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編輯檯好書推薦:《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認知神經科學之父葛詹尼加對意志的大哉問》

你相信嗎?隨著時間演化,人類身為一個物種,反而相處地越來越好,變得越來越不暴力,這與我們平常看社會新聞的感受實在落差太大。

文章透過科普幼兒為何會主動幫助他人的實驗,其助人行為看見人類社交行為的起源與發展!(選書編輯:陳怡君)

文/ 葛詹尼加

小嬰兒為什麼會對你吐舌頭?

如果你抱起一個嬰孩,對她吐舌頭,到了最後她也會對你吐舌頭,彷彿你們兩人正在進行不錯的小小社交互動。她的行為不是學習而來的,她彷彿是自動地模仿你的動作,因此看起來像是和你有社交互動。

你可能不覺得這是高等級的溝通,但也許這其實就是。這件事發生時,寶寶已經看著你一段時間,認出你是可以模仿的對象(也就是說你是一個活的物體,而不是一盞燈),看見你的舌頭,體認到她自己也有舌頭,從她自己能控制的肌肉當中,找出哪一條肌肉是舌頭,然後跟著伸出舌頭!她只是個寶寶啊!她怎麼知道舌頭是舌頭?或者她真的知道這是舌頭嗎?她怎麼知道如何使用負責舌頭的神經系統,並且讓它移動?為什麼她要花精神這麼做?

小寶寶透過模仿進入社交世界

寶寶透過模仿開始進入社交世界他們知道自己就像其他人一樣,而且會模仿人類,而非物體的行動。這是因為人腦有負責辨識生物動作以及非生物物體動作的特定神經迴路,還有特定的迴路可以辨識臉孔和臉部運動。

在寶寶能坐起來、控制她的頭、開始說話之前,她沒什麼能力讓自己進入社交世界,和他人形成連結,但是她能模仿。當你抱著一個寶寶,在社交世界裡連結你們兩個的就是模仿的動作。她不會像一團鉛塊那樣躺在一邊,而是會用你能與她產生連結的方式回應你。

在上一章裡,我最後提到責任感來自社交互動,而且心智會限制大腦。我們現在要看的是我們如何讓社交動態與個人選擇結合,如何藉由了解他人的企圖、情緒、目標讓自己生存,並了解社交過程如何限制個人心智。

美國人討厭個體受到社交過程限制

對美國人來說,想到個體會受到社交過程的限制就覺得挺討厭的,畢竟我們這個國家非常重視粗獷的個體性,曾告訴整個世代的人要依照自己的想法行動,口號是:「 開拓西部,年輕人,開拓西部! 」還將獨行俠般的牛仔視為偶像。

當有人告訴亨利.福特:「福特先生,有一個叫做林白的人駕駛飛機飛越了大西洋。」他回答:「這不算什麼,等一整個委員會的人飛越過大西洋後再跟我報告。」我們的個人主義思維,深深影響了我們在研究人類和大腦功能時的方式還有關注焦點。因此我們很了解個人心理學,但我們現在才開始要了解社交互動對神經科學的影響。

標準配備:天生就是要社交

其實我們天生就準備好進行社交互動了。很多社交能力都是在寶寶工廠裡就裝配好的。這種與生俱來的能力,好處當然是它們不需要經過學習,會即刻發揮作用,這和所有需要學習的生存技巧是相反的。普瑞馬克和他的妹妹安,對直覺社交技巧的研究讓一切如滾雪球般展開(或者說是三角形般地展開)。

他們一開始是想知道幼兒是否有任何社交概念,因為在 1940 年代早期,研究者就已經知道人看到幾何形狀以有企圖或目的導向的行為方式移動(以動物會移動的方式移動)的影片時,會賦予這些幾何圖形欲望與企圖,而普瑞馬克兄妹證明,就算是 10 到 14 個月大的嬰孩,看到物體似乎表現出自主性並且朝目標行動時,也會自動化地解譯為該物體具有目的;更重要的是,他們會賦予有個別企圖的物體正面或負面的價值。

後來海琳、薇恩、布魯姆延伸了這個研究,顯示就算是 6 到 10 個月大的嬰孩,也會依照他人的社交行為來評斷他們。這些嬰孩看了一段影片,裡面有一個有眼睛的三角形試圖攀登上一座山丘,而有一個圓圈會幫助它,一個四方形會阻止它。

看完影片後,這些嬰孩可以選擇托盤上的圓形或方形,而他們都選了「助人的」圓圈。這種評價他人的能力對於在社交世界中活動極為關鍵。看來就算是不會說話的嬰孩都知道誰會幫助他人、誰不會,這對還需要他人幫助很多年才能存活的小孩來說,是一種顯著的優勢。

小嬰兒為何會主動幫助他人

瓦納肯和湯馬斯洛在小孩身上尋找他們幫助他人行為的早期跡象,他們相信,就算只是 14 個月大的寶寶都會利他,幫助他人。就算沒有得到鼓勵或讚賞,他們也會把其他人不小心掉下來的東西撿起來,交還給他們。甚至有時候在他們必須停下自己玩得很開心的活動時,他們也還是會這樣做。

當然這不只牽涉到了解其他人有目標,還有這些目標是什麼,也牽涉到對非親屬的利他行為,這是一種演化上少見的行為,也許在我們的黑猩猩親戚身上就有基礎,並且已經在 14 個月大的寶寶身上表現出來。「助人」看起來是自然發生的,不像是專門學習而來的行為。

湯馬斯洛實驗室的另一項實驗發現,12 個月大的小孩會不加思索地提供資訊給其他人,但是黑猩猩不會;如果寶寶知道有人在找的物體在哪裡,他們就會指出它的位置。很有意思的是,這種人類看起來像是天生的利他行為,其實會受到社交經驗與文化傳遞的影響。

3 歲的小朋友會開始抑制他們某些自然的利他行為,會開始挑選自己要幫助誰,會與過去曾和他們分享資訊的人分享較多的資訊。黑猩猩也是一樣,牠們至少會表現出互惠利他行為中的某些特色。社交規範與法則也會開始影響學齡前兒童的利他行為。

社交行為的起源:數量上的安全

這種社交行為是怎麼演化的?我把人類社交過程的演化分成兩個階段。演化心理學家不斷提醒我們要記得,在我們祖先生活的環境裡,人口分布是很稀疏的。就算到了西元前一萬年,北美洲最後一次冰河期的冰川冰已經開始縮減的時候,

人類的數量還是很少,彼此間的距離也很遙遠。隨著早期人科動物開始形成小團體,保護自己不受獵食動物攻擊,互相幫助狩獵,就演化出了社交適應性。

就人類大部分的歷史而言,食物的來源是非常分散的,而這些小團體都是游牧性質。人口分布到了很近期才開始變得稠密,這是隨著農業發展、生活形態改為定居而開始的。事實上,1950 年代的人口數量大約相當於之前整段人類歷史的人口數量總和。

隨著人口密度增加,就進入了下一個階段:讓自己在人口增加的社交世界有行動方向,並能加以管理的適應性改變。現在世界上約有 67 億的人口,超過 1950 年代人口的 2 倍。很驚人的是,我們身為一個物種卻愈來愈不暴力,反而相處得還滿好的,這和你在晚間新聞裡聽到的剛好相反。

那些製造問題的傢伙雖然仍是個大問題,但其實還不算多,大約占了總人口的百分之五。身為一個物種,我們不喜歡殺戮、欺騙、偷竊以及凌虐。這樣的事實使得我們去思考我們的社交互動,思考我們的心智生活如何與他人互依互存。

我們怎麼辨識出他人的情緒狀態並加以了解?我們又怎麼產生我們遵循的道德與社交規範?這些規範是學到的、天生的,或者兩者皆是?是哪些能力為我們在日常生活面對的社交互動指引方向,這些能力又是怎麼出現的呢?我們是理性的生物,根據一套個人規範而活著,抑或是團體動力會挾持我們?人單獨處於一個情況下時,舉止會和他在團體中一樣嗎?

 

推薦閱讀

【想當古希臘人嗎?】他們追求絕對不受限制的生活!但若活在東方世界,你會被罵「很自私」

聽到「請坐」你會怎麼做?坐姿透露出你身體裡藏著哪些文化!

從一張照片看出東西方思維差異:是你的話會怎麼拍照?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認知神經科學之父葛詹尼加對意志的大哉問》,由貓頭鷹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Anna Shv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