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在乎的是錢,不是民主】30 人知道全球將爆發資安危機,但他們只問:該怎麼藉此賺錢?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Mindf*ck 心智操控【劍橋分析技術大公開】:揭祕「大數據 AI 心理戰」如何結合時尚傳播、軍事戰略,深入你的網絡神經,操控你的政治判斷與消費行為!》,由 野人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ixabay。)

【《BO》編輯檯好書推薦:《Mindf*ck 心智操控【劍橋分析技術大公開】:揭祕「大數據 AI 心理戰」如何結合時尚傳播、軍事戰略,深入你的網絡神經,操控你的政治判斷與消費行為!》】

最適合閱讀本書的讀者:自從川普四年前當選美國總統以來,社群軟體上「資安隱私」的問題甚囂塵上,但你有想過搜刮個資的公司,背後到底是怎麼運作的嗎?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本文作者懷利,在 20 多歲就共同創辦了 〈劍橋分析〉 公司,是一名數據科學家。本來在研究「如何 把文化量化 ,做族群分析」的他,起初持著「文化潮流會感染人」的理論,想找出社會中最容易受影響的人,阻止極端主義,並改變潮流,但沒想到一切心血最終被濫用。他形容:「我的情況,就像當時發明了原子彈一樣」。

本文是作者回憶在發現大事不妙之後,試圖告知臉書高層背後問題的嚴重性,但沒想到一切只是徒勞。(選書編輯:盧亞蘭)

圖片來源:Pixabay

文/克里斯多福.懷利
譯/ 劉維人

眼看英國脫歐成功,川普逐漸得勢,我覺得不站出來不行了 。我決定聯絡幾個矽谷的朋友,其中一位我稱之為「席拉」 的朋友認識安德森.賀維茲風險投資公司 裡面的人,這家公司的創始人是科技神童馬克.安德森 ,他在 1990 年代初與艾瑞克.比納 一起寫出了  Mosaic 瀏覽器,從此改變了網際網路的使用方式,後來  Mosaic 變成了大名鼎鼎的網景 ,在 1995 年首次公開發行,成為網路時代最早的超級巨星。 從那之後,安德森又先後在  Skype、推特 GrouponZynga 總共投資了數十億美金,當然也包括臉書,安德森是臉書的董事。

在一場臉書派對上,吹哨者看透這群「矽谷人」

我在  2016 年春天飛到舊金山,開始告訴相關人士我在 〈劍橋分析〉 裡看到的東西。席拉安排我跟安德森公司的人開一次會,該公司位於  Menlo Park 的沙丘路 ,從外面看起來就像稍微高級一點的住宅區牙醫診所,但一走進去就看見平淡無奇的大廳牆上掛著天價的藝術品。

我在會議室裡對幾位安德森公司的員工簡介了 〈劍橋分析〉說它偷了極大量的臉書使用者資料,以及它如何用這些資料來惡意干擾選舉

然後我說:「各位,你們的老闆就是臉書的大股東和董事,臉書得知道有人在幹這種事。」他們答應我會去調查看看,但我始終不知道最後到底做了沒有。

知道了臉書的董事與這件事有關之後,我去參加了一場舊金山教會區的派對,當天臉書副總裁預計也會出席,可想而知,派對裡都是臉書員工,整個氣氛非常矽谷,每個人都穿著合身的灰色  T 恤,聊天內容全都是生酮瘦身的效果啦、 Soylent 代餐啦、為什麼食物的價值被「高估」之類的。這些員工都聽過很多關於 〈劍橋分析〉 的傳言,所以介紹者 一說我來自那裡,我很快就成為全場焦點

當時他們好像就已經注意到這家公司了,我後來也發現早在  2015 年  月就有臉書員工開始討論 〈劍橋分析〉,並要求調查這家公司「蒐集」臉書資料的行為,這些員工在該年 12 月再次要求調查,後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訴訟臉書時,也引用了他們所說的——「這家至少能夠粗略地模擬資料的公司,已經嚴重滲透了我們的市場」。

只不過我在回答提問時發現, 這些員工似乎不在意 〈劍橋分析〉 對民主造成多大威脅,反而比較在意它取得哪些成果 。甚至連臉書副總裁也不太擔心,他說如果我反對 〈劍橋分析〉 的作法,就該像反對 Uber 的人自己設了一家  Lyft 一樣,創個類似的公司搶走它的生意。我覺得這個建議太荒謬了,而且非常不負責任, 如果臉書真的想面對這個問題,我很難想像它的高層會說這種話

但我很快就發現矽谷就是這樣,無論碰到什麼問題,即使問題會威脅到國家的選舉,他們也不會去想「所以問題要如何解決?」而是去想「我們可以怎麼用這個問題來賺錢?」他們的眼睛除了商機以外什麼都看不到 ,我只是在浪費時間。

後來我加入了一項美國監理調查計畫,發現至少有  30 位臉書員工知道 〈劍橋分析〉 幹過哪些好事 ,但在我公開爆料之前,該公司沒有向監理機關透露過一丁點相關訊息。

後來,安德森.賀維茲公司的人把我加進一個名為「未來世界」(  Futureworld )的臉書私人群組,跟一群矽谷大公司的高層討論科技產業面臨的問題,以及我提的問題。安德森自己也開始與其他矽谷公司高層討論他們的平臺被濫用的問題,並經常邀一群矽谷名人去他家吃晚餐聊天,這群人也開始 戲稱自己為「軍政府」( the Junta,通常是指掌權之後實質統治國家的威權集團)。

「如果政府去跟蹤我們的通訊紀錄就好笑了」,其中一位成員在給安德森的電子郵件上說,「因為那一定是因為他們的演算法搜尋到『軍政府』這個詞,但我們用這個詞可是在諷刺啊。」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推薦閱讀

【按「接受 cookies」=簽下賣身契】跨國「數據分析」公司從 Candy Crush 下手, 搜刮 2 億人個資!

【「個資」到底是不是能買賣的生意?】因為一張照片的「行銷」,她從歐巴馬狂粉變成川普競選操盤手

大家終於受夠毒品、流浪漢和人類糞便了嗎 —— 我緊密觀察矽谷房價後,有了「驚人發現」!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Mindf*ck 心智操控【劍橋分析技術大公開】:揭祕「大數據 AI 心理戰」如何結合時尚傳播、軍事戰略,深入你的網絡神經,操控你的政治判斷與消費行為!》,由 野人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ixabay。)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