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第一家獨角獸Appier(沛星)即將遠渡重洋,赴日上市(圖片來源:Toomore Chiang

看到一個好消息傳來,台灣新創獨角獸,人工智慧新創公司沛星互動科技(Appier) 即將於 3 月底在日本東京掛牌上市!

但是,等一下,讓我們回頭來想一想,為什麼外界眾所期待,美譽為台灣第一家新創獨角獸的 Appier ,它的上市選擇不是在台灣,而是海外?台灣的資本市場到底怎麼了?

《BO》編按:「獨角獸」一詞源自風投領域專家 Aileen Lee 於 2013 年 Welcome To The Unicorn Club: Learning From Billion-Dollar Startups 一文中提出的概念。指一個成立不到 10 年,但估值達標 10 億美元以上,且還未在股票市場上市的科技公司。

報導指出:「根據 Appier 提交日本主管機關的說明書表示,上市目的是為了獲取資金發展海外業務,確保有爭取更多人才的資源。日本是 Appier 營收占比最高的地區,選擇在日本上市希望提高市占率與知名度。」

顯而易見的,Appier 認為在日本上市,比起在台灣上市,更容易獲取資金發展。相信大家也都同意,有了更多的資金募集,才有辦法吸引到國際一流的人才。而一個本身就具有高度技術的公司,有了國際的資金,找到一流的人才,接下來就是接受國際市場的挑戰,持續驗證它的經營模式與獲利能力。這樣的新創,就是台灣的未來。

連獨角仙都養不出來,怎麼養獨角獸?

然而,令人覺得哀傷的是,只要在台灣的資本市場摸滾打爬幾年,就能發現,台灣的資本市場生態之保守,光是要養出有戰力、能打架的獨角仙,都有困難了,遑論是新創獨角獸!

平心而論,從這幾年的科技業發展版圖可以觀察到,在台積電之後,台灣並不是沒有足夠的人才再創造新的產業結構, Google 台灣就是一例!

大家看看 Google 台灣聚集了多少台灣的軟體與硬體人才,都是面對當下與未來最具價值的工作在發展。

關鍵差別是,這幾千名台灣人,為什麼不是被某一家台灣軟體公司或網路公司招募發展?為什麼 PChome 沒有像 Amazon 發展出 AWS 來賺錢?為什麼蕃薯藤沒有變成Google?為什麼 PTT 沒有變成 Facebook?

他們如果有強勁的資金後援,會不會長得跟現在不一樣?甚至也要想一下,如果他們有強勁的資金後援,就真的能長成那些國際公司嗎?是的,台灣不是只有資本市場的問題,還有人才、技術、市場各面向的問題。

甚至這些新一代的軟體人才,為什麼會開始考慮聚集在 Appier 往日本市場發展,用另外一種方式為世界服務,卻不在台灣發展。

根本原因,就在於台灣資本市場的「規範落伍」與「封閉管制」太久了。

資本集中在成熟產業,漠視新創的發跡與成長需求

今年初,勤業眾信就指出,「回顧 2020 年大中華地區資本市場表現,台灣新掛牌上市櫃企業家數為 29 家,整體募資金額為新台幣 147 億元,企業平均募資金額為 5 億元;前 5 大募資股以消費產業和高科技產業為主,共募得 81 億元、占整體 55% 比重。(中略)2020 年最大募資股來自消費產業的『汎德永業』,共募得約 23 億元(占 16%);第二大募資股則由隸屬高科技產業的『昇佳電子』,以募得 21.4 億元(占 15%)的表現登榜。在年度指標性大型個股助攻下,也使得老字號高科技產業與消費產業題材備受矚目,占 2020 年 IPO 募資金額近 8 成(78%)比重,分別募得 76 億和 39 億元。」

從上面的數字我們可以觀察到,台灣目前的投資資本,仍舊高度集中在成熟產業。

或許是為了維持穩定的金融秩序,台灣政府對於企業上市的要求太過重視「現有」的獲利能力,但卻沒看到新創事業雖然目前虧損,但「未來」能否持續經營與跳躍發展的潛力;當然,也或許是因為投資或服務台灣新創的風險太高了,是非常無利可圖而違背資本天性的,所以台灣的資本持有者也都不敢冒險一投。

高報酬多半伴隨高風險,風險到處都有,關鍵在政府能不能設計出具備高報酬潛力的新創投資市場。

當台灣政府與投資者都有一致「不投資」新創的 mindset 後,這個讓台灣人共同承擔的結果就是,台灣新創團隊在走出台灣之前,都無法實現價值—-不論是無形的解決社會問題的潛力,或是有形的投資金。結果就是台灣新創新生兒營養不良而夭折、早產、或是被財團低價吞食的例子比比皆是,新創死亡率偏高,也就不足為奇了。

解方在哪?政府開板掛牌「臺灣創新板」、「戰略新版」,是不是玩真的?

惟有踏出島嶼、出海之後,才有航向國際,在 IPO 的資本市場募得活絡資金,從而展現最好的潛力,實現最好的可能!

金管會在2020年底曾宣布,證交所「臺灣創新板」及櫃買中心「戰略新板」將於今(2021)年第 3 季起正式開板掛牌,以扶植創新產業發展,完善企業籌資管道,擴大我國資本市場規模,協助創新業者進入資本市場籌資

台灣政府慢了這麼多年,但終究還是起步了,值得我們給它鼓鼓掌。但必須提醒的是,若是這些「投資出場」的新版規範跟不上國際的投資市場水準,欠缺更好的投資報酬率,國際和國內的資金,為什麼要投資台灣的新創?

換個角度想, Appier 在台耕耘多年之後選擇出海上市,在日本東京落腳拓展,的確代表台灣土生土長(但有國際基因)的台灣獨角獸是有能力走向國際市場的;但我們更期待的是有一天,在政府政策的適當導引協助下,台灣的資本市場也能更為開放與活絡,讓更多像 Appier 這樣的獨角獸願意回台(或來台)上市。

更或者,乾脆看清楚我們自身的局限,戰略性協助台灣新創到各個大的資本市場上市,有意識地設定政策與路徑,才能在資本投入的持續滾動下,啟動新一代全球化的新創產業生態圈,代代相生、繁衍不息。

推薦閱讀

社評:全球人口數都在崩盤下探,少子化是危機,還是台灣轉機?

【年輕世代拯救傳統商圈】平均 26 歲的台灣新創團隊,用「產品美學」協助傳統產業「數位轉型」

【科技業頂尖人才與他們的產地】擁有微軟、Google 欽羨的技術,以色列用軍隊養出「新創企業之國」之稱

(本文歡迎合作對象轉載分享。首圖來源:Toomore Ch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