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為了錢,摒棄道德底線」—— 新疆維吾爾人眼中的《花木蘭》:失去勇敢、自由,只剩下對錢和中共的忠誠

(本文經合作夥伴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流亡美国维吾尔女性:我们都是真正的花木兰 〉。首圖來源:取自 Liu Yifei Taiwan Fans 劉亦菲臺灣後援會 臉書粉絲團。

【我們為什麼要選擇這篇文章】

迪士尼真人電影《花木蘭》上映至今惹出不少風波!除了在中國票房軟趴趴,更因過度親中,導致美國參議員霍利 9 日 致函 迪士尼執行長包正博,指控其無視中國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並將利益置於原則之上,有辱美國價值。

另外,《花木蘭》也 因香港、新疆議題在境外引發抵制。 迪士尼電影花木蘭在片尾字幕致謝新疆當局,片商遭抨擊間接支持中國政府迫害維吾爾族。迪士尼財務長 10 日親上火線 說明 ,表示「感謝國家或地方政府同意在此拍片」,並說明電影拍攝多在紐西蘭。

不過,這樣的說法新疆人會接受嗎?(責任編輯:徐子捷)

迪士尼真人版電影《花木蘭》上映後,因過度「親中」引起全球討論。
迪士尼真人版電影《花木蘭》上映後,因過度「親中」引起全球討論。圖片來源:取自 Liu Yifei Taiwan Fans 劉亦菲臺灣後援會 臉書粉絲團。

《花木蘭》曾是她最喜歡的電影之一!

《花木蘭》是菊爾·伊力哈木(Jewher Ilham)從小最喜歡的迪士尼動畫片之一。小時候,她拉著爸爸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一同觀賞這部講述女兒代父從軍盡孝道的電影。得知迪士尼將翻拍真人版時,她的內心非常激動。

菊爾說:「我本來充滿期待之心,直到最喜歡的女演員之一劉亦菲,當時公開支持在香港的警察對香港遊行人員的暴行。在她表現出支持之後,我對她也好,對《花木蘭》也好,失望之心大大增加,然後期待之情幾乎沒有了。」

令菊爾失望的不只劉亦菲的言論。《花木蘭》部分場景在新疆拍攝,迪士尼在片尾鳴謝了新疆宣傳和公安部門。菊爾說,想到電影拍攝同時,百萬維吾爾人被關押在周邊的拘留營,迪士尼卻對當地的公安部門表達感謝,令她感到心碎。

菊爾說:「因為想到我自己有親人被送去集中營,我也有朋友,很多朋友的家人被送去集中營。我想到一般人看這個電影就是為了娛樂,為了開心,為了獲得正能量。但如果我真的花錢去看這個電影,我肯定會聯想到我自己的家人,或是我朋友的家人,可能就在這個電影拍攝地附近的某一個集中營。」

菊爾的父親伊力哈木·土赫提是維吾爾族學者,2014 年被中國政府以《分裂國家罪》為名判處無期徒刑。去年從印第安納大學畢業的菊爾,現在首都華盛頓從事維吾爾人士的維權工作。

和菊爾一樣,華盛頓律師熱伊汗·艾塞提(Rayhan Asat)為在新疆被捕的弟弟艾克拜爾發聲。艾克拜爾·艾塞提是維吾爾企業家、慈善家,2016 年他被中國政府判刑 15 年,至今不知關押何處。

流亡美國的維吾爾族人:新版《花木蘭》選擇忽略新疆和香港現況

熱伊汗說, 迪士尼的行為等於間接資助關押維吾爾人的中共機構,違背企業社會責任的準則。 真實的新疆與迪士尼描述的截然不同,客觀上形成了對真相的隱瞞。

熱伊汗說:「迪士尼公司公開給這樣一個政府背書和做宣傳,非常可恥、非常虛偽。這表明一點,明面上迪士尼想對著大眾以婦女力量的話題去賺市場,但同時去讚美和歌頌實施反人類罪的這個國家和政府,我覺得這點本身,電影整個性質就轉變了。」

菊爾認為,迪士尼一直以來在動畫片中提倡勇敢、公平、忠誠等價值,但新版《花木蘭》選擇忽略新疆和香港現況,他們為了錢,摒棄道德底線,現在她只看到「忠誠」兩字。

菊爾說:「現在《花木蘭》帶給我的印象,沒有勇敢,沒有自由,沒有正能量,只有忠誠這兩個字, 對中國政府的忠誠也好,迪士尼對錢的忠誠也好 ,在我眼中,在我心裡,正能量這種東西已經不復存在,我是非常失望的。」

熱伊汗說,1998 動畫版《花木蘭》展現的新女性力量,給高中時期的她帶來很大鼓舞。但 22 年後,許多維吾爾人都在尋找失聯家人的時候,迪士尼的行為與《花木蘭》故事傳遞的價值形成具有諷刺意味的對照,她無法再以同樣眼光看待 2020 真人版《花木蘭》。

熱伊汗說:「父母是木蘭的世界,那家人也是我們的世界。 維吾爾不管男女,都和木蘭一樣非常勇敢,因為我們面對的是一個非常強大的政府,我們的家人是他們的人質。 這樣一個狀態下,再去看木蘭,她所代表的內涵已經不再是這種表現婦女力量的一個故事。」

菊爾說:「我也不會再去聯想到孝道,因為對於我來說,我的孝道就是要解救我父親,跟現在花木蘭拍攝的整個行徑是完全相悖的,因為我認為不應該有集中營,不應該有以利益為角度也好,以任何政治目的為角度也好,讓無辜的人受害這點,我非常不支持。」

熱伊汗說,除了上百萬維吾爾人被送進拘留營,證據表明有維吾爾婦女被迫絕育,孩子被送進孤兒院。她說,在被迫害的維吾爾人當中,特別是女性,展現了「讓人震驚的精神和愛」。

努力尋找家人的維吾爾人,和保護自身權利的港人才是真正的「花木蘭」

熱伊汗說:「在我眼裡,真正為尋找自己父母、愛人、親人、兄弟姐妹發出聲的,做一切努力的維吾爾人,還有在大街上,為保護自己的權利的香港的年輕人,我覺得他們在我眼裡才是真正的花木蘭。」

《花木蘭》這個週末在中國上映。熱伊汗表示,中國是個信息屏蔽的地方,中國政府正急於過濾關於《花木蘭》的負面信息,因此她能理解民眾在不知道真相的情況下支持這部電影。但自由世界的人們不應姑息包括迪士尼在內,越來越多企業「間接資助中國政府的暴政」。

熱伊汗說:「劇組裡不只是有劉亦菲支持香港警察,還有甄子丹支持香港的國安法。我們都看到了香港警察是如何殘暴地對待香港人民。國安法的頒布也徹底結束了一國兩制,所以我覺得我必須加入抵制的行列裡,也希望像我這樣尋找親人的維吾爾朋友和其他維吾爾人也參與這個行列。而且我更多地希望所有關注香港、維吾爾人被中國政府施行反人類罪的朋友都參與抵制迪士尼、抵制《花木蘭》。」

菊爾說:「我不會去花錢看這部片子,即使免費也不看,因為我不希望以任何形式參與到變相地幫助剝削維吾爾人, 因為花錢看這個電影,意味著錢可能也是到過新疆的某個電影院受利,我認為是在變相地幫助這個集中營擴大或維持。

菊爾希望迪士尼能盡快作出回應,面對新疆正在發生的真實情況,譴責錯誤行為。菊爾說:「我希望迪士尼作出的回應,包括公開道歉,一個是意識到他們的錯誤,公開指明在新疆發生的這些事情,然後也希望他們能指出中國政府把維吾爾人關進集中營、教育營,畢竟迪士尼是全世界都會關注的一個公司。」

熱伊汗說:「現在我弟弟在集中營,這是一個難以接受的事實。我覺得中國政府對維吾爾進行的所有暴政和破壞 ,終究會受到國際法律的製裁。到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我想對迪士尼的高層說一句話:你能看著受害者的眼神,能說一聲,『對不起,我當初不知道』嗎?」

迪士尼公司首席財務官麥卡錫星期四在一場活動上承認真人版《花木蘭》部分場景選擇在新疆拍攝的決定為他們引來許多「關注」。她說,那 20 個在中國拍攝的地點是為了展示一些「獨特的風景和地理環境」,目的是希望能更準確地描繪作品中那個國家歷史背景的樣貌。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推薦閱讀

【連中國人都不買單】《花木蘭》未在中國上映,先被刷一波「負評」!反觀台灣卻開出新片票房冠軍?

【請給我真正的花木蘭】迪士尼大撒幣迎合中國人的口味,卻對「真正」的中共一知半解

【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花木蘭》片尾感謝「新疆自治委員會」,迪士尼不擇手段打開中國市場

(本文經合作夥伴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流亡美国维吾尔女性:我们都是真正的花木兰 〉。首圖來源:取自 Liu Yifei Taiwan Fans 劉亦菲臺灣後援會 臉書粉絲團。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