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MeToo」譴責性侵、性騷擾的運動從 2017年開始席捲全球,而這把火近日也燒進了法國體育界中。法國前花式滑冰國家隊冠軍選手阿碧波(Sarah Abitbol)近日出版新書,揭開自己30年前被教練性侵的醜聞,此書一曝光就引來各大媒體報導、追尋真相。

此外,據調查網站「Disclose」2019年底公布的數據顯示,法國體育界的「不當虐待」案件多達 77 宗、橫跨 28 個項目,受害者至少有 276 人。法國體壇正面臨什麼樣的問題?(責任編輯:徐子捷)

前花式滑冰國家隊冠軍選手阿碧波(Sarah Abitbol)。圖片來源:Sarah Abitbol Officiel 臉書粉專。

文/楊穎婷

15歲曾遭性侵!法國前花式滑冰國家隊選手曝光30年前醜聞

2017年 #MeToo浪潮席捲全球之際,法國已有許多專家長期警告,廣泛的虐待行為正在持續發生。但是當時的體育部長弗萊塞爾(Laura Flessel)堅稱「法國體壇沒有需要被沉默的規矩」。

時至今日,法國體壇也被捲進#MeToo漩渦之中。前花式滑冰國家隊冠軍選手阿碧波(Sarah Abitbol)在近日出版的新書寫道,她曾在15至17歲時遭到教練性侵,距今30年前的醜聞才終於曝光。

《法蘭西24電視台》(France 24)報導,獲獎無數的44歲法國前花式滑冰國家隊員阿碧波(Sarah Abitbol)在近日出版的新書《The End of Omerta》中,指控她的教練拜爾(Gilles Beyer)在1990年代、她年僅15至17歲時性侵她。

與此同時,法國體育媒體《隊報》(L’Equipe)5日也刊登大篇幅有關性虐待事件的報導,受害者擴及法國滑冰、游泳和網球界。當中的滑冰報導提到,還有3名滑冰選手稱他們在年幼時,遭到同個教練及另外2人虐待和性侵。

近日,拜爾承認過去與阿碧波存在「親密、不適當」關係。儘管拜爾告訴《法新社》,他「由衷感到抱歉」(sincerely sorry),但是阿碧波強調,拜爾此番言論仍然並未承認過去曾經性侵她。

滑冰協會主席被要求辭職、前體育部長知情不報

對此,法國體育部長馬拉希尼亞努(Roxana Maracineanu)3日要求法國冰上運動協會(French Federation of Ice Sports)主席蓋勒圭(Didier Gailhaguet)辭職,以示負責。

馬拉希尼亞努3日向記者表示:「事件的重大性及其隨時間不斷延續的情況,表明協會內部普遍存在問題。蓋勒圭無法排除自身的道德和個人責任,所以我已經要求他承擔所有他的責任並辭職。」

此外,馬拉希尼亞努表示要將此問題移交檢察官偵辦,「才能夠進行刑事調查」,同時也揚言撤銷政府對滑冰協會的承認,並誓言協助建立「受害者協會」。然而,被問及是否將會為此辭職負責,蓋勒圭僅表示「我們會再想想看」。他說,「我是出了差錯,而不是犯下錯誤」

https://twitter.com/AFP_Sport/status/1224469313668747264?ref_src=twsrc%5Etfw%7Ctwcamp%5Etweetembed%7Ctwterm%5E1224469313668747264&ref_url=https%3A%2F%2Fwww.upmedia.mg%2Fnews_info.php%3FSerialNo%3D80773

「我吃藥並且保持沉默」── 阿碧波曝「被沉默」真相

阿碧波接受法國《新觀察家》(L’Obs)專訪提到,她曾多次試著揭發教練的行為,卻不斷被沉默,「基本上,所有人都告訴我『吃你的藥,保持安靜!』我聽話,我吃我的藥,並且保持沉默」。

直到阿碧波退休後,她向當時的體育部長拉穆爾(Jean Francois Lamour)指控教練的惡行,拉穆爾卻對她說:「沒錯,我們有他的案件,但我們決定閉上我們的雙眼。」

然而,拉穆爾事後告訴《新觀察家》,他不記得有發生過這件事。

2019年調查報告顯示:法國體壇「不當虐待」事件橫跨28項目,達77件

事實上,法國法院近日才剛宣判性侵未成年選手的網球教練蓋德斯(Andrew Geddes)18年有期徒刑。如今又爆出滑冰選手遭到教練性侵,再讓法國社會感到震驚。

法國波爾多大學(Bordeaux University)心理學教授迪康(Greg Décamps)指出,許多專家長期認為「這些事情在所有體育項目和所有體育機構都有發生」,而此次的滑冰的性侵風波被視為「特別骯髒的事件」。

迪康進一步解釋,「一方面,你有像是當成黑手黨組織在運作的機構,當中的主管階層掩蓋、保護並威脅他人;另一方面,那些受害者被沉默,其他人知道發生什麼事,卻又害怕而不敢說出實情」。

2019年底,調查網站「Disclose」公布一項調查報告,當中記錄77宗橫跨28個法國體育項目的嚴重案件。這些受害者至少有276人,其中多數孩童的年齡不到15歲。

「忍受虐待」彷彿成了贏得金牌的必經之路

迪康認為,這是因為許多教練過去曾是獲獎選手,所以倍受年輕選手崇拜,並且因此渴望透過贏得比賽獲得教練的肯定,「所有運動員都會為自己的職業生涯感到憂心,有些人甚至會說服自己忍受虐待,認為那是贏得金牌的必經之路,因為『每個人都經歷過這種事情』。

迪康進一步解釋:「他們希望能有個人從基礎到進階的全面指導及陪伴,並將他們拿下冠軍。而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他們願意被『粗暴對待』。這樣的環境,造就教練的影響可能輕易演變成糟糕的事件。」

如今,檢察官已在4日針對阿碧波及其他聲稱曾遭受虐待的滑冰選手展開初步調查。巴黎檢察官海茨(Remy Heitz)在聲明中提到,「調查目的旨在進一步查出遭受類似虐待行為的所有受害者」。

推薦閱讀

我被言語羞辱、去哪都要帶頭巾,官員卻拿我的獎牌自肥!伊朗唯一奧運奪牌女將宣布「永久離開」伊朗

【伊朗女死諫政府:足球非男性專屬】「藍色女孩」自焚讓伊朗 40 年首度解禁,女性「從另一門」觀賽

她一肩扛起南迴公路 340 人生命——全家睡工地 6 年,台首位隧道工地女主任打破「女性不能進隧道」禁忌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上報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所有人要我保持沉默」 法國前花式滑冰冠軍新書悲訴遭教練性侵〉。首圖來源:Sarah Abitbol Officiel 臉書粉專。)

更多上報好文請看:
金獎名導波蘭斯基再爆醜聞 法國女星自曝年輕時遭毒打性侵
時隔9年證據不足 瑞典檢方停止調查維基解密創辦人性侵指控
【#MeToo】公開指控前輩下藥性侵 日本女記者勝訴獲300萬日圓賠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