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_58473f746e902a0e8e598e5f49a9c04c

BO 導讀:

4 月 6 日蘋果日報報導:政府失職,C 肝救命藥竟貴達 225 萬。內容提到,國內須治療的 C 肝帶原者多達 55 萬人,C 肝新型口服藥今年 2 月引進台灣,因治癒率近百分之百,被視為救命藥,但新藥動輒逾 200 萬元的天價讓患者卻步,轉而找管道購買價格僅需 2%。此新聞內容引起 PTT 上藥師狠狠打臉

文 / 批踢踢藥師pharmawind

幹,拎北藥師啦!

看到這則新聞會悲憤的民眾們,我只能覺得悲哀啦,蘋果日報用這種標題,不是居心叵測就是智能有問題啦!這顆 Gilead 藥廠的藥,全球都這麼貴,你台灣區區 50 餘萬人口,拿什麼條件去跟 Gilead 談議價?更何況你衛福部和健保署平常爽爽砍藥價,這下砍不掉就放諸輿論順便弄一下沒在看守的舊政府和放地雷給未來新政府,操弄民氣、製造對立你是何居心?阿對不起我忘記你是記者了。

以下簡述幾點啦:

  • Gilead 在 2014 年,發表了當年最強的 C 肝新藥 “sofosbuvir“

這顆藥獲得了有美國藥界諾貝爾獎的冠軍,有劃時代的意義,所以一上市就在美國訂下一顆 $1,000 鎂的天價,舉世嘩然。當時還被叫去美國國會報告,歐美一些私人保險公司都不想給付這麼貴的價錢。現在在吵的複方 Harvoni 治療 C 肝更強效更全面,但是當然也更貴。

雖然 Gilead 說他們是根據各國的所得換算公式給予不同的訂價,所以除了埃及因為特殊因素,可以用 900 鎂購入療程之外,其他國家幾乎都要台幣百餘萬以上的花費,你台灣憑什麼要人家便宜賣你?藥廠也是要養家活口的,也是要營利以兌換研發經費的,你以為是賣符水的嗎?

  • 台灣民眾都被健保寵壞了啦,醫療本來就不可能是吃到飽式的人人平等

文中寫到澳洲南韓日本有給付,也看看那是私人保險還是全民健保啊!若是私人保險的話人均保費是多少啊!再看看你每個年的健保費是在哪個級距啊!每個人都想繳魯肉飯的錢就輕鬆享受海陸全餐外加攝護腺排毒按摩, 這麼爽的話,記者你他媽的怎麼不去想想你每天這麼辛苦的製造新聞,為什麼蔡衍明還只付你這麼一點薪水?你應該也要住帝寶啊幹!怎麼現在還在這邊操弄仇恨 製造對立   阿不就好棒棒!

補充:東亞、南亞有些國家因為 TO 或是原料等特殊條件,有獲得 Gilead 取得生產學名藥的授權(售價較低廉)

但也有部分沒有智慧財產權觀念的國家,的確是有生產這些不合理的學名藥,售價自然比原廠便宜(省去研發成本啊),但是安不安全就是自行承擔風險啦,當然這些黑藥廠也是有可能會被原廠一個個提告求償的。這種沒有藥證的藥物,絕對是風險自行承擔啦,怪我囉?

(圖片來源:三立新聞網)

(圖片來源:三立新聞網

  • 陳建仁副總統說如果引進這些 DAA 口服 C 肝新藥,多年後渴望把國人 C 肝比率大幅下降逾八成

我說不可能啦!HCV 既是血液傳染(毒蟲)、也是性行為傳染,可以說是最貴的性病。一次 DAA 療程幾十幾百萬花下去,C 肝治癒率的確可以衝破 92% 以上,但是治癒後去跟有 HCV 的人來一下,還是會重複感染,屆時還是很有可能需要再花幾十幾百萬重啟療程啦~  你家錢多喔?

底下網友 sxj791220 回應:

我雖然不是專業人猿,但也稍稍覺得你說的很對,but 公衛的概念不是這樣的,渴望 c 肝下降是漫長的,你跟 c 肝人口修幹(編按:發生性行為)到的機率,是會逐漸下降的。跟不是 c 肝的人修幹到的機率相比,在來你說 50 萬人中是毒蟲又有 c 肝的人的比率… 所以在流病專業的副宗痛才會這樣說,我們應該是要ㄧ起努力讓人口下降才是吧…

補述:誠如黃醫師所言 HCV 在國內主要還是以醫源性感染為主

並不是所有的 HCV 都是性傳染所致,這是所有醫療人員都有的基本認知,我這段主要是在講我對副宗痛那個議題的適用性和損益提出質疑,勿戰 XD

然而,臺灣除了在十幾年前有一波因共用針具導致的 HCV 爆發之外,近年來臺灣的 HCV 可能也走向已開發國家的新案例主流:HIV/HCV 共同傳染。針對這些新個案,治癒後再感染其他病毒株的機率是不低的。如何將有限的醫療資源用的有價值,是我們可以思考的目標。

pharmawind 回應:

根據上一篇黃醫師的看法,我也相當看好在引入 DAA 之後可以減少上述 HCV 人口。誠如你所說的,在 MSM 和靜脈毒癮這這方面的反覆再感染方面的確是治好一個是一個,但是這必須協同 HIV/HCV 一起治療。

然而,這一類的患者 loss of follow-up 的比率是偏高的。相對的他們擴散再感染的機率也比一般 HCV 患者高的多。用一個耗資數十數百萬的療程,去防堵這一塊,我想絕對會是有成效的。但長遠收益還有國家財政方面的枯竭,我是悲觀的。

當然,我內心還是希望 HCV 帶原人口可以持續下降啦… 只是現階段還在專利保護期內的 DAA 著實太貴,這損益比太驚人。所以我才會武斷的說不可能啦~ 或許等到我們有 ” 特殊條件” 可以比照授權學名藥價格生產或購入時,再去執行這種全面給付的方案會是比較合適的時機點。

誠如我再下面回覆推文的內容所述,目前我認為這些口服 C 肝新藥,應該優先利用配套(比如說先使用過傳統治療),給予因意外輸血或針扎導致 HCV 感染的患者優先治療。至於對於高風險再感染的患者,在使用過傳統治療失敗後,可考慮補助口服 C 肝新藥療程的 50% 花費,若治癒後又重複感染,健保就不再予以給付,而不是像這篇新聞所求所吵的一樣,什麼都要給付!資源是有限的,都給付你的,其他病症的資源就會被排擠,公共財不是這樣用的

  • 這件事情政府有沒有失職?有啊!

* 放任大眾濫用健保資源,造成一堆藥放在家裡不吃浪費錢

* 一邊壓榨醫療人員、一邊腰斬藥價減少支出,想要節流

* 另一方面又打腫臉充胖子嚴格限縮自費項目,說我們什麼都有給付!然後再回頭暗地裡偷偷核刪醫療處置的花費,兩手政策根本賤爆了!

所以最後讓新藥不想那麼早進台灣,好藥就退出台灣市場,自己要買新藥得自己去買,阿買了吃了如果有副作用就不能走藥害救濟,幹,想吃這些神藥就自己去弄啊!自己承擔風險啊!什麼都要健保給付,不給付就說政府失職、罔顧患者權益

這就跟去便當店說:

「老闆我要 50 元便當一個,青菜多一點、飯多一點、肉大塊一點、我還要雙主菜加個一夜干,紅茶我有自備 1 公升環保杯可以裝,但是我還是只給付 50 元喔 >.^ 」

泥馬的,南陽街的阿姨都翻你白眼了,你還覺得自己合理嗎!

——

進來醫療業之前,常常聽人家說:「生命是無價的。」

進來醫療業之後,才知道這句話還有下文:「因為健保有給付,還有官司可以要誠意。

現在醫療崩毀、健保風雨飄搖,國際藥廠開始不再忍讓。台灣人的生命終於回歸到跟世界各國的生命一樣的櫥窗裡:「是的,治病就是要錢,好的治療要花更多錢,所以生命就是有價的。」

最後,如果你看了這篇報導會覺得健保錢白繳了,

你看到詐領福保身份爽爽用健保用免錢的人為什麼不生氣?(豆花三姊弟…)

你看到黃安繳的保費還比你低但是開刀的 6X 萬全都給付,你為什麼不對健保署生氣?

你看到你的醫療品質在不可逆的逐步毀滅,你為什麼不對衛福部生氣?

如果只把格局和視野停留在「不管啦我也要被給付啦」、「藥廠歛財啦」,或是依然這麼容易被腦殘媒體操弄而仇視彼此。那麼,我只能說:「有什麼樣的國民素質,就值得什麼樣的醫療品質啦~」

(本文由pharmawind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蘋果日報


延伸閱讀:

多年經驗替第一線醫療人員發聲,戳破健保署騙人話術、擋下 DRG ─ 專訪民進黨立委林靜儀

醫院不救人卻能爽領給付、醫生反對 DRG 卻遭高層關切… 不只政治,醫療也需要「轉型正義」!

一位醫師的憤怒告白:台灣健保把醫療作得太廉價,不改革還會有千千萬萬個黃安

橘 -Voting》沒人要買書?中山地下書街慘兮兮,我們的文化能用金錢決定存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