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擊者》原作陳玉珊再批導演抄襲:拿到劇本卻不付錢,合理嗎?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最近台灣導演程偉豪的電影《目擊者》上映大受好評,卻突然掀起另一波風波。本片原著作者桃樂絲(陳玉珊)發出侵權聲明,指出程導演並未支付她版權費用,公司與導演於媒體的公開說法是因為 原著作者本人「獅子大開口」, 拒領 15 萬開口要 150 萬。

而桃樂絲的說法,則看起來是導演與編劇並未達成共識,說要「投遞補助金卻沒有投遞」欺騙她,從頭到尾都並未支付她任何金額,也沒有主動要她的匯款帳號。她並不希望因為自己的讓步,而讓編劇界的價格被拉低,所以站出來聲明。

但桃樂絲的說法公開後, 又有說法再反駁 ,當時桃樂絲已經將版權全數讓出,如果導演有申請到補助金才會再另外支付給桃樂絲,因此不算欺騙。

事件的真相,就像電影《目擊者》一樣撲朔迷離。不過桃樂絲也勸導,希望大家不要因此抵制帶給電影工作人員困擾。

(責任編輯:林芮緹)

Posted by 目擊者 Who Killed Cock Robin on Tuesday, 7 March 2017

文/桃樂絲(《目擊者》編劇陳玉珊)

昨天在一位朋友的激勵之下,決定站出來。講清楚,並且將相關資料交給司法。
朋友告訴我:

1. 今天妳受害了,只有跟對方說叫他賠償,別人不理妳,妳就不動作,又以為對方會主動,這是鄉愿,又愛 murmur,要嘛妳拿出身家性命力抗到底,要嘛妳閉嘴不要抱怨。

2. 妳不是新人,參與過周星馳的美人魚也做過其他東西,還有自己的公司、咖啡館,是製片。妳會被侵占、被欺騙,妳都不站出來,那其他編劇怎麼辦?廉價的編劇市場是來自於共犯結構,跟勞力市場一樣,今天妳忍下來了,以後別人更慘。

我還沒有找到律師,但以上兩個鼓勵加上第三個火上加油的原因,就是公佈至今剛好十天,程偉豪導演沒有主動要找我,最後一封訊息是要我找他的律師談,但對媒體說他正在搜證要告我,真的體認到一句話叫做「做賊喊抓賊」。

今天我不是沒有找朋友談過這件事情,有些朋友說,要我不要隨便發文、亂嗆,因為會被告,還有可能被抹黑,媒體會調查你身家八卦等等。驚!我確實害怕,但害怕就可以了嗎?

不可以害怕,我告訴自己。

沒有人想被攤在陽光下,接受公審。
但是…….

如果我講的是實話,最後我卻被告,我認了。

因此即便有比較保守的律師勸我,能拿多少就多少,和解就好,好聚好散、圈子很小,大家都是朋友等等,但我不想。現在我不想鄉愿,我只想說去你媽的大家都是朋友,現在不要叫我和解,我現在談的是一個公理,錢已經不重要,當然它曾經重要,但是我現在就是硬骨頭,我現在就是有點貪心,就是要「站著」還能把「銀子掙了」!

編劇市場已經夠辛苦,他是源頭,我想倡導一個觀念,如果每一個劇本在前期企劃,紮紮實實的花個兩百萬,裏面會有編劇費、企劃費、市場調查費用、劇本監督、助理費、房租費等等,這部片,一定可以回收。

腳本是骨幹,是大樓的鋼骨,認識我的人一定曾經在 2010 年聽我說過,我覺得劇本一點都不重要,是的,劇本一點都不重要,因為如果你覺得一部電影只有劇本重要,那麼我認為它一點都不重要。電影是綜合藝術,就像一間公司一樣,製片像是人事主管或 CEO,劇本有點像是產品部門的梗概,但如果你覺得一間公司的成敗,僅止於產品,行銷、人事、制度都不重要的話,那麼我覺得產品也不重要。

我要表達的事,劇本很重要,但他不是最重要。
最重要的事情沒有,因為「都很重要」

這是 2011 年拍攝的圖,我為了我自己的腳本會拍攝概念海報、會有名字,這版這最初稿,2012 年我才想出知更鳥的英文片名(非常確定是我提議的)

開始長篇大論之前我喝口水,先自我介紹。

我叫陳玉珊,因為圈內有一個比我紅的前輩,所以以後請大家叫我桃樂絲。

因為我不想造成前輩困擾,然後記者朋友要在名字後面打著「此陳玉珊非導演陳玉珊僅為同名」,對他對我而言都很尷尬,以後請叫我桃樂絲吧!

我喜歡寫東西,因為在編輯部工作過,所以我寫稿的風格是以團隊風格進行,我認為好的作品可以透過效率、方法、資金與市場調查解決,而不是一個編劇天馬行空,因為不是人人都是九把刀,一手一刀寫出人物性格分明的劇本。

然後,開炮前我也想說,程偉豪導演,是我很欣賞的一位導演,我終於在前幾天去看電影,也對於本片非常喜歡,謝謝所有工作人員,我很遺憾,我不認識你們。各位偉大的工作人員與演員您好,我是在 2009 年底開始有這個梗概,2010 年有提案資料對外的桃樂絲。

目擊者,是我的孩子。

目擊者事件始末大綱

2010 年我寫了《目擊者》電影的企劃

2011 也順利拿到文化部劇本補助,而後完成完整腳本。

2013 年我找了導演程偉豪

2015 年導演想投輔導金請我授權,並說如果 2015 年通過會有小小酬勞彌補 15 萬,雖然不多希望我不要跟他計較。

2015 年輔導金沒中,我繼續在外面籌資我的電影

2016 年導演跟我說他正在拍攝,我很驚訝,想說你為什麼沒跟我說,後來我要去探班順便談錢,他說已經拍完了,沒辦法探班。而後我一直想找他談,他沒有跟我聯繫,剛好我很忙,其實當時還信任他會給我一個交代。

2016 年輔導金中了新台幣 1,500 萬。

2016 年我問導演關於費用的問題,我說我謹授權 2015 年,基本上 2016 年要另外談合約。導演說 2015 年以後這個案子歸他,2016 年獲得的東西也是他的,所以不需要付錢,我當下傻眼。

但 2017 年 2 月下旬,文化部通知我,2015 年《目擊者》根本沒有送件。

也就是說,協議書裏面寫的事情是假的,我根本不可能因為這個協議書獲得任何利益,透過不實訊息造成對方誤解,同時又東西占為己有,因此決定提出異議。

二月底我去找獲得本片輔導金的唐在揚老闆,並如實告知 15 萬沒付款的事情,要求賠償,他問我賠償應為多少,我說 150 萬,他說編劇合理價格是 60-70 萬,而後我們決定開 80 萬。唐老闆說,他會在 3 月 3 日以前把合約、費用都處理好。

事後唐老闆不付款,於是我發存證信函,他也存證回給我,正式拒絕付款,認為不合理。

* 我認為我被欺騙與蓄意侵占版權,索賠,正式作廢協議書。
* 而導演說法是他本來就要給我錢,只是我不給他帳號。

於是雙方互發存證信函,雖然我發了律師函,但亦決定暫時不找律師,希望導演找我談付款,截至發文此刻,都沒有收到回復。

以上為,簡易版始末。

關於我誕生了《目擊者》又被侵占了的始末

有電子資料記錄起,2010 年我寫了目擊者的電影企劃書,並按照我想要的方式企劃、田野調查,也順利拿到文化部補助,而後完成腳本。

中間有靠很多製片、編劇幫忙一起寫稿,給 idea,參與大幅度的寫稿成澤青、林宜箴、馮勃棣,我都有簽約、付款,也感謝編劇陳宇詰給過我意見,罐頭、馬小馨、盧老闆、劉士華、儲乃,以及福斯公司的盧總監給過我意見,以及跟我吃苦領著一兩萬薪水幫忙的助理們,為了找導演籌資金,在台灣創投公會、香港、上海、北京、浙江跑與談過投資人,中間紮紮實實花了 200 多萬(當然也加入了公司房租費的關係)。

為了求生存,我開始接製片、協拍、藝人經紀、特效化妝來生活,因為當時我的投資人在我做完「聽見下雨的聲音」的前期計劃之後,結束對我的養育之恩該自立自強了。

2013 年找了導演程偉豪合作。找他之前我投過輔導金、劇本開發補助,後來看到他的作品覺得他也許會有興趣擔任本片導演,當時他還沒有長片計劃。其實我自己對導演工作也有興趣,但我有自知之明,加上我愛的片都是殺人放火、類型動作、推理、活屍、怪獸、世界末日等,在台灣要拍超難,要拍得好更難。

找他之前腳本已經發展到 7.2 了,已經是完整劇本,不是小說也不是梗概,是一份劇本。 人物架構、名字、片名與大家現在看到的電影差不多。(編按:但我想說劇本改多少沒有差,因為如果你偷了一輛車,你把他改成 BMW,很厲害沒錯,但車還是我的,請不要說我的車是爛車的廢話,問題在於你偷了一輛車)

事情就出在 2015 年 3 月,導演來找我說要投 2015 年輔導金,希望我簽一個協議書給他投,因為資金資源不多,他說沒有錢可以給我,只能承諾我投過了以後給我 15 萬的版權費用,當然也是說了以後如果過案除了名利之外,有多他還是可以給我,大家一起共享未來等等。費用很低,但導演說電影能拍最重要,於是我信了。

但是我錯了,導演開始認為這部電影都是他的,籌資、找團隊、拍攝都沒有再來找我,基本上就是一個被始亂終棄,2016 年下旬我發現他獲得輔導金補助,主動問他費用問題,導演說「2015 年投遞有中才給,2016 年沒有噢」

我當下傻眼,我想說,啊有說東西都變成你的嗎,電影版權還是我的,導演不理我,說協議書寫了就是都是他的。

協議書當時我確實沒仔細看,因為信任,此時你要說我傻、笨、呆,我都認了!

但他也提議,如果我只想要錢,他願意自掏腰包付我 30 萬,但我事後不能承認我有參與過本片。我覺得廉價被欺負不同意,寧可不拿錢,於是不回復同意與否,謹要求對方給我看腳本。

關於看腳本,導演一開始同意給我腳本,但事後不回應此事,所以此事無證據。

而後導演又派人與書信問我,他同意票房破億就給我分紅獎金。我當下覺得又被雷擊羞辱,不是認為不會破億,只是覺得自己變得很廉價。

就有點像是一個小勞工,研究出一個東西,有人說有得獎再給你已經夠扯了,老闆告訴你你沒薪水,但,如果我賺到一億可以分給你。(有人跟我一樣覺得荒唐嗎?)

好吧,雖然被羞辱了,但我還是很白癡的告訴自己不要計較,忍一時海闊天空,但今天我發現, 人的價值通常是被自己作賤的,如果你忍受,別人只會越線,如果你屈服,別人只會更為所欲為。

是的,當時我告訴自己,這就跟買樂透一樣,如果你跟小明一起去買樂透,你身上沒有錢,小明說,那我把你手上的劇本當作現金 15 萬,中了分你。但 2015 年沒有中。
後來你發現他 2016 期中了,他不分你,你也只能認了。

此時,小明說「如果你想分一杯羹,我可以給你 30 萬,但是你就不能承認你有寫過這個腳本」,我想著,哇賽!30 萬要買斷我的心血噢!那不就是賣小孩嗎,一想到這個案子從 2010 年-2015 年含辛茹苦,誰願意被蹧蹋,於是生氣不回。

而且導演來信那句「如果你只想要錢的話」,我心想,這啥?

為什麼我只想要錢的話…… 就有點像是我今天辛苦工作,拿不到酬勞,被侵害權益,老闆還說如果你想要錢的話,我現在就給你錢,但是你得即刻離職並且不能承認你來過公司!XD 我今天是在當殺手嗎,還有封口費,為什麼不能承認是我參與的創作, why?

好吧!我得說這個劇情跟我們的《目擊者》一樣峰迴路轉,而且我也不介意幫他們打廣告賣的更好,因為身為版權者、原創,未來他們的收入都應該與我分享,那些多分享的利益基本上我會捐出去。所以請大家去看片吧!

峰迴路轉的最後一把刀是:

2017 年 2 月下旬,文化部通知我,2015 年《目擊者》沒有送件。

沒送件?

有人問我,沒送件很重要嗎?

我告訴您,如果你跟我合資買樂透,沒中,認了,對吧。


但你發現我沒買,這是什麼?


法律我懂不多,但簡單而言應該是「欺騙」吧!

這時候應該要把我的劇本版權還給我,我要直接跟電影製作公司唐老闆簽合約才是。

唐老闆你也別說你都不知道,一只協議書就躺在你獲得劇本開發補助的裏面,15 萬當時都不願意付,說自己不知道程偉豪沒付錢,還認真跟我討論應該的行情,還一堆理由,現在並不是把 15 萬拿給我就好了,侵害我的權益、版權,故意而為,不太對吧。
比起您,我是新人沒錯,但需要折煞新人嗎?

圈內人應該都知道,編劇行情「不是 15 萬」,今天我交出去的是「完整劇本」,不是故事概念。

我認為我被欺騙與蓄意侵占版權,索賠,正式作廢協議書。

而導演說法是他本來就要給我錢,只是我不給他帳號。

而且 2015 年沒送件是因為他要投紅衣小女孩,一個導演只能投稿一件。

我都覺得這些理由,很怪?

1. 你本來就只要投 2015 輔導金,又因為說文化部的規定需要獲得全權授權,否則會被質疑,於是我簽署了協議書。我當時錯在沒有寫清楚「僅供 2015 年使用」在此奉勸大家簽東西,尤其身分證,一定要寫清楚,僅供何時使用。

2. 好吧!但 2016 年你獲得輔導金,你也看在我一個孩子拉拔長大,很辛苦,我當時問你費用,你說「因為 2015 年獲得輔導金才有,2016 年沒有」哇勒!一毛錢都不付耶!那真的好厲害,我相信了。

好噢!既然你自己的說 2015 年獲得輔導金才有,協議書也這樣寫。那麼,2015 年你沒有投遞輔導金是啥米?

導演這個月說:2015 年他要投紅衣小女孩。(關我屁事,你 2015 年要投紅衣小女孩你不會不知道噢!那幹嘛跟別人承諾,2015 年有獲得輔導金你要給我費用,這樣不是蓄意欺騙嗎?)

雖然協議書上沒有寫僅供 2015 年使用,但有寫了倘若獲得 2015 年輔導金會有 15 萬的版權費。你根本沒有送件,就像今天我倆合資去玩大樂透,你根本沒有去買樂透,但隔年中了,我會希望我獲得獎金的一半,要不就是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我的東西,就是原始版權,他依然屬於我。而且我也正式提出律師函了。

3. 我不想打壞編劇行情,沒有劇本 15 萬這件事情。 導演不透過利誘的手法,我就不會答應。你今天絕對不會把你花了 200 萬的東西用 15 萬賣掉,大家可以看到協議書裡,其實最大的證據一句話,就是「倘若 2015 年獲得補助就有 15 萬版權費」等等的字眼。

影視圈,無論是編劇、導演、製片或演員,都曾經做過為了拿補助或標案,先送意向書,但之後因為預算被換掉的窘境,以及,送意向書時都需要「全權授權」,但是資金都還沒有到手怎麼全權,價格都談不攏,因此,很多演員或導演,願意先寫全權同意等等,價格另議,或者是通過以後再怎樣,都只是一個方便別人做事,思考如何共利求生存,而不是玩你死我活的遊戲好嗎,你今天成功了得獎了,不用把別人推下去好嗎!

而且當時已經可以讓您不付款的東西,已經得利了,為何還要作賤別人?

4. 請問你是何時跟我要帳號的?你有說過要給我錢嗎?噢!有,是我在寄出存證信函發現你欺騙我的時候。

當時為什麼我會輕信協議書,因為你那時也勸我就一個協議書而已。協議書上沒有帳號,你也承諾我,日後如果有投資人,會在好好跟我談費用。這個,都有郵件證明。

5. 你根本沒有邀請我去看拍攝 ,我知道你拍的時候很訝異,一直打電話跟你談,你不談,說很忙,我打電話給你說要去的時候,你說你拍完了。

6. 唐老闆對媒體說,我獅子大開口,基本上我一開始就告知他,15 萬的事情以及沒付款的事情,他身為老闆有沒有付錢不會不知道? 除非是程偉豪拿了錢不給我。然後再一個有趣是,老闆您送的輔導金企劃書,獲得 1,500 萬的補助,裏面放著我僅授權的 2015 年協議書的一張紙,您還跟我說「不知道有協議書一事」,還真的是羅生門到了極點。拿 2015 年的協議書用於 2016 年的輔導金,您是真不怕授權有問題,還是,明知問題視而不見?

7. 文化部也非常可愛,我感謝文化部「主動」通知我,程偉豪沒有送 2015 年的輔導金,後來我要調閱劇本不能調閱,那我說版權爭議,文化補輔導金居然跟我說「因為我們是公家單位,錢還是要照給,他有侵權我們無法管,除非你們今天上法院,告贏了 。」

要等到上法院告贏了,1500 萬耶!萬一那家公司宣布倒閉呢,請問您要如何如數追回,還是您能保證,告贏了追不回,文化部要負責?

8. 最後,無論「協議書」效果為何,曾經不付款,以及獲得 2016 年補助也不付款。 我不懂,為何一個不付款的人可以說「請跟我的律師聯絡」以及「準備提告」,WHY!

今天沒付貨款,兩年也已經夠久,催討問、問討催,都追不到,提出存證才說要付款,我的媽啊!劇本是無形資產,就像是股票,今天你正確時間不付款,不提合約,裝傻想蒙混,現在他已經漲價,並非我獅子大開口,如果你覺得我是獅子大開口,我今天就是大開口來試試看。

9. 要付錢,有很多方式。 我很好找,我想告訴目擊者的工作人員,相信大家都收到錢了吧!我知道大家很無奈,但老闆今天說要付錢給我我不要,基本上就是其心可議。他可以的話帶律師衝來我的咖啡館把錢丟著都好。

10. 跟他要電影票,他透過朋友在日前轉交六張,我還真感動啊!六年獲得六張電影票,還不是首映會耶,我真的,好好騙喔!你有心,會邀請我首映,唐老闆也要說邀請我首映,都沒有送票來,送來的是存證信函,沒付錢,拿了輔導金,確實做了好電影,但這些是一個 10 年來最誇張的劇本侵占案例!而且超級不尊重人到極點!

不要,輕易,掠奪,別人的,智慧財產。

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不要侵犯別人,好嗎!?

於是我決定反抗,雖然沒有錢請律師,幸好窮編劇還是有警察保護。今天幫我做筆錄的警察非常謹慎,幫忙整理資料人很專業。

備註:警察還特別跟我說,因為現在三聯單只能顯示一個案名,但其實我陳述我遇到的狀況,最後討論以詐欺、侵占論定。以不實事實讓我簽下協議書,而後追錢不付款,用本劇本拿到投資與補助,所以就是侵占劇本。

事件時間序問題

我很好奇:

你何時跟我簽協議書的,為何是協議書不是簽約,其實是因為你不想付錢?也沒錢付款。

拿到協議書你知道你當年度要送紅衣小女孩嗎,你應該知道,那你知道你為何承諾別人有獲得 2015 年補助要給別人 15 萬,基本上就是「不・可・能!」實現的事情,你寫在協議書裡幹嘛,幹嘛騙別人?

好噢!我可以大膽猜測你原本要送目擊者,但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紅衣小女孩也要拍耶」,這時候計劃趕不上變化,實在市場太詭譎莫變了,那你這時候可以來找我說,嘿!桃樂絲,不好意思,我要跟你改協議書,我今年不送要送明年。

你也讓我有個計劃啊!因為說不定我「已經不想找你拍啦」我為什麼一定非得要找你不可?別忘了我也是本片的製片喔!我並不僅僅是原創編劇、劇本總監我還是本片製片。

再來,2016 年你準備要送輔導金的時候,您,不會覺得很不好意思嗎?哇!桃樂絲的劇本在我這,我改、我送、我得利,我還沒有給她一毛錢耶!

基於你是個 人,你應該,要跟她說「桃樂絲我今年要送件噢!」但我們的授權只有 2015 年,但放心,老子我很帥氣,依然 2016 年中了還是分你 15 萬, 如果你此時更帥氣的說,今年我中了給你 30 萬,我會覺得你好帥好有氣概好有才華喔。

好,那基於你是個 自我保護的人,你也要想一下,這玩意,你可是沒拿一毛錢出來,雖然之後你改、你送件,找其他編劇,別忘了,孩子沒有媽就沒有生命。這時,基於以後電影賣座後我不會像瘋狗一樣咬著你,你都要「主・動・找・我・簽・約・把・版・權・過・清・楚」

放心,這時候我還傻乎乎不知道你根本沒有送件,也許還會答應你 15 萬成交這件事。
好噢!接下來,2016 年投資人也下來了,據說投資 4,500 萬,輔導金也過關了,得到 1,500 萬,這時候你沒有跟我簽約,也認為,這個版權都是你的了,哎喔!你都不會良心不安「你沒有付過錢嗎?」

終於我心癢難耐生氣了,這時候導演啊!您怎麼可以跟我說「因為 2015 年獲得輔導金才需要給」,全世界也只有您知道,這玩意不可能過輔導金,您又沒送件!!

好噢!這時候你也有點害怕,跟我說 「不然我給你 30 萬,你不要說你參與過本片」,這話你也說得出口!說出來了要趕快執行,我不回覆你不著急嗎?封口費沒有達成雙方協議,萬一我說出去怎麼辦,今天您假使告我,是要告我說出去「我寫過目擊者嗎」天啊這是事實耶!

今天我們沒有達成協議,您,對外說,您參與本片 6 年!

哇!誰的六年啊!2010-2016 年嗎?那好像是我的經歷耶!2010 年劇本都還在我的腦袋,你要說你跟我的腦袋不期而遇嗎?我確實,曾經被購買劇本,不能承認寫過或參與過,但那一個案子是付款您的 20 倍的價格,今天,您要買斷別人的權利甚至想對外宣稱你就是編劇,我僅是原創故事,只丟概念,那,你要加價購噢!

以上這些很糟糕都沒有關係。

今天,當我找你不成,去找唐老闆,唐老闆您也非常可愛,您很生氣的告訴我,我們年輕人「很沒禮貌」,是的,是沒禮貌,我帶著三個女性助理,一個美術助理、一個剪接、一個國際翻譯助理,我們都不是法務相關人員,我們僅想問,沒收到錢,加上知道他沒有送件,要索賠。為何需要禮貌?我們事先與你約好了,確實沒有告訴您我們來幹嘛,但公司名是事實,確實很小人的不說意圖,因為如果今天說要追討錢,早就連你公司的大門都進不了。

您也知道他沒付錢,但你說那是他的事情,你那時候還說程偉豪沒付錢與你無關,你是公司,有拿到授權,我要告要去找程偉豪,也絕對不會干涉到您拿輔導金的權益 ,這時我心想,老闆您好有魄力喔!難不成您有即便侵權可以照樣領補助的方法嗎?

不過後來幾番談下來,您說您是明理之人,也避免爭議,要我們拿錢走人不簽約,我們心想不簽約對你比較不利吧。

後來你又說這樣好了,今天我們說出一個合理的費用,只要你認為價格合理,我們現場就處理掉,您立刻付款,說您在業界多有聲譽,不迫害編劇,好噢!我非常相信。
沒想到離開貴公司以後一直到您承諾的時間 3 月 3 日卻沒收到款,確實我小人之心於 3 月 4 日早上寄存證信函給您,報告我們當天的內容是「我們開價 150 萬賠償,你希望 60-70 才是合理價格,最後 80 萬成交」作為存證,擔心您忘記了。

最後你說我們當日威脅,運用你不知道協議書與 15 萬的事情這件事情,我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問,您,靠我的劇本拿到「文化部 2016 年 1,500 萬的補助」,裏面有一張超重要的紙是原創授權書,已經過期了你不奇怪嗎,好噢,如果你不覺得他已經過期那您知道他沒付款嗎,這時你可以回答我不知道,但您依然侵占我的版權,使用「違法竊取的贓物,即便你花錢購買的,都還是我的」

您只能說,您誤信導演有付款,但您其實從知道到此刻還有「很多機會」去處理。
原創編劇,就一張紙給您,您也信,上面還有塗改,您也信?我很好找好嗎,打個電話問一下,畢竟老闆您拿出 4,500 萬的投資資金,1,500 萬的輔導金,編劇版權出問題,會是大事情耶!

如果 80 萬您覺得太高,可以跟我談,還因為您跟程偉豪導演一樣,就是一毛都不想付款。

不是嗎?

我獅子大開口,請問一下唐老闆,是誰告訴我,編劇行情是 60-70 萬,15 萬是有點太低了?知道可以 15 萬解決居然要用 80 萬解決懊悔了嗎,您當日不給我存證信函,請導演帶著水果+15 萬的現金來找我道歉,或許還有機會說服我。結果我得到的是兩位的存證信函。

好噢,終於忍無可忍決定要找律師前兩天,我打電話給偉豪,偉豪說沒空,要我等兩周等忙完宣傳期,事後又派我們的共同朋友儲先生告訴我,希望我不要計較,然後你願意等票房破億跟我分紅。我問他分多少,他說偉豪沒有說。

好,導演,並不是我對你票房破億沒有信心啊!

您,拿著別人的東西沒有付款,即便你付出苦心創作,也僅承諾別人獲獎要分,獲獎又不分,故意找文字語病拿翹,又說願意付款但希望我的署名以及參與過的名義都要消除,最後還說,破億再分。

各位鄉民啊!如果你老闆今天找您工作,說工作沒有酬勞、得到獎金也沒有,等到老闆我賺到一億我再分給你,合理嗎?

好噢!我有朋友說,如果分得很高 OK 噢!那要分多少,一億分我三成吧!

我只要三千萬,認真。

偉豪,唐老闆,兩位有很多機會可以付款,說什麼願意付款只是我不給帳號,我苦得窮哈哈,很願意收錢啊!獅子大開口,那你要好好找我談啊!即便我把事情轉述給媒體,你很忙,我是你的話連夜追著我,不帶律師帶著錢來跟我談合約,要別人不要生氣。我也很好被說服的。

毫無歉意,理直氣壯。

說準備搜證提告,我也是驚奇了。

我,桃樂絲,僅於 3 月 30 日找了律師,並簽約支付訂金寫律師函,但老實說我沒有太多錢,所以也許律師怕我之後沒辦法付開庭費還是其他費用,我也不太瞭解,總之他後來僅接律師函這件事。而我至此刻,尚未找到律師,也不太確定自己是否會請律師或自己親上火線。

我僅是個小人物,我可不是沒事都可以說「請找我的律師談」這種話的人。

今天,透過不實訊息導致我錯誤的決定,簽署協議書。

同時費用追討不回,電影拍完了,輔導金還說補助照常進行不影響,哇!也開了我的天下奇觀之天眼了,我想說的是:

大家都知道「編劇難養」,養出一個不容易,又要被殺死了嗎?

我沒有多厲害,我只是個單純的女生。我愛寫故事,但我不一定愛電影,我愛推理、愛殺人犯罪,我愛活屍怪獸血腥殺戮,我愛人性的電影。我從小看倪匡、東野圭吾、夏樹靜子,我閱讀過國外大大小小的推理犯罪小說。我因為弄劇本,也有欠人錢,也有欠人情,也有不良嗜好。

YES!我並不完美,因此我創造了小齊這樣的男生。我的內在性格,是個男人。我喜歡很男人的東西,也很喜歡強壯的人,強悍而不完美,內在溫柔而纖細,是我喜歡的人。

小齊是一個不完美的男人,他也有正義之處,但也有不能對外說的秘密,在最原始的劇本裡,他有著女友雯雯但跟 Maggie 也有一腿,角色原型正好是前男友。

我喜歡這種不完美,不完美的性格,更彰顯真實。

今天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有可能為我帶來很多爭議、痛苦,我甚至會因此而獲得極大的壓力或者沒有我想像的回應,我寫這些文章之前,沒有跟任何律師談話,家人、同事、我的主管、朋友給我的意見,我都沒有聽。他們要我保護自己,他們怕我多說多錯,成為別人的把柄,我並不介意,這一次,拿信譽、性命與所有事情,賭注於此。

如果我說了實話,而我成為兇手,那也是開了我的三觀了!

我捍衛的不僅僅只是自己,也捍衛,所有為創作而勞累辛苦的人。

我希望我有一天,不止寫劇本,還帶人寫劇本。我是一個很愛帶人的人,將同事們、夥伴們推出去,變成光彩榮耀的人,而我在背後默默接受聆聽掌聲,是我這些年來不為人知的小嗜好。因為我討厭鎂光燈、討厭被瞭解、討厭精彩、討厭光芒,我希望我成為光芒的推手,但現在,我必須為未來我想成就的光芒們,戰鬥。

我戰鬥的並非程偉豪,也絕非唐在揚老闆,更非文化部。

我戰鬥的是隱形的全知,我想要知道版權透過手法被侵犯了以後,我們要如何捍衛、保護。

從我開始身為電影人,我盡可能的不在網路上看電影,我開始做電影的同時,我盡可能每週都會進電影院看電影,我不敢說我做到百分百不侵權,但是,我盡可能理解與說服,讓我身邊的人,透過付費付款,去享受那些影視人員的創作。

這一次,要挑戰的是各位對於劇本燒腦的極限。

從電影到真實世界,嚴密的共構、牽扯出來的細節,我謹談一件事情。

一個已經完整的劇本不僅僅只是原創故事,我交出去的是完整的劇本,不付錢,請問,合理嗎?

15 萬,合理嗎?
欺騙,合理嗎?

2015 年,為何不送件,合理嗎?那你為何承諾別人獲得補助要給錢?

沒有送件,不讓別人知道,你以為別人真的不知道嗎?

還是你覺得 2015、2016 都不重要,總之你拿到授權書了,那請問,你是透過正當手法取得的嗎?不是別人被騙就活該白癡自己要認,獲利了,要付款啊!

沒付款,別人已經確定終止授權,憑什麼告別人?

你沒有我的帳號,也好特別。

那是因為這個協議書本來就不是拿來給你當合約,如果真心要付款,早就會有付款帳號,因為你忘啦,當時您是以送輔導金之名、只是個協議書,要我擔保你而已。

所以才不會有,付款帳號的。

寫完這封信,我會請朋友幫忙 PO 之外,也會同時已經報警,也正式索賠新台幣 3,000 萬元整。

這是一個經過蓄意欺騙、隱瞞同時還有侵占、侵害版權權益的作品,目前正在上映的電影院,記得,如果你還要上映,要結算給電影公司的錢,務必小心,免得先被我的索賠扣走。

三千萬可能有很多人覺得很扯,但投資 4,500 萬補助 1,500 萬,總計 6,000 萬我需要分到一半之外,在此我也聲明,除了我認為應得的 150 萬以外其餘我都不會拿。

關於這三千萬怎麼使用,這裡正式跟大家報告。

我一開始善意授權,花 200 多萬我願意 15 萬授權 2015 年輔導金,但僅售權輔導金,偉豪還答應我之後一些工作會給我做,例如特效或者參與製片等等,我要的是未來可以參與本電影的權益,包含我自己也會特效化妝,希望能展現自己的技術,但既然我的計劃被剝奪了,而且而後又發現是被欺騙,我就是索賠 150 萬。

但是中間雖然透過溝通可以 80 萬和解,對方不認賬,好吧,那就還是新台幣 150 萬,也是正常編劇費用的兩倍,剛好是我這六年來花在目擊者的費用,我是用一個組在工作不是一個人在寫劇本,我是在養公司弄劇本不是在養自己。

而我之後也有說過,如果 150 萬沒辦法要求到,進入到找律師發函,下一次我認為合理的獲得的費用,就是 300 萬。

300 萬,扣掉我的付出剛好小賺,但我最多只會拿其中的 150 萬。

我自己也有欠款,也有貸款,但不管我投入劇本多少,我最多拿 150 萬。

若取得 300 萬,剩餘的 150 萬,我「全部按比例分出去給曾經幫過目擊者的人」
以及義不容辭付過編劇費的老媽跟好友。

其中包含

1. 成澤青、林宜箴、
2. 借錢給我做電影的超級媽咪
3. 劇本馮勃棣、劇本協力陳宇詰、
4. 劇本協力儲榢逸、
5. 前期製片策劃罐頭馬小馨、劉士華、
6. 學者電影盧老闆
7. 以及福斯公司的盧總監
8. 我的員工們,按照點名我有記得幫忙的 9 組人,我一律分給 10 萬元,不領錢的人會給下一組人。

剩餘 60 萬,來償還借款給我製作電影企劃的朗蔚小姐,感謝她一路以來一直幫忙我,協助我做電影前期企劃費用,讓我能安心照顧幫助我的職員們(不足部分皆按比例減少)

而現在,因為已經到了所謂的「報警」還有公佈所有內容,我要的費用,就是 3,000 萬。

法官千萬不要覺得我獅子大開口,對於侵害你版權的人,總是這樣逼人的人,從來不想付款,您覺得合理嗎,而他們的不法所得,我希望用於公益,讓未來相同事件的人,能夠不懼怕的堅持自己的權益。也歡迎全部的人來監督我。

所以,超過 300 萬以上多的費用,基本上就是用於公益。以及籌資的錢也會全數用於律師費、公益與社會企業。

未來只要我於本片的收入或賠償,從國內到國外,超過 300 萬元整以上的所有的費用,我將用於成立「劇本故事版權與著作權基金會」,基本上這個基金會有三件事情要做

1. 開編劇工作坊

我目前已經正在邀請國外講師來台灣開工作坊,目前鎖定韓國與美國的編劇或導演們,劇本跨語言的合作,過去應該很少,但是,我相信,他是可以被打開的。藉由國際編劇講師、導演的互動交流,我希望,台灣可以變成好劇本的開發地。

基本上本工作坊,會以非常低而合理的價格與編劇共同創作,但是我們唯一要求,編劇不可以以低於 180 萬的費用販售版權,而且不可以全權授權,我想訓練出更多更好的編劇團隊,我認為成功不會是一個人,不是人人都是東野圭吾還是倪匡、九把刀,那些奇人只是傳說,但不代表魯蛇就無法寫劇本,真心的。

2. 研發公版的電影工作人員合約與著作權合約

將與律師團隊研究出公版合約,用於雙方都不會有偏頗爭議的工作約定。並持續推動著作權與版權觀念。編劇是更底層的員工,他們沒有經過聘雇就需要工作,創作的東西更需要好好保護,因為,這是影視翻轉的種子。

3. 推動第三方付款的信託機構

劇本跟房子一樣,過戶了沒付款,啥都沒有。基本上會希望劇本會有一個安全的過戶狀態。以上這三個妄想,無論有沒有成立基金會,我都會想做。歡迎鄉民給我創作上的改革的點子。

同時如果他是基金會,基本上就會以「公開帳戶」的狀態去運行,就算我到時的資格無法開設基金會,我會成立一間劇本公司,專門經營這件事情,一樣公開透明帳戶。

我希望,藉由我的傷痛,來避免下一個爭議,繼續發生。

這個團隊,會邀請網友與更多創作者來參與,我很願意接受監督,成為捍衛劇本的人。我僅僅只是一個很小很不起眼的創作者,我相信有更多充滿希望的種子,散落在這個世界。

這是一場從電影內容到生活現實的「目擊者」,你我都是目擊者、也是參與者,在目擊了這個過程,你可以選擇相信我,或者相信獲得文化部 1,500 萬補助的唐老闆,還是相信想給我錢但說是我不給他帳號的程偉豪導演。

答案,給各位選擇。

#謝謝支持我的人
#桃樂絲 謝謝不斷寫信給我加油的人

(本文經原作者桃樂絲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我被侵權的始末之燒腦現實版《目擊者》之我沒拿到錢 〉。)

延伸閱讀:

《灣生回家》作者田中實加所謂「賣畫籌錢」的騙術大公開
資深製作人的沉痛告白 :台灣親手毀了影視產業的未來,爭取到上億元經費只想著分贓!
【你在乎身上衣服是抄襲來的嗎】設計師抗議抄襲,ZARA 卻說:「憑你還想告我
台灣什麼時候能注重創意勞動?「人 2」抄襲風波延燒,上百位圖文作家連署抵制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