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給我閉嘴】日本上流社會馴女指南:最好不要說話,「要講」越小聲越好

【《BO》編輯檯好書推薦:《二十種語言,另眼看世界》】

最適合閱讀本書的讀者:你知道語言的發展和社會階級有關嗎?你知道聽講話的方式就可以知道性別嗎?語言折射出各地價值觀與文化脈絡,透過本書二十種語言,改變你看世界的角度。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在日語裡,人的性別至關重要,而且是從社會的角度來看性別,而非生物的角度。更精確地來說,日文本身並沒有用性別來區分男女應該要講什麼詞彙,但男性可以選擇用強勢、粗魯的語氣,女性卻會被整個社會教導要循規蹈矩,意思就是,若女性「不聽話,就得付出代價。」

而在早期的台灣社會,亦教導女性要有婦德、不要太有主見(夫唱婦隨),其也傳達出中華文化對性別有不同的期待以及反映社會對「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期待。(選書編輯:李姿萱)

圖片來源:piqsels

文 / 賈斯頓•多倫、譯 / 嚴麗娟

很多日本人相信「女性語言」是自古流傳下來的現象,按著女人真正說話的方式形成,也自然反映出女性共通的特色,也就是女性的氣質。現代學者則提出論據,質疑所有的假設。

女人學著安靜,對每個人都好

日語的女性和男性變體中,有些差異可以追溯到平安時代(西元七九四至一一八五年)。當時的女性必須避開從中文借來的詞, 使用本地的詞。小孩跟年輕人也一樣,表示 只有成年男性才有使用中文詞彙的特權 ,而中文詞彙就像英語裡從拉丁文衍生的詞,用在口語中會給人一種知識分子的感覺。有很長一段時間,在關於女性語言的論述中,作者都會避開中文詞。用這些詞表示作者認為女性應該增加知識。

另一個重要的差異則跟詞彙或文法沒什麼關係,可以算是語言或溝通方面的行為:平安時代的女性受到教導,不該口才便給。在理想的情況下,她們會喃喃自語,說出不完整的句子。接下來的四個世紀是鎌倉時代(西元一一八五至一三三三年)和室町時代(西元一三三六至一五七三年),給上流社會的行為指南──教導禮儀和倫理的書籍──提出新的規範: 女人最好不要說話,如果一定要開口,聲音愈小愈好。 這也符合儒家的意識形態, 要求女性服從男性,女人開口說話時,很有可能會破壞家庭和整個社會的秩序。因此證明了:這些語言模式是規範,而不是學校沒教的行為。 沒有人主張女性天生就很安靜,而是大家認為,如果她們學著沉靜點,對每個人都好。

在這個時代,尤其是從十四世紀開始,在皇宮裡出現了一種新現象,在未來幾個世紀中都非常重要。在宮廷裡服侍的貴族婦人(歐洲人的說法可能是「宮廷侍女」)逐漸發展出她們專用的行話,很多詞改頭換面,甚至被新發明的詞取代,尤其是家居物品的說法。來看幾個例子吧,MANJŪ(圓髮髻)縮短成 MAN,SHINPAI(擔憂)變成 SHINMOJI,KŌ NO MONO(醃菜)縮短了之後再重複,變成 KŌ-KŌ。有些詞則用物品的基本感官特色來取代,前面加上 o-,表示尊敬的前綴:冷水(MIZU)的說法可以翻譯成「冷啊」(OHIYA);鯛魚(TAI)則是「瘦啊」(OHIRA);紅豆(AZUKI)是「紅啊」(OAKA 或 AKA-AKA)。同樣會避開中文詞,例如 KAJI(火)就換成 AKAGOTO(直譯是「紅色的東西」)。宮廷裡的侍女為什麼要把詞改掉,有好幾種理論──理由可能是保密、上流社會的婉轉表達,或溝通不同的方言──但事實卻是這種行話從宮廷裡慢慢滲入幕府將軍的宮殿和武士的宅邸中。

貴族也學了這種行話,儘管是「宮廷侍女」的說話方式,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這比較像階級的標記,不分性別。在當時的文獻裡,有不少例子是男性用這種風格說話,包括僧侶和軍閥。在其他地方,來自中下階層的男性人物會嘲弄和亂模仿這種上流社會的說話方法。後來的行為指南書也開始批評採用這種風格的男性,有一本書說「很可憎」但「很常見」。

官方教科書男女有別,教導女性應該要輕柔可愛

來自一六八七年的這段引言帶我們來到日本歷史的下一個階段,江戶時代(西元一六〇三至一八六八年),在這段期間,日本幾乎都處於鎖國狀態。 這時上流社會的口語風格慢慢脫離了階級分化,變得跟性別有關 ,尤其在十八到十九世紀。數百本新的行為指南流通到社會各個階級,制定比從前更複雜、限制度更高的規矩, 非上流社會的女性透過這些書學會了語言的規範。還是要保持靜默和避開中文詞。但某些非中文的詞也要避免,例如 SHIKATO(無疑地)和 IKIJI(驕傲),看來是因為「確定」和「驕傲」被視為不夠女性化。此外,女性也應該在講話時常用上面提過的 O 前綴和 MOJI 後綴,因為這些綴詞現在給人一種軟化的感覺,讓語言更陰柔:直白的 GUSHI(頭髮)聽起來太嚴厲,因此該說 OGUSHI。女性稱呼別人時不該用 SONATA(你),應該用 SOMOJI 。

從十九世紀末開始,性別化的語言來到新時期,日本已經開放並開始接觸外界,同時正在經歷快速的現代化。現代化的一項元素就是語言的標準化,此時的日語有相當豐富的方言變化;另一項元素則是引進男女平權的概念。然而,後者被解讀為「平等,但天生不一樣」,新的國語跟舊的一樣有性別區分。 一八七九年的天皇敕令確實明確彰顯了日語會區別性別說話者的本質。

©Mike Licht, based on an 1897 print by Toyohara Chikanobu ; 圖片提供:臉譜出版

一八八六年,初等教育普及時,女孩跟男孩都是受益人,但 官方的教科書不一樣 。下面引述女生的教科書(一八九三年):「控制自己不要講話。刻意中性化的口語很沒禮貌。直接的口語有勢利感。女性的話說得好,就不該有刺耳的感覺,要輕柔而可愛,也不要講道理⋯⋯ 女性講話時表現出知識淵博和聰明的樣子,會特別讓人討厭。

就詞彙和文法而言,女性的語言受到一個變體的影響,成為女學生口語,這種風格出自中學裡的菁英學生之口。儘管在十八世紀末被批評為粗鄙語言,在幾十年內卻廣受接納,還被視為有女性化特質,且足以證明教育有了扎實的結果。這種變體是自家的創新,無縫融入舊時的語言性別劃分,不久之後,日本社會也認為這種變體是日語中值得看重的古老部分,但事實上,根本沒有這種東西。

在這之前,文法書和教科書裡都沒有正式的日本女性語言,許多現代的特質都是近代(女學生)的發明,而很多舊有(宮廷侍女)的元素早就廢棄了。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推薦閱讀

全球破 11 億非母語人士使用英文,以後英文怎麼說我們來決定!

【想在鄉下生活,又怕沒工作?】日本偏遠小鎮告訴你吸引人口回流的秘密!

【中共跟自己孩子學學吧】10 個中國小孩走入深山實驗民主-這一課,他們談「不能耍流氓」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二十種語言,另眼看世界》,由 臉譜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iqsels。)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