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的宗教及行政中心——札西秋宗(Tashichho Dzong)。不丹各區的「宗」是政治與宗教中心,城內設有供喇嘛使用的寺院,及國家行政辦公的地方。圖片來源:Wellcometravel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台灣的政治局勢夾在美國與中國兩個大國之間,不丹也相同,不過是因為它的地理位置,被迫夾在印度與中國之間。《日經亞洲》盤點了中國近來對不丹的領土侵略,顯示以幸福指數為指標的不丹,正被威脅。(責任編輯:連柏翰)

中國與不丹自 1984 年開始就邊界爭議展開談判,至今仍無結果。儘管上月 15 日雙方簽署諒解備忘錄,宣示加速談判,並推動兩國建交,不過專家批評,此舉並不能掩蓋中國近年鯨吞蠶食不丹領土的事實。

夾在印度跟中國的「幸福」國家——不丹

日經亞洲(Nikkei Asia)22 日刊登印度地緣政治專家齊蘭尼(Brahma Chellaney)的分析文章指出,不丹是世界上面積最小、人口最少的國家之一,只有 77.8 萬人口。中方對不丹的侵略行為已違反 1998 年的中不雙邊條約,條約內容承諾兩國皆「不會採取單邊行動,以改變邊界現狀」。

不丹國名在當地語言中稱為「竺域」(Druk Yul),意為「雷龍之地」。這個小國夾在印度與中國兩個大國之間,其宗教與文化則深受 1950 年被北京併吞的西藏影響。

儘管不丹將「國家幸福指數」(GrossNational Happiness)當作發展衡量指標,但不丹的幸福正因中國侵略備感壓力。

中國侵略不丹領土:建村、軍事道路、動物保護區

齊蘭尼指出,事實上,數個新建中國村莊已悄悄進入國際公認的不丹領土,這顯示習近平正將他的南海戰略帶到喜馬拉雅山區。在不丹境內,中國的定居移民、道路和軍事基礎建設也開始出現。

習近平之所以決定採取建村策略,是因為國際法認定民宅屬於國家有效控制當地的證據。因此,在荒涼的喜馬拉雅山區建造村莊,其意義與在南海打造人造島嶼類似。

衛星照片清楚揭示,不丹西部和北部已出現多個中國村莊。去年,總部位於科羅拉多州的馬薩爾科技(Maxar Technologies)公布一系列衛星照片,顯示一個名為龐達村(Pangda)的此類村莊,此後中國媒體宣稱當地屬於中國領土。

在建村的同時,中國還修建了穿過不丹領土的軍事道路,以開闢一條新軸心,對抗印度最脆弱的西利古里走廊(Siliguri Corridor)。西利古里走廊被稱為「雞脖子」,位於西藏、尼泊爾、不丹、孟加拉交界處,最窄的地方只有 22 公里寬。

去年,中國甚至片面宣布他們擁有不丹的 Sakteng 野生動物保護區。該保護區占地 741 平方公里,以其獨特動植物群聞名,內有許多瀕危物種,如小熊貓(red panda)、喜馬拉雅鬣羚(Himalayan serow)、戴帽葉猴(capped langur)、喜馬拉雅黑熊(Himalayan black bear)等。

長期以來,北京一直要求與不丹建立正式外交關係,並指責印度阻止不丹與中國建交。但事實上,中國只是在未建交的情況下,把曠日廢時的邊界談判當作向不丹施壓與入侵的手段。

中國對不丹野生動物保護區的新主張,似乎也是意在加強與不丹的討論,以使不丹擺脫印度的懷抱。先前中國官媒報導,備忘錄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讓不丹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而非解決邊界爭議。

齊蘭尼強調,事實上,習近平已經給了不丹充分理由,讓他們拒絕成為中國的從屬國。原因之一,是諒解備忘錄由不丹外交部長多吉(Lyonpo Tandi Dorji)和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吳江浩在線上會議中簽署,這樣的安排顯示不丹就像中國的附屬國。

更重要的是,中國正持續利用南海戰略單方面改變現狀,脅迫不丹接受其領土和軍事入侵的事實。

推薦閱讀

為什麼中國只「降級」跟立陶宛的外交,不直接「斷交」?中國學者:正緊盯 3 層面

捷克「抗中」新政府將上台,學者盤點與中國合作的冬眠項目:將加強與台接觸

【讓中國從台灣分心的國家】CNN:離台 4500 公里外,中國有場更可能失控的衝突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日經分析:中國霸凌小國不丹 可能破壞南亞穩定〉。首圖來源:Wellcome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