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目前在台灣控制得宜,境內社區感染已長時間掛零。但是感染武漢肺炎的患者仍須被照護。台大團隊成功將一位昏迷 30 天的武肺患者從鬼門關前救回,看到「拍痰團隊」護理師的辛苦,真的會讓你感謝所有第一線辛苦的醫護人員!(責任編輯:連柏翰)

台大醫院團隊護理師細心照護,將武漢肺炎病人從鬼門關前搶回。

台大醫院團隊護理師細心照護,將武漢肺炎病人從鬼門關前搶回。圖片為護理師蔡瑩慧。圖片來源:中央社,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台大醫院收治病況最嚴重的武漢肺炎確診者 A 先生,數度徘徊鬼門關,靠多科整合照顧救回一命,還有葉克膜及拍痰團隊,加上「淡定姊」護理師鼓勵,住院 75 天後終於踏出病房。

「加油,你可以的!」「你一定會成功!」台大醫院加護病房走道日前加油聲此起彼落,因插管、裝葉克膜最久的 2019 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確診者 A 先生,終於脫離葉克膜和呼吸器,可以從加護負壓病房轉到一般病房。

台大內科加護病房主任古世基受訪時表示,A 先生是台大醫院收治的武漢肺炎病患中,狀況最嚴重的一人。數度徘徊在鬼門關前,好幾次以為病人都快不行了。

A 先生從心臟停止、昏迷超過 30 天,到今天能坐在輪椅上出席記者會,背後功臣包含照護團隊、葉克膜團隊、使用抗細胞激素藥物等,還有「拍痰團隊」協助排痰,避免肺部重複感染、增加肺部損傷。

護理師淡定姊:拍痰是照護一大挑戰

護理師蔡瑩慧是拍痰團隊一員,也是 A 先生的主責護理師,她中午分享照護心情時說,因 A 先生病況嚴重,痰液病毒量也高,團隊進去照顧時都必須全副武裝,戴上外科和 N95 口罩及防護罩,又濕又悶又熱,且 A 先生身上有高達 11 條管路,如何細心動作、確實拍痰又不影響管線,成照護一大挑戰

蔡瑩慧說,拍痰每 2 個小時執行一次,因 A 先生體重較重、管路又多,每次得 2 人進病房協助,護理師幫忙調整位置、拍痰;另一人要幫忙扶住。主治醫師、住院醫師、X 光檢驗師、呼吸治療師,甚至連清潔人員,都曾幫忙扶過病人。

除了拍痰,蔡瑩慧表示,最辛苦的地方在於全責照護,病人從頭到腳所有事情都要包辦,給藥換藥、協助大小便、翻身、照顧管路,都要近距離靠近病人。拍痰時動作要確實,但全身裝備下,她總是邊拍邊喘,每拍幾分鐘就得休息。

蔡瑩慧是 A 先生口中的「淡定姊」,她說,A 先生清醒後,有一度非常焦躁,當時身上還有很多管線,她就鼓勵他,「現在已經達到 99% 成功,如果持續焦躁,就會影響康復時間」,讓病人慢慢淡定。只要蔡瑩慧一走進病房,A 先生就會喊著「淡定姊來了」。

看到病人痊癒,對我們就是最大的肯定和成就感。」蔡瑩慧說,A 先生從加護病房轉到一般病房那天,護理站同仁全都主動站出來,為他加油打氣。A 先生躺在病床上,頭罩著壓克力保護罩,聽到醫護的鼓勵後,也忍不住流下淚水。

蔡瑩慧說,照顧病人不擔心自己染病,只擔心家人和影響職場同事,擔心爆發群聚事件。但大家都有做好防護,有同事回家就「自我隔離」,馬上洗澡換衣且不與家人同桌。

有過去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遭歧視經驗,台大醫院護理督導長莊寶玉說,這次遇到疫情,對職業「三緘其口」。有同事小孩的保母,因擔心其他收託的孩子被傳染而拒收護理師的孩子。這次醫院在物資籌措比較辛苦,但大家都盡力找防禦物資,做好防護。

外科部主治醫師王植賢表示,病人裝上葉克膜就是「花錢買時間」,爭取醫護團隊介入的機會,其中抽痰、拍痰是關鍵,拍痰團隊搏命演出,也仰賴葉克膜團隊 24 小時待命,都是病患痊癒的幕後功臣。

推薦閱讀

【武漢肺炎續集:北京再起】醫院被塞爆、班機取消近 4 成!首都變全中國唯一「二級響應」城市

【護國神犬國際版】偵測犬可以嗅出武漢肺炎病毒,原來靠的是這一味兒!

【畢業即失業?】武漢肺炎重創全球經濟,874 萬中國畢業生難找飯碗,台灣職缺供給量創 4 年新低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台大武漢肺炎重症守護者 拍痰團隊與淡定護理師〉。首圖來源:中央社,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