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裝白領滑手機,流浪漢異味躺街頭,疫情之下,舊金山政府要如何「清理」城市裡的流浪漢?

【我們為什麼要選擇這篇文章】

價值連城的豪宅矗立在各個街口,但轉個街角,一股令人作嘔的尿騷味即撲鼻而來,遊民隨地倒臥的景象隨處可見,這樣強烈的對比是舊金山街道的日常。

多年以來,遊民是每任舊金山市長想處理但處理不好的問題,這次迫於遊民可能讓疫情惡化的擔心之下,市長將大刀闊斧執行一連串計畫,來看看作者的經歷與介紹。(責任編輯:李姿萱)

圖片來源:flickr

文 / Andy Story

新冠肺炎在美國爆發之後,一個美國多年來不想處理、不敢處理的問題 :流浪漢問題終於受到正視。

七月二十一日早晨,舊金山市長宣布了一項針對街頭遊民的新政策:「無家者支持計畫」(Homelessness Recovery Plan),目標是每年減少一千五百名流浪漢,讓舊金山回歸美好的市容。

舊金山的幾家報社,包括最主流的《舊金山紀事報》— 紛紛以「清掃」(Clean up)一詞描述疫情爆發後的流浪漢清掃行動。

美國夢的背後,有一群人連房租都付不起

幾年前,我一個人來到舊金山旅行,那是我第一次來到美國。美國經常以文化大熔爐自居,而舊金山正是一個能體現這多元種價值的城市。

日本城、義大利城、中國城、各式各樣的印度和東南亞餐聽、街頭市集和象徵對同性戀友善的卡斯楚街、當然還有許多無法被我忽略的「台灣珍珠奶茶」……舊金山的多元樣貌,是這座城市最迷人之處。

在舊金山,流浪漢的數量也許比下水溝的老鼠還要多。

在繁華的金融大廈裡,舊金山的白領們西裝筆挺地過著光鮮亮麗的一天,然而,就在幾哩以外的大街上,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們或坐或躺、或緩慢行走,這樣的街頭像極陰屍路的拍攝現場。成群的流浪漢,他們生活在自己的小睡袋裡,吃喝拉撒都在裡面解決,氣味很可怕。

走在舊金山街頭時刻不能大意。有一回,大街上迎面走來一個手持電擊棒、瘋瘋癲癲的流浪漢,嚇得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只能假裝鎮定地經過,深怕我若轉身逃跑他會馬上追過來。

房價太高、失業率太高,當世界各地的人正在湧入美國尋求找美國夢,舊金山的底層人士一個月的工資卻連房租都付不起 ,生存空間被無限壓縮,最後只能露宿街頭,靠慈善機構的救濟度日。

然而,美國人早已習慣這樣場景。即便街上充斥著這麼多不定時炸彈,趕著上班和社交美國人還是能怡然自得地走在街上,甚至一邊低頭滑手機,彷彿這些流浪漢並不存在。

「在家防疫」是對無家可歸者的諷刺

流浪漢問題,一直是美國不想處理、不敢處理的問題。

在遙遠的另一個國家:中國,政府為了讓市容看起來整潔,直接把流浪漢送出城市。但在美國,法律明文規定「任何人都有露宿街頭的權利」,只要他們沒犯法,政府不能阻止人民睡在街上,更不能把人民趕出城市。

川普總統呼籲美國人「待在家」,對無家可歸的頭流浪漢來說是何等諷刺?與垃圾堆一起生活、體弱多病、缺乏防疫物資的流浪漢,成為病毒傳播的高風險途徑,這讓美國政府再也不能忽略這個長年無法解決的問題。

疫情在美國爆發之後,舊金山政府提出一連串針對流浪漢的防疫措施:

加強收容所的防疫

三月初,舊金山政府編列五百萬美元的預算,用以加強收容所的防疫,對收容所工作人員強防疫觀念的宣導,並提供相關防疫物資,讓流浪漢能盡量待在室內。

但收容所平時環境就不太好,若此時突然湧入更多無家可歸者,大家擠在狹小的空間裡反而增加傳染的風險,這明顯非長久之計。

旅館房間隔離

疫情開始蔓延後不久,舊金山一間收容所就獲報他們收容的一名街友已確診新冠肺炎,以致曾待過收容所的街友都必須接受隔離,但當時的美國已有超過三十萬人確診,隔離病房早已供不應求。

四月初,舊金山政府編列三千五百萬美元預算,採購舊金山灣區近兩千間旅館空房用以在未來九十天安置需要隔離的街友,但政府的目標是再花七千萬美元採購七千間旅館套房,讓所有無家可歸者都可以被安置。(這筆預算還包括管理、清潔和防疫物資相關費用)

提供帳篷保持社交距離

舊金山的流浪漢數量也許遠比政府預期的還要驚人,收容所、旅館房間很快就超出負荷。無法被安置街友們最終還是得回到街上,但這次必須住在政府提供的帳篷,住在所謂「社交距離集中營」。

舊金山市民曾在 2016 年投票表決通過:街友們不得在街道上設置帳篷,以免妨礙到路人通行。疫情爆發之後,值存亡危急之秋,政府只好破例再次讓帳篷回歸到街上,只是這次帳篷的擺放與設置是經由政府的規劃,帳棚之間保持一定社交距離,避免過度多移動和互相接觸。

也因為這項政策,舊金山迎來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景,凡是城市裡有廣場的地方,都成為了流浪漢們的「社交距離集中營」。

七月二十一日上午,舊金山市長倫敦·布里德(London Breed)宣布一項新計畫:

「無家者支持計畫」(Homelessness Recovery Plan)

這項計畫的目標是透過改善房屋政策、增加空房的供給、並提供無家可歸者相關補貼,預計每年使舊金山減少一千五百名無家可歸者。這項政策的內涵是: 與其為了這次疫情提出一個短暫的因應措施,不如提出一個長遠的政策,一勞永逸扭轉市容。

「無家者支持計畫」的具體的作法

舊金山政府將在 2020–2021 會計年度、 2021–2022 會計年度分別採購並釋出一千個和五百個永久支持性住房(Permanent Supportive Housing)。

與引爆點社群組織(Tipping Point Community)合作,替無家可歸者和私人公寓進行媒合,並提供相關資金補助。

《BO》編按:Tipping Point Community 為舊金山的資助性組織,旨在透過行動打破舊金山灣區的貧窮惡性循環。

除了永久支持性住房,舊金山政府欲重啟成人庇護系統(adult shelter system),庇護所最多可容納約 1000 張床,安置更多無家可歸者,庇護所會加強健康檢查、社交距離宣導、清潔和其他預防措施,並保持總容量的 50%,以保護住客和員工的安全。

九月開始啟用過渡時期青年導航中心(Transitional Age Youth Navigation Center),為 1 8 到 24 歲無家可歸青年提供住所。

不只居住問題,能否自力更生才是要點

人權與市容,也許是這個極端世界裡的兩條平行線。

舊金山是一個極其昂貴的城市,超高的物價、房價,若非年薪好幾百萬的菁英白領階層,很難優雅地在這個城市生活下去。因此, 就算現在替流浪找尋到居住的空間,還必須考量到他之後有沒有辦法自力更生。

許多流浪漢除了貧窮,還都有身體和心理的疾病,甚至毒癮,加上因為長期被社會冷淡對待,他們對政府、對社會具有不信任感,即便政府的提出的配套再完整,很難想像實際實行起來時會遭遇到什麼樣的困難。

想到當年在舊金山街頭遭遇的可怕事情,就讓我不禁感嘆:一個如此美麗的城市,卻因過大的貧富差距和政府、菁英階層的漠視而留下傷疤。這次的疫情,也許能讓美國意識到長期被忽略的社會問題,重新擬定更完善的社會福利政策。當舊金山街頭不再有流浪漢的那一日到來,遊客們造訪的會是一個比先前還要美麗百倍的城市。

推薦閱讀

【八年級生才不是爛草莓】原來薪水不是唯一標準,做到這 2 點才能贏得年輕人的心!

工作不順、變美減肥,喝水就對了?關於喝水的真相,也許我們都被廣告誤導了

【近 3 公噸硝酸銨堆港口倉庫】當地海關曾六度請求移除被已讀不回,黎巴嫩首都慘被炸成廢墟

參考資料

Mayor London Breed Announces Plan to Fund Homelessness Recovery Plan Prioritizing Housing Expansion

‘A true emergency:’ Covid-19 pushes homeless crisis in San Francisco’s Tenderloin to the brink

San Francisco’s homeless population has swelled by 17% in two years, with most of that growth coming from people living out of their cars

San Francisco may spend $105 million to house its homeless population in 7,000 hotel rooms for 90 days in an effort to limit spread of the coronavirus

Coronavirus crisis pushes SF Mayor Breed to move more homeless into permanent shelter

Photos show how San Francisco is housing its homeless in socially distant tent camps

Mayor London Breed Announces Plan to Fund Homelessness Recovery Plan Prioritizing Housing Expansion

(本文經 Andy Story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當疫情爆發,舊金山政府如何「清理」掉城市裡的流浪漢? 〉。首圖來源:flickr,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