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麼樣才能確保今日香港不會成為明日台灣?數位足跡一旦踩下,就都不可能消失了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隱性反骨:持續思辨、否定自我的教授,帶你逆想人生》,由 先覺出版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WIKI。)

【《BO》編輯檯好書推薦:《隱性反骨 :持續思辨、否定自我的教授,帶你逆想人生》】

> 到 博客來 找這本書

致想閱讀本書的讀者:在人文與科技素養緊密結合的現代社會,控制風險,不只是資安層次的議題,更是倫理題。

數位科技不僅改變了工作、產業型態,更深入所有人的生活,讓每個人的生命足跡都被「記錄」下來。於是,在這個世代,獨裁者可以更暴戾地透過數位工具宰制人民。(選書編輯:白宜君)

香港在去年接連遭逢《國安法》與新冠肺炎疫情打擊,港人要重新呼吸到自由、不被監禁的空氣,越來越難。(圖片來源:WIKI

文/李忠憲

傳統與數位獨裁的差異

在今日網路發達的世界裡,人們可以享受許多資訊科技所帶來的便利與效率。中華電信 5G 正式開台,提供的頻寬可達 1.5Gbps。這種歷史上難以想像的快速通訊網路,民眾能得到的資訊與服務,實在相當驚人。雖然身為電機系的教授,我對於科技的進步往往不感到雀躍,甚至還有些擔心、害怕。就像先前曾受邀到交大資工系去演講,題目是「數位反烏托邦」。我認為不管科學或科技如何進步,永遠無法消滅掉哲學,而且哲學為人生帶來的問題,可能更加複雜、可怕。

香港《國安法》已經正式實施,一國兩制走向終點。日本媒體報導,許多香港人民因此急著把自己的數位足跡抹除。其實如果看過澳洲智庫「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關於中國高科技公司與數位獨裁的報告,就會知道這樣的做法,其實沒有太大的用處。 香港人應該用了很多中國高科技公司所提供的服務,所以已散播出去的數位資訊,大部分早就被蒐集到資料庫裡了。

這種心情我能夠瞭解,就是想要在自由和人權消失之前,刪掉自己的網路足跡,嘗試保護自己和家人、朋友。但是,獨裁政府要逮捕你,根本不用蒐集什麼證據。需要任何證據,立刻製造就有了。我臉書的朋友說,原本身處在有自由、法治、人權的地方,卻突然變成了獨裁國家的一部分,這種感覺就像陷入了人間的地獄。

歷史上有很多獨裁國家,以東德為例,它的國家安全部門「史塔西」(Stasi)以監視個人和控制訊息流的能力聞名。在德國統一前,它擁有將近 10 萬名的正式員工,而且在一個人口大約 1 千 6 百萬的國家中,有 50 萬至 200 萬名的線民。這個獨裁國家,運用龐大的人力資源滲透整個社會,成千上萬的特工努力竊聽電話,滲入地下政治運動,並報告個人和家庭關係,甚至在郵局偷偷檢查包裹和郵件,任何可能的訊息都不容放過。

傳統獨裁的國家,需要運用龐大的人力監控社會,但人是不可靠的。因為有時候人的想法會變得不一樣,甚至有時候會突然出現良知。 所以,依賴自然人去監控或執行殘酷的任務時,偶爾還是會發生一些突發的情況。至於數位獨裁的國家,需要的主要是機器人工智慧、大數據分析等等。當他們所有數位獨裁的基礎建設,都建構完成—數位身分、信用分數、數位支付、無所不在的監控攝影機,還有一些執行高效率演算法的超級電腦,以及所謂的智慧機器人—只要幾個人,甚至只要獨裁者一人,就可以進行傳統獨裁國家所需要的人力才能做的事情。數位獨裁國家的科技愈進步,全面監控和鎮壓的能力就愈強。

此外,數位獨裁運用的工具,絕對比傳統獨裁更加可靠。這些機器和演算法,不像人一樣有良知;叫它做什麼,它就一定去做。 要避免香港的情況發生,不發言或刪除發言,其實毫無用處。那麼到底該怎麼辦呢?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要避免自己的國家成為獨裁國家,除此之外沒有過去留下的別的方法。 現代化獨裁國家的發展,部分要歸功於努力研究促進人類高科技發展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因為這些人的努力,獨裁者可以完美地去執行任何殘酷的任務,完全不會受到理性、感性或良知的困擾。我想就人類歷史的發展而言,生活在數位獨裁國家的人民,絕對比身在傳統獨裁國家的人民,更加悲哀、可怕。真是光憑想像,就令人膽跳心驚!

> 到 博客來 找這本書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推薦閱讀:

【數據公司最衰】港府可據「國安法」要求交出資料!中華電信香港事業恐面臨政治風暴

【時力議員宋國鼎專欄】「身為台灣人」是罪?《港區國安法》範圍管到宇宙去

【才上完「國安法」又推「數安法」】中國不只搞全球監控,連別國公司的數據都要求上繳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隱性反骨:持續思辨、否定自我的教授,帶你逆想人生》,由 先覺出版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WIKI。)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