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方儒

雨傘革命一週年過去了。

當特首梁振英,再次說出為了香港的「繁榮」,必須反對當時的佔中運動,以堅守香港既有的穩定社會時,我不帶任何立場的,想審視繁榮這個詞彙。

2013 年 9 月,香港政府首度公佈貧窮線,有131.2萬人,相當於香港19.6%人口比例,每個月平均收入在1.43萬港元以下,屬於貧窮人口。根據香港媒體報導,政府資料是底線,如果放寬來看,七百萬香港人中,可能有將近兩百萬,過著不幸福的中低收入生活。

更早之前,聯合國人類住區規劃署發表年度報告,同樣指出香港是全亞洲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城市,尼係數高於0.4警戒線,而歐洲多國的城市吉尼係數在0.3以下。就連香港首富李嘉誠,今年六月在他支持設立的汕頭大學演講時,也憂心忡忡的說到港人貧富差距讓他夜不成眠。

香港GDP成長率去年為2.9%,前年為1.5%,都不算搶眼,也不達港府3%以上的預期。相較之下,通貨膨脹就很吸引大家眼球,今年香港通貨膨脹率預測將達4.5,就算如香港財政司長曾俊華所預測,今年經濟成長率上看4%,但這一來一往之間,經濟成長都被通膨給吃掉了。

大家也會問,中國政府多年來「讓利」給香港,九龍街頭都是血拼奢侈品的人潮,怎麼會造成這麼大的經濟與社會問題呢?

追根究底,梁振英口中的繁榮,是既得利益者的繁榮,是地產霸權的繁榮,是中產階級及其以上族群的繁榮,而不是所有一般香港市民的繁榮,這肯定是七月一日當天,超過五十萬民眾上街的因素之一。

在梁振英治下的香港社會,近年官員貪腐案件令廉政公署蒙羞,新界東北都市開發爭議不斷,免費電視牌照發放結果造成人民公憤,更多不公義的社會事件,每天都在挑戰他口中的繁榮社會,多數香港人確實對梁振英已經失去耐心。

地產霸權淩虐,銅鑼灣的金店比便利店還多,小咖啡店、小書店都開不下去,這造成香港人的越來越不平衡。因為中國的讓利政策,被少數人所擷取壟斷,而多數人的房子越租越小…….

香港低收入族群,只能住在極其狹小的棺材房,進了屋就直接上床,更不用說,在上水、元朗還有很多豬欄與雞棚改建的廉租房,裡頭住著這一時代的「籠民」。更關鍵的是,每平米、或是說每一呎的平均租金價格,卻不比太平山上的豪宅來得低。

所以,香港的繁榮只是偽命題,也只是梁振英一直用來討好人民與北京政府的口號。梁振英政權的軟弱,以及從他嘴中說出來的那些傲慢話語,這幾年來,已經讓香港人民忍無可忍,更激化了社會的矛盾

所以香港的繁榮只是表像的繁榮,只是購物中心裡頭的狂歡式繁榮,而街頭上有那麼多在職貧窮(Working Poor)。他們領著與這國際大都市不相襯的低薪,成了幾乎沒有聲音的一群人。遇到特定議題如住房政策修訂,偶爾才有TVB記者用著憐憫式的語氣去詢問他們的處境。

在主流的金融、地產領域中,確實有梁振英正在守護的大批既得利益者,他們也是相對傳統與保守的香港階級,用著最老套的方式積蓄財富,對於創新與創意是不屑一顧的。

按照梁振英政府的邏輯,可能會說香港的洗碗工,月薪一萬六港幣還找不到人做,這是年輕人人工作態度的問題,但事實上包括洗碗工在內,他們的工作條件是否被剝削?是否必須長時間加班?是否需接受不合理的勞資關係?這些相關的問題從來沒有被重視,大家樂等老牌傳統企業,近年都曾爆發員工大規模爭取權益事件,而為李嘉誠公司服務的碼頭工人,去年夏天也曾長時間包圍長江中心,讓他上下班時心裡都很矛盾。

不快樂的香港人,又如何談繁榮呢?

(本文為Knowing授權刊載,粉絲專頁:Knowing,原文標題:雨傘革命一年過去了,香港依然繁榮?,首圖來源:MikeBehnken,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摩根大通:明年開始,香港房價將以年均 5-10% 的速度下跌

玻璃心碎一地!香港設計師畫圖諷刺中國:誰跟你們一樣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陸客自由行帶給香港人的 12 年悲慘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