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羅的海三國
愛沙尼亞議會。圖片來源:Jorge Franganillo

總統蔡英文於 11 月 29 日接見波羅的海三國訪問團,訪團包括立陶宛國會友台小組主席馬爾德基斯(Matas Maldeikis)、拉脫維亞國會友台小組主席福燦(Janis Vucans)、愛沙尼亞國會友台小組主席楊森(Jüri Jaanson),以及三國的國會議員。

蔡英文表示,台灣與波羅的海三國都走過威權統治爭取自由的道路;面對威權主義的擴張以及假訊息的威脅,台灣願意跟歐洲朋友分享對抗經驗,確保民主自由,也期待台灣與波海三國的關係更穩健、更緊密地發展。

為什麼波羅的海三國開始關切台海局勢?他們與中國的外交關係為何?

波羅的海三國是誰?

台灣讀者可能對波羅的海三國不太熟悉,它們是圍繞在波羅的海旁的 3 個歐洲國家,由北而南分別為愛沙尼亞(Estonia)、拉脫維亞(Latvia)跟立陶宛(Lithuania),都在 1991 年脫離蘇聯控制並獨立。

波羅的海三國

波羅的海三國位置。圖片來源:翻拍自 Google Map

愛沙尼亞人口為 133 萬(台北市人口則為 264 萬),領土面積 4 萬 5 千平方公里(台灣為 3 萬 6 千平方公里),南面和東面分別與拉脫維亞和俄羅斯接壤。愛沙尼亞為歐洲數位化程度最高的國家,從繳罰款、報稅、處方藥物到選舉投票,皆可線上辦理。這樣數位化的環境,加上語言、文化及地理位置接近北歐,愛沙尼亞吸引甚多瑞典、芬蘭等北歐國家廠商前往設廠,電子電機成為愛沙尼亞最重要的產業。世界銀行將愛沙尼亞列為高收入國家,由於其高速增長的經濟,愛沙尼亞常被稱作「波羅的海之虎」。愛沙尼亞 2020 年的人均 GDP 為 2 萬 3 千美元。(台灣為 2 萬 8 千美元)

拉脫維亞人口 190 萬,領土面積 6 萬 4 千平方公里,東面一樣與俄羅斯為鄰。拉脫維亞擁有豐富的森林與泥炭資源,交通物流、旅遊、木材加工、機械和金屬產品製造、批發零售等行業較為發達。拉脫維亞去年的人均 GDP 為 1 萬 7 千美元。

立陶宛人口約 279 萬,領土面積 6 萬 5 千平方公里。主要農業為畜牧、種植小麥、蕎麥等穀物,每年出口約 3 百萬噸。因森林覆蓋率高,木材加工發達。立國多年來從俄羅斯進口原油,提煉汽油後外銷西歐,已成為主要經濟支柱。立陶宛去年的人均 GDP 為 2 萬美元。

以上波羅的海三國由於都是從蘇聯脫離,所以俄國為他們的共同敵人。但是波海三國議員到訪台灣,難道表示他們開始提防中國嗎?

立陶宛與中國

近年立陶宛的抗中友台動作,台灣人再熟悉不過。立陶宛外交部長藍斯柏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今年 4 月接受媒體專訪時,關切中國軍機持續擾台;立陶宛衛生部長今年首度在世衛大會(WHA)上為台灣發聲;6 月和 9 月,立陶宛兩度贈送台灣疫苗;7 月更放出消息,讓台灣在立陶宛設立「台灣代表處」,同時也將在台灣設立立陶宛代表處。

立陶宛對中國的警覺,可說從 2019 年開始。立陶宛外交部副部長艾德梅納斯(Mantas Adomėnas)接受德國《世界報》(Die Welt)訪問時表示,2019 年 8 月,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集會,疑似遭中國大使館策動的群眾鬧場,讓立陶宛第一次對中國警覺。而後在今年 5 月,立陶宛國會譴責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並率先退出中國與中東歐國家的 17+1 合作機制。

立陶宛的首都維爾紐斯。圖片來源:wiki

愛沙尼亞與中國

愛沙尼亞對中國的提防態度不像立陶宛那麼高調。愛沙尼亞外交部長酈梅茨(Eva-Maria Liimets)在 11 月初表示愛沙尼亞傾向從 17+1 機制之外與中國互動,不管是雙邊協調,或者透過歐盟的形式。「愛沙尼亞傾向和中國以 27+1 的機制合作,也就是與歐盟會員國一起。」

酈梅茨提到 30 年前愛沙尼亞脫離蘇聯獨立的歷史,「我們在國際場域上的合作與目標,是保護我們的價值,我們更偏好基於共同價值的合作。對我們來說,保護人權與基本自由非常重要,這些是我們在歐盟和北約中合作的基本價值。」但同時她也強調愛沙尼亞與中國持續進行雙邊合作也很重要。

波羅的海三國

愛沙尼亞景觀。圖片來源:pxhere

拉脫維亞與中國

2020 年,許多國家因為新冠疫情而對中國印象變差,拉脫維亞的民情卻不然。根據中歐亞洲研究中心(Central European Institute of Asian Studies)在 2020 年 9 月到 10 月所做的〈新冠疫情期間,拉脫維亞公眾對中國的印象〉民調,對中國採負面印象的人佔 27%,過去 3 年對中國態度變差的人佔 20%,並非多數。

官方層面,拉中也沒有明顯交惡。今年 1 月,拉脫維亞的外交部國務秘書佩爾施斯(Andris Pelšs)與時任中國的外交部副部長秦剛視訊通話,佩爾施斯界定拉對中關係為務實且積極,並指出兩國希望能夠就雙方立場相左的議題對話,並達成互利合作;當時拉脫維亞的外交部新聞稿並沒有提到雙方曾討論新疆維吾爾族的問題。

歐盟先前譴責中國對維吾爾族的對待,北京因此制裁歐盟;今年 3 月,法國、德國與其他歐盟國家向中國大使抗議北京的制裁。拉脫維亞的外交部長林克維奇斯(Edgars Rinkevics)也在她的年度外交政策報告中關切中國人權議題,尤其是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

拉脫維亞首都里加。圖片來源:wiki

旁有俄國威脅,波羅的海三國會一併抵抗中國嗎

雖然波羅的海三國對中國都有些許警覺,但是由於地緣政治以及歷史緣故,他們最擔心的還是俄國。不過,波羅的海三國有可能連帶抗衡中國嗎?

英國與波羅的海三國的外交部長 10 月曾會談,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Liz Truss)、拉脫維亞外長林克維奇斯拉(Edgars Rinkēvičs)、拉脫維亞外長林克維奇斯拉(Edgars Rinkēvičs)及愛沙尼亞外長酈梅茨在會談後發布聯合聲明。

聲明提到,4 名外交單位首長觸及與俄國及中國的關係。各方同意在各項多邊平台緊密合作,以使俄中遵守國際義務,並強調在面對中國的系統性挑戰時,必須堅守原則與共享價值。

各方也同意在媒體自由、對抗不實訊息、數位治理、電信建設多元化、強化供應鏈等方面合作,並強調有必要在網路空間推展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以及回應、嚇阻惡意的網路活動。

將「中俄」視為一個集體,共同嚇阻的這種視角,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也呼籲過。史托騰柏格 10 月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說,不該把俄羅斯與中國視為不同的威脅。他提到,中國不是「敵國」,但它的網路能力、新科技與長程飛彈已對歐洲安全構成衝擊。「第一,中國與俄羅斯緊密合作。第二,我們投入更多資金在科技上……都是為了對付他們。」他又說:「這是一個大的安全環境,我們必須一併因應。我們在備戰、科技、網路與防禦韌性上所做的努力,都與因應這些威脅息息相關。」

但是,以當前俄國在烏克蘭邊境集結 10 萬兵力的局勢來看,中東歐最頭痛的應該還是俄國。拉脫維亞國防部長帕布里克(Artis Pabrik)29 日就呼籲,需要美軍常駐拉國以震懾俄軍,希望透過美國愛國者飛彈系統加強防衛能力。

雖然目前的中東歐的局勢,因為俄國的進逼岌岌可危,但這或許是波羅的海三國注意到台灣的原因,希望來台取經與集權國家為鄰的生存之道。以世界整體局勢來看,即便中國和俄國有所不同,甚至中俄之間的立場也有所差異,但是台灣與波羅的海身為共享自由與民主等價值的國家,彼此相挺與學習,或許是目前國際的默契。

推薦閱讀

【北約未來 10 年目標:抗中】NATO 秘書長向歐洲國家喊話:別再只看俄國,要一起抗中!

【中國漏接的國際外交球】中東歐國家與台灣交朋友,因為中國忽略 1 個民主國家才懂的默契

立陶宛挺台灣不怕北京施壓:「跟以前的蘇聯比,中國算是十分溫和」

參考資料

國家發展委員會資訊管理處駐拉脫維亞臺北代表團駐拉脫維亞臺北代表團聯合新聞網中國商務部ERRbaltictimeseng.lsm.lv中歐亞洲研究中心金融時報路透社

(首圖來源:Jorge Frangani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