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嶼核廢料整檢容器空桶,18日晚間運抵蘭嶼;鄉長夏 曼‧迦拉牧獲悉後,19日早上在貯存廠大門口靜坐,並 號召民眾到場聲援。 (取自蘭嶼青年行動聯盟臉書)

根據中央社報導,蘭嶼核廢料整檢容器空桶前天晚上運到蘭嶼。

這不是第一次,早在今年3月間廠商將整檢桶運送到蘭嶼龍門港時,鄉長夏曼‧迦拉牧就已經阻止容器上岸,抗議台電未事先告知鄉公所,廠商只好將容器運回台東富岡港。貯存場接著走完鄉公所說的程序,7月3日行文給鄉公所,告知廠商要用送容器到貯存場。而現在,夏曼‧迦拉牧得知消息後,早上便在貯存廠大門口靜坐,並號召民眾到場聲援。

 

蘭嶼核廢料整檢容器空桶,18日晚間運抵蘭嶼;鄉長夏 曼‧迦拉牧獲悉後,19日早上在貯存廠大門口靜坐,並號召民眾到場聲援。 圖取自中央社。

昨天晚上廠商再度運送50個整檢桶到蘭嶼龍門碼頭,夏曼‧迦拉牧透過鄉公所廣播,號召鄉民今天下午1時以後到貯存場聲援,或是到龍門碼頭抗議。

台電蘭嶼貯存場表示,貯存場整檢核廢料,換裝更安全和將來搬遷方便的容器,必須要有2700多個空桶,廠商要在明年11月底前交貨。這次只是將空桶放在蘭嶼,容器本身並無安全疑慮。

其實真的不能怪蘭嶼的恐慌,核廢料如果沒有妥善處置,的確會對人體和環境造成永久傷害,但我們也不必將恐懼無限放大,在批評和恐懼之前,我們先來了解什麼是核廢料?

核廢料可分為高、中、低放射性三大類 ,高、中放射性主要是燃燒過的核廢燃料,其中最危險、最大量的放射源是核汙染廢液,這種核廢料目前都是放置在核電廠內儲存。而另外低放射性的廢料(包括核汙染的廢樹脂、殘渣、衣物、零組件或核電員工吃剩的便當盒)量較多,須運往核電廠外(例如蘭嶼貯存場)作儲存。

而在核電廠除役後,最大的問題就是這些高放射性核廢料該丟去哪?一般來說,核廢燃料必須先放在儲存池五年,等餘熱降低後,再轉換成較穩定的乾儲存,最終埋到地底。

目前台灣對核子燃料的管理策略也是「近程燃料池貯存、中程乾式貯存、長程最終處置」,之前因為核一廠儲存池放滿,台電有先在廠內規劃興建第一期乾式儲存場,而目前台電打算興建的大型核廢儲存場,是第二期乾式儲存廠,這也是多數環保團體反對的,從技術來說,這種儲存方式是可以信任的。

想了解更多:【核電小知識】核廢料很毒很可怕,但你真的認識它嗎?核電除役後,台電規劃 2055 年完成最終核廢處置廠

基本理解只是開始,了解之後,我們才能客觀檢視此次的事件。畢竟台灣核廢料真正難解的問題在於「未來終期儲存」,雖然規劃了在 2055 年要完成,但仍卡在第一階段。我們回到這次的事件,此次並不是丟核廢料,而是裝核廢料「容器」又丟蘭嶼,本身對安全的疑慮性比前者來得低,而且此次事件也隱含了一個問題:鄉公所和台電的溝通。

自由報導,夏曼.迦拉牧表示,蘭嶼人最希望看到的是遷場進度,此時又要進行檢整,似乎是為長期放置核廢料做準備,上次已經抗議了,台電卻又一意孤行。貯存場向鄉民說明,這批容器是為檢整之用,並無安全疑慮,且運送之前,已行文蘭嶼鄉公所,並非無預警。但鄉公所則表示,台電有來公文,但公所並未函復同意。

突然兩邊開始踢皮球了,台電說我有發公文給你,你也沒說話;蘭嶼鄉公所卻說我沒回覆同意,你怎麼可以就丟過來呢?兩個禮拜前發公文給鄉公所,鄉公所卻完全已讀不回;台電也很鴨霸地霸王硬上弓,直接自我感覺良好以為對方同意,就這樣把容器丟過去。

看完後覺得,或許我們真的不必每看到核廢料相關新聞就跳出來喊打。

參考資料

中央社》核廢整檢桶進蘭嶼 鄉長號召抗議

中央社》蘭嶼貯放核廢料原民不知情 公文揭真相

推薦閱讀

【來聊聊核電廠】台電改口「廢核也無缺電風險」代表無核家園不是夢?錯,那是因為經濟太爛了
【廢核政策行不行?】無核家園是美好理想,但台灣未來的供電缺口恐怕無解
【核廢料小知識】:台灣的高階核廢料,現在都放在哪裡呢?
【非核家園,他們這麼做】反核可以這樣幹,看首爾官民如何聯手「減掉一座核電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