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物理治療師正在協助一對老夫婦在家作伸展運動
一位物理治療師正在協助一對老夫婦在家作伸展運動

現代人總會聽過一句老生常談:人要過得順,必須認識「三師」做好朋友。這三師的指涉常是醫師、律師、會計師,保護我們在不論身體、財務、或是人和發生狀況時,有一個站在你身邊,並了解你的人,替你的人生風險做事先把關與事後修復。

如果,為人生風險提前把關與事後修復,是現代人自我照顧的必備修養,那麼,你的人生中有沒有認識物理治療師,這位物理治療師又能不能根據他的「動作」專業,檢視你的活動力與活動功能,以達到「藉由優化動作提升人體體驗,達到讓社會變得更好的目標」(編按:美國物理治療師學會倡議的專業願景),那就是我們現在在討論的事。

你對物理治療師的印象是什麼?他是幹嘛的?

肌肉拉傷了、肩頸酸痛了、腰閃到了,去醫院掛復健科後,復健科醫生會開出診療單,讓你去旁邊的診療室,會有一位也穿著白袍的人,領你去就定位幫你操作熱敷、電療等各種儀器。這就是物理治療師?這需要特別專業?

台灣《物理治療師法》立法,發生在 1995 年,其中的第 12 條,規範了物理治療師可執行的 8 項業務內容,從評估、測試病人、物理治療目標的擬定,到協助患者做的每一種治療,不論是儀器治療還是徒手治療,只要是執行業務,都需要「應依醫師開具之診斷、照會或醫囑為之」。

這條法規屹立不搖,歷 26 年而不改,限定了物理治療師在沒有醫師的授權下,等同於什麼都不能做。也就是說,那個穿白袍操作儀器,話都不多說一句的物理治療師,之所以不多做「點」什麼,是因為沒有要他做。而我們每掛一次復健科,所換到 6 次儀器治療的額度也讓我們誤以為,物理治療就是那麼雞肋式的存在:有它,略微可以舒緩患部;沒有它,也許假以時日也就沒事了──如果第一個 6 次儀器治療沒有起色,就再給無數次的回診掛號吧。

陳舊法規,抑制物理治療師的專業能力

許多患者在這個療程中,感受不到身體明顯復原,只能累積失望經驗。然而,對物理治療專業而言,儀器治療並不是完全無用,它可緩解急性的癥狀,讓患者先舒服一點,稍後再針對性處理特定部位。

事實上,一個物理治療師的養成過程中,從醫學基礎知識、肌力測試、運動治療、術後復健的專業培養,到今日進階應用在運動選手動作分析、妊娠產後照護、高齡老化等項目,是足以支撐他從不同患者的表達內容與動作評估中,理解這個患者疼痛的來源以及為何疼痛。

對物理治療專業而言,骨刺長出來、膝蓋不好使、手抬不起來,是經年累月不斷使用錯誤的動作,最後爆發的身體訊息。到了這個病症發作的階段,物理治療師要做的,是理解患者平常錯誤的力量「施展在哪、怎麼施展」,再專業判斷「如何」移開這個力量。除了徒手治療之外,教育患者在日常行動中修正自己的動作、學會訓練肌肉正確使用的方式,更是專業所在。

更別說,現代社會的許多文明病,都是在工作、生活中不斷累積。如果大部分物理治療師都只能在醫院接到患者時,跟著醫囑治療,而無法主動走入社區提供「生病前」的專業服務,不只是從教育端、人才端所學的徒勞,還會是台灣國力的集體浪費。

高齡社會,物理治療專業提供的「預防醫療」可做得更多

正如物理治療師學會理事長王子娟的親身經驗: 

「物理治療師眼中的世界,跟常人有什麼不同呢?老公寓中也許有許多行動不便的老人家,他們以為自己是老了,所以走不動。但有可能只是一場感冒,或肌肉變少容易喘,漸漸地因為不舒服,所以不願意動,然後身體機能才不可逆地老了下去。」物理治療這個專業,理應在國人的「健康促進與預防醫療」作得更多。

立法院第十屆第五會期將近尾聲,《物理治療師法》在本屆有沒有機會修法鬆綁,讓物理治療的專業可以提供民眾直接服務?

 

物理治療師學會正在進行連署修法行動,如果你願意進一步了解更多細節,請按此連結

推薦閱讀

戴季全專欄:為什麼推拿不用先給醫生看過,給物理治療師診療前卻要醫生同意?

【一個讓人健康動起來的專業使命—物理治療】親愛的物理治療師,物理治療師節快樂!

帕運幕後功臣「分級師」為選手助攻:醫生總是告訴病人不能做什麼,分級師則是告訴他們能做什麼!

(首圖來源:freep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