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沙尼亞首都塔林的商業區。圖片來源:Diego Delso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總統蔡英文於 11 月 29 日接見波羅的海三國訪問團,包括立陶宛、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的國會友台小組與議員。為什麼波羅的海三國明明面對俄國威脅進逼,卻還是關切台灣局勢?其實兩邊的局勢是連動的。(責任編輯:連柏翰)

波羅的海三國與台灣的共同處境

愛沙尼亞安全與中國事務專家岳斐然說,全球事務相互連動,若中國進犯台灣並迫使美國及盟友集中軍事資源於亞太地區,恐讓俄羅斯在歐洲有可乘之機,波羅的海安全也將受威脅。

他提到,令人憂心的是,若中國、俄羅斯等威權國家的挑釁行為持續未遭遇自由民主世界強力回應,它們勢必得寸進尺。愛沙尼亞與台灣或許相隔遙遠,但在捍衛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上,兩者有共同利益。此秩序一旦崩壞,中、小型國家將首當其衝。

俄羅斯近來在烏克蘭邊境集結兵力,並要脅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不得東擴並撤回在愛沙尼亞、波蘭等中東歐國家的軍事部署。歐洲局勢緊張,國際間也開始討論,中國是否可能趁亂透過「灰色衝突」等手段加強對台施壓,中、俄是否可能協調行動。

岳斐然(Frank Jüris)指出,外界討論中俄關係往往過度關注北京與莫斯科的互信程度,但這其實是假議題,因為盟友本來就不見得完全互信。中俄如何在多元領域合作和汲取對方經驗、壯大彼此,這才是更值得關注的面向,例如俄羅斯先進軍事科技如何提升共軍的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能力;一旦海上補給、貿易線遭阻斷,中國可如何自俄羅斯、中亞地區獲取支援。

曾在台灣攻讀碩士的岳斐然是愛沙尼亞智庫「國際防衛與安全中心」(ICDS)所屬「愛沙尼亞外交政策研究所」(EFPI)研究員。ICDS 由愛沙尼亞政府支持成立,近日與捷克智庫「解析中國」(Sinopsis)在愛沙尼亞首都塔林(Tallinn)合作舉辦國際研討會,探討中共在波羅的海地區的影響力,岳斐然擔任與談人並接受中央社記者採訪。

岳斐然告訴記者,受地理、歷史因素影響,愛沙尼亞各界長期關注俄羅斯威脅,卻容易低估來自中國的安全風險。

中國也覬覦北歐地區

中俄 2017 年首度在波羅的海聯合軍演;同年,雙方宣布共同建設「冰上絲綢之路」。作為北京「一帶一路」戰略的延伸,冰上絲綢之路的目標是藉由北極圈的東北、西北等航道,串連歐、亞和北美洲,有效縮短航運時間。該水域的礦產等天然資源也是中國覬覦目標。

岳斐然指出,中國至少自 2006 年即對北歐、波羅的海地區展現濃厚戰略興趣。中共的黨國資本體系試圖入主愛沙尼亞、立陶宛、瑞典、格陵蘭等地海港,並參與建設連接塔林與芬蘭首都赫爾辛基(Helsinki)、完工後長度將居世界之冠的鐵路海底隧道,成為冰上絲綢之路一環。

此外,受黨國控制的中資企業參與鋪設連結歐亞的北極圈數據傳輸海底電纜;藉由與歐盟各國企業合作,中國的資金、技術和設備更容易競逐波羅的海各項公共工程標案,例如波海地區史上規模最大,連接中、北歐的「波羅的海鐵路」(Rail Baltica)建案部分工程。

繼 2016 年的拉脫維亞,愛沙尼亞及立陶宛 2017 年與中國簽定「絲路倡議備忘錄」,以期在 2012 創設當年加入的中國與中東歐國家的 16+1 互動機制外,有更多平台吸引中國投資、發展雙邊經貿關係。

不過,岳斐然指出,近年來,波羅的海各國除了經貿利益期望落空,也發現基於國安、環保等考量,不得不排除中資於各海港及塔林—赫爾辛基海底隧道等關鍵基礎建設之外。

此外,早在中國今年以經貿脅迫等手段報復立陶宛允許在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設立台灣代表處以前,愛沙尼亞就已吃過類似苦頭。

岳斐然說,2011 年,時任愛沙尼亞總統易維斯(Toomas Hendrik Ilves)及其他政府高階官員接見達賴喇嘛,北京強烈不滿,愛沙尼亞對中貿易隨即陷入停滯。一直到 2014 年,面對俄羅斯實施「反制裁」以報復歐盟就烏克蘭問題對莫斯科發動制裁,愛沙尼亞乳製品生產商等企業就算急於在主要出口市場俄羅斯以外尋找新客源,也無法透過銷售中國分散風險。

儘管中國市場只占愛沙尼亞出口總額約 1.7%,中方的「制裁」已足以分化愛沙尼亞社會,讓友中人士借題發揮,並使更多人傾向接受有利於中共的自我審查,亦即若不激怒北京,是否就能安穩賺錢、不需擔心被「懲罰」?若愛沙尼亞比其他 16+1 機制(2019 年希臘加入後改稱 17+1 合作機制)參與國更願意配合北京,或許就能吸引更多資金?

岳斐然指出,持這類看法的人忽略中共長期疏於兌現承諾、慣於政治綁經濟,且中愛雙邊經貿連結一向薄弱等事實,反倒讓中共得以相對低的成本進一步操作愛沙尼亞輿論、擴張在當地社會的影響力。

岳斐然說,歐洲各國日益認識到過度集中資源於中國的風險,並試圖強化與印太地區其他政治經濟體的關係,法國、德國、荷蘭、英國、歐盟都已各自提出相關戰略。

他透露,愛沙尼亞也在擬定自己的策略,且一如將強化與亞太地區連結納入外交政策重點的立陶宛,愛沙尼亞今年也在新加坡與南韓新設大使館。在這樣的趨勢下,岳斐然認為,愛沙尼亞與台灣的雙邊關係進展值得期待,這也將有助彼此的安全與供應鏈韌性。

推薦閱讀

波羅的海三國議員訪台!用筷子吃義美小泡芙,台灣網友直呼「是哪招?」

我們都知道立陶宛跟台灣很好,但為什麼波羅的海三國,都開始關心台海局勢?

值得台灣借鏡的獨立運動:曾被超級強鄰吞併,波羅的海三小國抗爭50年奪回歷史正義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打臉各家民調 賓州餅乾界章魚哥預測川普獲勝〉。首圖來源:Diego Del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