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經合作夥伴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孫韻:軍政矛盾引爆緬甸政變中國經濟藍圖或因此受損〉。首圖來源:中央社記者呂欣憓曼谷攝,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緬甸實質領袖翁山蘇姬與她的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NLD,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要員在 2 月 1 號遭緬甸軍方拘禁,外媒稱之政變。國際社會包括英、日、德、美、澳皆譴責軍方,並呼籲釋放被拘禁的領袖。

但其他東南亞國家,如菲律賓、柬埔寨與泰國皆 未表態支持 NLD ,消極定調為緬甸「內部事務」;中國則曖昧指出「希望緬甸各方在憲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處理分歧,維護政治和社會穩定」。

對比歐美強力譴責,緬甸周邊國家態度並不明確。一個軍事政變,將如何牽引亞洲各國關係,一起來看國際關係專家分析。(責任編輯:連柏翰)

緬甸軍方發動政變,多名在泰國的緬甸人1日下午身穿代表全民盟的紅色衣服並高舉翁山蘇姬的照片,聚集在緬甸駐泰國大使館前,抗議緬甸軍方的作為。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呂欣憓曼谷攝,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緬甸軍方當地時間 2 月 1 日上午發動政變,逮捕了包括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在內的多名執政黨領導人,並且宣布全國進入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緬甸的局勢如何發展到今天的狀況?中國對緬甸的局勢會作何反應?《美國之音》採訪了美國史汀生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孫韻談談她的看法。以下是為求簡潔經過編輯的專訪實錄:

過去 10 年緬甸的「民主化」——軍方管轄下的民主化

《美國之音》:緬甸的情況是怎麼走到今天這一步的?

孫韻:實際上我們在觀察緬甸過去 10 年,就是從 2011 年開始,進入我們所說的民主化進程以來,我覺得大家對緬甸民主化有一個誤解,就是緬甸所追求的民主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民主化。

在緬甸的政治語言或氛圍裡,緬甸目前或者說過去 10 年的民主是一種基於 2008 年憲法的民主。那 2008 年憲法規定的有什麼不一樣呢?很重要的一點是它把緬甸的民主作為一個有紀律的民主。這個紀律是指由軍方管轄之下的民主化進程。

所以在過去 10 年中大家認為緬甸的政治進程在不斷向前進,雖然速度比較緩慢,有時候還會有反覆,但總的來說大家會覺得緬甸是朝民主的方向前進。

但這裡有一個問題,就是它所前進的方向是一種什麼樣的民主。對於軍方來說,它在各個聲明中都不斷強調他們要保護和維護的是 2008 年憲法。如果政府不遵守憲法的話,憲法就要被推倒重來。所以可以看到軍方這次的行動很多是和 2008 年憲法聯繫在一起的。

「全國民主聯盟」選舉大贏,軍方感到「修憲」威脅

那麼起因是什麼呢?是在於去年 11 月份的大選,民盟在選舉中取得了壓倒性勝利,贏得的選票率達到了 83% 的高度。

軍方要考慮的是,有了 83% 的選票,如果民盟再次組閣,組成第二個民盟政府的話,對於緬甸的政局意味著什麼。實際在我看來,緬甸過去 10 年也好 30 年也好,緬甸政局的核心問題就是軍政關係問題。就是軍人和政府如何能在政治的討價還價中,在政治鬥爭中,形成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過去 10 年中,軍方基於 2008 年憲法認為緬甸的政治已經達到了軍方可以接受的狀態。但是去年的選舉揭示了民盟不斷上升的支持率,對於軍方就產生了威脅感。從去年 11 月底、12 月軍方就開始提出選舉有舞弊現象。從選舉結束到發動政變為止,大概在這不到 3 個月的時間裡,軍方提了一共 20 多次選舉有舞弊現象。

民盟政府和聯邦選舉委員會給軍方的回應是,「我們有國際觀察員,我們也有大選的程序,我們沒有發現有舞弊現象」。這對軍方造成了「士可忍,孰不可忍」的感覺。因為軍方覺得,「我提出這麼大的舞弊問題,你都可以置之不理,一句話就把軍方的擔憂全都拒絕了」。

如果 NLD(民盟政府,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帶著這樣的態度和氣勢進入到第 2 個 5 年執政期,軍方知道民盟的主要目的是要修憲,就是為了修改軍人在議會中 25% 的席位。軍方覺得,「如果民盟政府可以不理會我們對選舉有這麼大的冤屈和抱怨,那麼你再執政,如果你提出修憲而我提出反對,你還是會置之不理」。一旦修憲,就觸及了軍方的根本,軍方的特權和在國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所以軍方是不能容忍 NLD 抱著這樣一種軍方看來是傲慢的態度進入下一個 5 年執政期的。

實際上在過去 3 個月中,我們所看到的軍方對緬甸國內政治的權力安排產生了不滿,軍方一直在說「我們對這個安排有極大的不滿,我們需要民盟政府做一定的妥協或姿態」。但在過去 3 個月民盟政府沒有做這樣的姿態。所以軍方就認為「既然你是這樣的態度,那我們就一不做二不休好了」。

所以我覺得昨天爆發的這個政變,實際上是緬甸多年來從未解決的軍政關係在不斷的矛盾和摩擦中產生的一次爆發,其結果就是造成緬甸政治生活的極大後退。

「政變」發生了

《美國之音》:您認為這是一次政變還是軍方按照憲法掌權的過程?

孫韻:在目前看來,大部分人都把它看作是政變。因為就算軍隊對選舉有意見,但是通過把民盟政黨和政府領導人關押起來的方式,而且還要關閉全國的通訊,這很明顯就是軍事政變的舉動,它所尋求的就不再是政治解決。

而且軍隊在緬甸時間 2 月 1 日晚上所做的一系列聲明,說是為了保護憲法,而且要宣布全國進入期限為一年的緊急狀態,在此期間,由軍方的副總統擔任代總統,所有的權力就轉歸為軍方。所以我覺得,現在對它下一個政變的定義是合理的。

中國與緬甸「軍方」的關係

《美國之音》:您如何看待中國到現在為止做出的反應?如果軍方真的掌權,這對中國在緬甸的利益會有怎樣的影響?

孫韻:中國政府的態度一點都不出我的意料。

因為中國在遇到別國發生政治動蕩的時候,通常是不會選邊站的。我們很少會看到中國支持一方,或者譴責別國國內動蕩的情況。所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表態非常具有代表性。

中國說,希望相關各方能夠在憲法和法律的框架下妥善解決分歧,同時保證社會安寧和穩定。這是一種相對中立和超脫的態度。所以我認為,我們既不會看到中國跳出來譴責軍方,也不會看到中方跳出來支持民盟政府。因為對於中國來說,現在緬甸所發生的純屬緬甸內政。甚至如果它不影響到地區的和平與安全的話,聯合國安理會都不需要討論。在中國看來,聯合國安理會沒有合法的理由來討論這件事。

所以我覺得對於中國來說,無論誰在緬甸當權,緬甸領導人都會認識到中國是緬甸國家發展不可或缺的外部勢力。所以我覺得中國不擔心緬甸現在發生的動盪,會傷害到中國想要在緬甸追求的國家利益。但可能對中國外交帶來一些影響的是,就是我們說的 2010 年之前中國和緬甸軍政府相處的模式。

緬甸軍政府在國內的行動無疑會給國際上帶來壓力。而中國作為與緬甸長期存在睦鄰友好關係的國家是不會指責緬甸軍政府的。相反,我們看到在 2010 年之前的情況是,中國為軍政府在國際上提供了很多支持和保護。最著名的例子就是 2007 年,中國曾在聯合國安理會行使否決權,阻止聯合國安理會關於緬甸的提案。

所以過去中國為緬甸軍政府在國際政治和外交上付出了許多代價。如果接下來緬甸軍政府重新執政,我認為會給中國的外交和政治帶來不斷增大的壓力。如果緬甸回到軍政府的時代,緬甸作為國際投資的目的地,它的政治風險無疑會有極大提升。如果中國想繼續通過中緬經濟走廊獲取印度洋出海口,或者獲取通向南亞和東南亞的互聯互通的樞紐,中國的經濟藍圖也會受到緬甸政治動蕩的影響。

《美國之音》:上個月中國外長王毅會見了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來。我們看到的新聞報導中說他們談到了選舉。您認為他們有沒有談到緬甸現在出現的動盪?

孫韻:我認為他們是不會討論這個事情的。因為從中國外交的角度來講,沒有任何的理由和立場去跟另外一個國家的軍事領導人討論軍事政變的可能性。如果這件事傳出來的話,中國是沒有辦法推卸責任的。

但我們確實看到敏昂來跟王毅提到了去年的大選,也表達了對大選的諸多不滿。但我們看到王毅,也就是中國官方的回應,是非常有深度的。他說,緬甸的軍隊在緬甸的政治生活中要發揮應有的作用,做出積極的貢獻。

這句話很值得推敲。什麼叫應有的作用?什麼叫積極的貢獻?中方可能有中方的解釋:應有的作用就是保持國家的安全,維護國防,這是緬軍應有的作用;做出積極的貢獻可以說是為國家的建設發展和和平進程做積極的貢獻。

但是緬軍可能不做這樣的理解。緬軍可以說,「我發揮應有的作用就是保護 2008 年憲法,而我認為現在 2008 年憲法受到了威脅,我發揮應有的作用就是通過軍事政變的手段來發揮作用」。所以我認為在這種會面中,雙方是不會把話挑明或說死的。從中國外交的傳統和智慧來講,也不會把自己放在支持別國軍事政變的位置上。我認為那是不可想像的。

(《美國之音》進行一系列採訪,反映有關美國政策的負責任的討論和觀點。被採訪人所發表的評論並不代表《美國之音》的立場。)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推薦閱讀

翁山蘇姬回應緬甸種族屠殺,卻被人權團體批講幹話:不批評軍方就是迴避問題

翁山蘇姬崩壞?當主流媒體罵她面對緬甸「種族清洗」裝死,這篇是另一種觀點

那一年我在緬甸的抗爭日子──革命的成功不是翁山蘇姬,而是藏身街頭巷尾的異議人士

(本文經合作夥伴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孫韻:軍政矛盾引爆緬甸政變中國經濟藍圖或因此受損〉。首圖來源:中央社記者呂欣憓曼谷攝,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