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勞工,在我們的想像中,大概就是受雇於雇主,並且領取固定工資的人。如果依照這樣的說法,只要是受薪階級,當然都會是勞工。不過勞基法卻又賦予主管機關認定的權利,有許多行業是可以排除在外的,例如先前的律師、公寓大廈管理員等等。在這個「一切以大局為重」的國家中,開放都是漸進與緩慢的,畢竟人力不足、資源有限、顧客至上,所以「有些行業」就不宜貿然開放認定為勞工,「其反彈可能非外界所能想像」。

真的是如此嗎?還是我們這個社會,其實就是認為低成本才是維持一個國家競爭力的指標?或者我們要相信「壓榨勞力,本來就是一件與顧客福利權衡兩難」的迷思

衛生福利部最近提出建議,希望住院醫師在 8 年才適用勞動基準法,並分為三階段上路,今年開始,住院醫師每周工時 88 小時將正式納入教學醫院評鑑項目;2019 年開始,工時降為每周 78 小時;2023 年正式納入勞基法,每周工時為 68 小時。原本應該保障勞工的勞動部,對此認為不適當,因為「把醫師排除適用,就是因為醫師的工作性質、工時規範在勞基法適用有困難」,所以希望住院醫師仍然應該不受勞動基準法的保障。而部分代表醫院的利益團體,當然也紛紛以人力不足、預算有限等做為反對的理由。最有意思的在於,連醫師公會全聯會,也以「如果處於醫師休息時間或招募不到醫師的科別關閉時,病人就醫的權利應如何處理」為由,反對將住院醫師納入勞動基準法規範中。

以人力不足與病患權利為理由,做為剝削住院醫師的藉口,這是對的嗎

人力不足當然是現實狀態,目前的醫師缺額,至少有 7000 人以上,即便每年錄取醫學院的學生往上調整,或許還必須經過一段時間才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然而透過剝奪住院醫師的權利,來彌補人力不足的缺憾,是不是倒因為果?目前的健保總額制度、醫療環境惡化、醫病關係的緊張與脆弱,造成許多科別沒有醫師願意參與,紛紛轉到醫美診所就業,難道這些問題不是造成人力不足的主因?而住院醫師不能適用勞基法,導致工時長、薪資低、專業被踐踏,甚至當局認為住院醫師就是來學習的,本來就應該被壓榨,這種想法跟虐待學徒的念頭有什麼不同?

真正解決問題的作法,不就應該是增加預算、調整福利與工時,讓醫療環境惡化的趨勢可以遏止,讓有心從事醫療行業的學生可以對這個行業保持入行的熱情,怎麼會倒因為果,要求住院醫師停留在勞基法的化外之地?壓低成本以成就搖搖欲墜的健保體系,這難道不是問題的根源

遑論病患權益至上的理論,真不知從何而來。這種說法,在社會上屢見不鮮,然而如果我們認為,醫病關係是不平等的,就不應該在醫師已經盡力的情況下,仍然強求醫師承擔業務過失傷害、業務過失致死的罪責,甚至要求醫師以高額的賠償與病患和解,以息事寧人。如果病患在半夜或假日就醫,醫院或診所本來就應該以合乎勞基法的方式,安排醫師值班。換言之,把病患的就醫權與住院醫師的勞工權對立,根本就是沒有邏輯性的思維。真正應該做的,就是資方增加成本,讓醫師獲得應該有的加班權益,而不是在不願意增加成本的前提下,宣稱「如果將住院醫師納入勞基法,會損及病患權益」。損及病患權益的人,是逐漸萎縮的點數給付、不能增加的總額預算、希望賺更多的經營高層,怎麼會是不能納入勞基法的住院醫師?

在日劇派遣女醫師(Doctor X)的劇情中,大門未知子一旦到了下班時間,就很帥氣的直接走人,加班費另計,本來就是醫師該有的權利。如果我們要求醫師犧牲應該有的家庭時間,奉獻給病患或社會,請病患與社會思考一下,我們該給他們什麼回報?

永無止境的醫療糾紛?日漸低落的點數給付?或是不願增加成本的醫院高層?

(本文為呂秋遠授權刊載,原文刊於:蘋論陣線——呂秋遠:憑什麼要求醫生繼續犧牲,圖片來源:rosefirerising ,CC licensed,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為何醫療體系會淪為服務業?一切都從走火入魔的「評鑑制度」說起

這組漫畫讓你秒懂台灣醫療崩壞的秘辛

專訪血汗護理師:我們用命支撐崩壞的台灣醫療,但誰為我們拚命?

一個婦產科醫師的告白:請尊重專業,別再撲殺全台僅剩 800 人的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