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外長貝爾伯克
德國外長貝爾伯克。圖片來源:翻攝自 IG abaerbock。

過去擔任歐盟領頭羊的德國,因為前總理梅克爾的務實路線,持續溫和應對中國,甚至推動中歐全面投資協定。然而,德國新內閣於上禮拜正式上任,抗中態度明確的外交部長貝爾伯克受到矚目,不過,她要延續選前的抗中挺台政策,會遇到一些阻礙。

德國新外長貝爾伯克是誰?

貝爾伯克(Annalena Baerbock)1980 年出生,明天(12 月 15 日)滿 41 歲。父親是工程師,母親是社會心理學家,都是環保與和平主義者,形塑她反核與世界和平的理念。

青少年時期,貝爾伯克擔當運動員,在彈簧床項目拿過銅牌,1994 年成為擔任德國體操團出賽世青錦標賽,後因傷結束職業運動生涯。貝爾伯克認為選手生涯讓她學會自強不息,「每學一個新動作,都不知道會先是頭還是腳、或在哪個點著地,因此必須準確評估自己、知道自己的優勢和極限所在」,她指出這對日後從政頗有助益。

貝爾伯克的媒體形象具親和力:

貝爾伯克為法律碩士,在 2008 年到 2013 年於綠黨議會黨團工作,負責國際關係與安全領域。2013 年她首次當選國會議員,2017 年連任議員。2018 年她擔任綠黨的共同主席,她競選演講中的一句話被反覆引用,當時她的競爭對手是羅伯特(Robert Habeck),她「我們今天不是在選舉羅伯特身邊的女人,我們是在選舉新的聯邦主席!」反映了她對婦女權益的支持。

貝爾伯克在國會議員期間,就常著墨於婦女議題。她也常公開強調自己作為 2 個年幼孩子的母親,希望給孩子更公平的國家和更潔淨的地球。

德國外長貝爾伯克

德國外長貝爾伯克。圖片來源:翻攝自 IG abaerbock

德國新外長貝爾伯克如何看待中國和台灣

貝爾伯克曾在第一任國會議員任期,參與「柏林–台北友好小組」(Berlin-Taipei Parliamentary Circle of Friends)。她在 11 月被問到台海局勢時曾表示,為阻止中國攻台,德國應傳達清楚的外交訊號。

她曾主張歐盟研擬新的台灣政策,以反制北京威脅,並表達對台灣的支持:「歐盟與台灣的雙邊投資協定將是重要的訊號」。

她常常批評前任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對北京太軟弱,主張歐洲與中國的關係是「自由民主與獨裁之間的制度競爭」,支持歐美聯手制衡中國。

貝爾伯克在上任前的 12 月初,接受柏林《日日新聞報》(Die Tageszeitung)訪問,談到對中國態度。她表示,當討論氣候變遷和疫情,中國是夥伴;不過,歐洲是跨大西洋民主同盟的一員,因此與獨裁統治的中國會在制度上競爭,德國將與民主夥伴追求戰略性合作,捍衛共同的價值和利益。

上任不到 1 個月,貝爾伯克做了什麼?

組合社會民主黨(SPD)、綠黨與自由民主黨(FDP)的德國新內閣,於 8 日正式上任。該內閣在未來 4 年的聯合執政協議中,難得地提到台灣,指出「唯有在和平和雙方都同意的情況下才能改變台海現狀」,並承諾德國將在歐盟「一個中國」政策框架下「支持民主台灣事務性參與國際組織」。這是德國第一次有新政府在施政藍圖提到台灣,使得台灣更受德國政壇重視。

新政府在聯合執政協議中提到台灣、新疆、香港等北京眼中的敏感問題,德國未來似乎有意加強與中國對抗。對此,貝爾伯克說,對話是國際政治的核心,但不等於美化或閉口不談。

貝爾伯克強調,她所追求的價值導向外交是對話和強硬的結合,她並暗批即將卸任的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近年對中國人權問題保持沈默。她同時表示,新疆普遍存在強迫勞動,建議歐盟禁止進口新疆生產的產品。

貝爾伯克上任隔天就訪問歐洲各地。她先在訪問巴黎時表示,歐洲需要共同商討有關北京冬季奧運的對策。同時,她也表示。中國女子網球名將彭帥案,已經變成國際關切的議題,需要持續追蹤。「當一個女性引來這樣的責難,國際需要聆聽。我們需要追究該案,尋得一個合理解答。」

七大工業國集團(G7,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日本)外長會議,於 11 日到 12 日舉行。貝爾伯克在會議中表示,G7 成員國對中國的策略有所共識,那就是在全球性議題上是夥伴、競爭者也是制度的對手。大家願與中國在公平的條件下合作,主要目標是達成對人權的尊重。

德國外長貝爾伯克

德國外長貝爾伯克。圖片來源:翻攝自 IG abaerbock

貝爾伯克抗中挺台的阻礙?

自梅克爾時代,德國之所以始終沒有走上抗中一途的原因,就是它對中國的經濟依賴。新內閣當然也了解這點,自民黨籍的財政部長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表示中國市場對德國經濟具「特殊意義」。

中國目前是德國第二大出口市場,僅次於美國;德國的汽車、機械、電子與化工產業,從中國獲得巨大利潤。但據《德國之聲》引用《法蘭克福匯報》分析,依賴也代表中國對德國的經濟風險。倘若在美國的帶領之下,美中的對立陣線激化,德國面臨選邊站,很難想像會選擇中國,因為它畢竟是監控無所不在的高科技專制政權。因此,德國應開始減少對華依賴,轉向其他市場。

另外一點是,貝爾伯克與務實路線的總理蕭茲(Olaf Scholz)的抗衡。《外交家》(The Diplomat)指出,德國政府有一種「總理原則」(Kanzlerprinzip),據德國《基本法》65 條,總理決定並負責政策的指導方針,這包括明確設定政府行動框架,而後各部門再填入內容,這也包括貝爾伯克的外交部。這個「總理原則」會影響到德國每日的外交政策,像是梅克爾就非常掌舵於德國的外交路線。

德國新總理蕭茲。圖片來源:wiki

現任總理蕭茲,過去曾擔任過財政部長以及副總理,在競選時甚至打著梅克爾接班人的招牌,從過去經歷都可看出他的務實。目前我們尚未能看出蕭茲會如何左右德國對中的策略,但是,《外交家》認為蕭茲不太可能會停下總理原則下的外交指導權,尤其是當俄國和中國開始測試德國新內閣的態度。這就使得貝爾伯克陷入兩難,她既要兌現綠黨所代表的價值外交,又得要進行總理蕭茲所指派的務實路線。

德國到底會不會轉向對中政策?也許最快浮現的線索會是他們對北京冬奧的表態,久遠一點來看,可以觀察他們對美國與印太民主國家的態度。備受矚目的貝爾伯克,會成為抗中挺台的歐洲新勢力嗎?

推薦閱讀

【歐洲的友台勢力更茁壯】轉變過去 16 年保守路線,德國新政府的外交策略罕見提到「台灣」

德國最有影響力的外交官說話了——「北京不該幻想侵台,這不會像接管香港那樣只付出一點代價」

【德國大選讓中國最緊張的惡夢】親中梅克爾下台後,中國怕這個黨發威

(首圖來源:翻攝自 IG abaerb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