時事、對編輯工作有興趣
想理解、參與台灣新政治的形塑
你就是《BuzzOrange 報橘》想找的夥伴!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email protected],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社群編輯:(您的名字)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