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有種女人才看得懂的地圖——你在用 Google Map 的時候不會想到的冷知識

圖片來源:Facebook Draws a Map of the Connected World
BuzzOrange 徵才中!社群編輯+實習編輯 >>  詳細職缺訊息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每天看 BO 文章讓自己思考國事,不如加入我們一起刺激大家關心這個社會!
  • 誰適合閱讀這本書?

2010 年,臉書發布了上面那張藍色的地圖——和我們所熟悉的世界地圖有點類似,卻代表的是真正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網。不可思議的是,繪圖結果卻意外地連成了世界地圖的樣子。

如果你覺得上面這段小知識很有趣,那這本書適合每一個喜歡冷知識的你。

  • 為什麼要介紹這本書?

這本書的中文版封面十分有趣,英文版是綠色的古地圖,但中文版則是各式各樣的地圖圓球串接成封面,而在古地圖上卻有著一個個紅色的標記,像是我們熟悉的 Google Map 。而讓封面顯得更有意思的是書本背後的文案:「如果蘋果公司讀過這本書,應該就不會在地圖軟體上跌了這麼大一跤。」

這是一本關於人類怎麼理解世界的書,用超過 130 張地圖,記錄了不同時代的人類史和地理概念——看我們如何從石板上的粗略線條、平面世界觀,變成優游世界各地的 Google Map 。

  • 推薦指數:★★★☆☆

各種有趣小知識,讀完覺得自己知識 UP!

  • 精選內容節錄:You are where you Live

你品行不端嗎?你閒晃度日嗎?你是否曾經想過自己是半個罪犯?或者你正從紫色轉為藍色?

如果你住在一八九○年代的倫敦,創造倫敦貧窮地圖(London Poverty Map)的查爾斯.布思(Charles Booth)會替你分門別類—端看你住在哪裡來決定。如果你住在像是肯辛頓(Kensington)或路易舍姆(Lewisham)這樣很不錯的社區,那麼你住的那條街可能會是黃色,然後被標上「中上與上層階級,富裕」。如果你是住在修迪奇(Shoreditch)或霍爾本,那麼街道也會獲得一句評語,底色為黑色(「最下層階級,品行不端,半罪犯」)。

這是非常輕微的,當然,非常輕微的概括分類。不過這是一種形態學製圖,而且正是這種製圖方式改變了千萬人的生活。

布思於一八四○年生於利物浦(Liverpool),這表示他身處一個完美的地方,得以見證工業化對一座未能有相應社會基礎建設的城市所產生的影響。當他搭乘新式蒸汽火車來到倫敦,他看見了更極端的畫面:因為大量製造以及國外貿易而致富的人們,正豎立起恐懼的心理屏障,對抗那些似乎在時代激流中生活條件倒退的人們。有錢人開始在城市裡實行前所未有的自我隔離,並且很快變得需要仰賴新的警察力量來維持秩序。不過,窮人的問題到底有多嚴重?而居家髒亂必然會導致社會失序嗎?

布思取得了地形測量局最新的圖表,指示他的助手親筆上色。他的第一幅哈姆雷特塔區(Tower Hamlets)地圖,上頭的街道被分為六種顏色,而大比例尺的倫敦地圖則有七種:

黑 色:最下層階級,品行不端,半罪犯
深藍色:非常貧窮,不拘禮節,長期困頓
淺藍色:貧窮,中等家庭週薪十八至二十一先令
紫 色:混合,部分生活寬裕,其他貧窮
粉紅色:頗為寬裕,收入不錯
紅 色:富有,中產階級

有些街道混合了布思定義的不同顏色,不過他的研究結果依然十分清楚鮮明。超過百分之三十的倫敦人口都顯示為貧窮。他所採行的研究方法,為新型態的都市地圖學奠定了基調,以一種審美上引人入勝的方式,將某一特定的資訊放大呈現。不過布思的地圖還有其他地方值得注意:城市在地圖上看起來像是在移動,類似現今的車流行進。這些地圖不只是關乎地形學或導引—它們關乎人們。

對於人們的生活方式,布思的地圖學強化了某種頗為新穎的理論,亦即我們所住的地方確實決定了我們的言行舉止。城市的規劃—其形態—本身即是不法行為的主要原因。布思提倡必須要提供更多開放的綠地,消除死胡同、小巷弄—都市計畫這個新概念的原始動力,正是根植於社會正義。

現在的人們如果仔細觀看布思的地圖(有一個可搜尋到的精美網站),會同時感到懷疑與敬畏。是否有其他地圖能更生動地描繪一個更朝氣蓬勃的城市?是否有其他地圖,其中所描繪的人們會以如此焦慮的眼神凝視它?

  • 精選內容節錄: 女人看不懂地圖,真的嗎?這是一張女人才看得懂的地圖!

一九九八年時,芭芭拉.皮斯(Babara Pease)與亞倫.皮斯(Allan Pease)這對澳洲夫妻自行出版了一本有趣又文雅的書:《為什麼男人不聽,女人不看地圖:在馬桶坐墊是否掀起之外》(Why MenDon’t Listen & Women Can’t Read Maps: Beyond The Toilet Seat BeingUp)。

雖然這本書在一年內失去了一些關於馬桶坐墊的部分,卻成為全球暢銷書(一千兩百萬本),很快變成人們會在公車站與辦公室談論的書籍之一。

這是本兩性戰爭研究,有點像是約翰.葛瑞(John Gray)的《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Men Are From Mars, Women Are From Venus),只不過這本書談得更深入,進入了瘋狂之地。書裡解釋了為什麼男人無法一心二用,為什麼女人無法平行路邊停車,還有「為什麼男人喜歡色情圖像而女人卻不怎麼買帳」。

而在地圖方面,皮斯夫婦的發現非常明確。「女人的空間技能不好,因為她們在演化過程中甚少追逐東西,除了男人,」他們斷言道。「走進任何一家購物中心的多層停車場,你會看到女性購物者鬱悶地走來走來,想要找到她們的車子在哪裡。」

皮斯夫婦的確加強了某種自從哥倫布攤開他的航海工具以來就一直存在的刻板印象:男人,無法自在地向路人問路,正好在看懂那些折疊起來的路線指引上表現較優。

但是,上述所言都是真的嗎?

各家的研究方式與研究結果各有不同,不過確實大多數的心理學研究在空間技能、導航以及地圖這類議題上,似乎都傾向於認為男人的確看起來表現較好。

一般也認為這個結果可以解釋為什麼一九九○年代攻讀地理學博士的男性遠多於女性,男女比達到四比一。或許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在一九七三年《地圖學期刊》上,一名叫作彼得.史翠格(Peter Stringer)的男子在發表的報告中表明,他在研究地圖上不同背景色的時候只募集女性參加,因為他「預期女性會比男性更難去閱讀這些顏色」。

但是,如果在這些大鳴大放的偏見之外,其實有足以解釋一切的單純理由呢?如果男人與女人同樣可以完美解讀地圖,只是以不同的方式呢? 如果女人在閱讀地圖上有困難的唯一理由,是因為這些地圖是由腦中只有男性使用者的男性所繪製的呢?地圖是否能有不同的繪製方式以符合女性的長處呢?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地圖的歷史:從石刻地圖到 Google Maps,重新看待世界的方式》,由 馬可孛羅 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推薦閱讀

一張地圖揭露全球哪裡最「髒」:生活在北京,空汙最糟時相當於一天抽 63 根菸

是擅長讓中國生氣的朋友呢!印度雜誌畫地圖「調戲」中國敏感帶,強國果然崩潰:台灣、西藏呢?


「因為他們是學生,沒必要給這麼多」兩張大學生打工薪資地圖,揭露黑心店家如何壓榨學生

一張台灣地圖告訴你:40 年來台北變乾淨,但癌症和汙染都跑到中南部了


【Buzz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實習編輯】

► 如果你的臉書關注的全是政治公共議題
► 喜歡思考,找到別人沒發現的觀點、盲點,而且敢寫敢批判
► 很好奇什麼是「新媒體」,喜歡編輯/策展工作
► 喜歡挑戰、討厭一成不變,是個希望找到發揮舞台的冒險家
►   細心、主動、獨立思考、追求事半功倍、有問題不怕舉手

快加入我們!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 詳細職缺訊息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