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破 11 億非母語人士使用英文,以後英文怎麼說我們來決定!

【《BO》編輯檯好書推薦:《二十種語言,另眼看世界》】

最適合閱讀本書的讀者:你知道語言的發展和社會階級有關嗎?你知道聽講話的方式就可以知道性別嗎?語言折射出各地價值觀與文化脈絡,透過本書二十種語言,改變你看世界的角度。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世界上有很多地方都有「共通語」,但沒有哪個語言像現在的英文這麼強勢,目前全球 15 億的英文使用人口中,就有超過 11 億人是非母語人士。

隨著非母語人士越來越多,也讓這英文本身產生變化,包含說法更加直觀,俚語、慣用語等難懂的語境慢慢消失等。而崛起的中國會讓世界語言變成中文嗎?還是英文有什麼不可取代的地位呢?一起來看看作者的見解!(選書編輯:李姿萱)

文 /  賈斯頓•多倫、譯 / 嚴麗娟

圖片來源:President of Russia

全球的經濟重心現在從美國移往亞洲。等移過去以後,英語還是世界語言嗎?

我相信英語目前的地位起碼還能維持一個世代吧,因為全世界有幾億孩童正在學英語。之後會怎麼樣?這些孩子的孩子會不會學英語,現在還不能確定。如果過了二十到三十年,大家覺得孩子們應該把時間花在更有益的地方,英語學習潮可能會衰退。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祖父寫信給我父親時都用法文,因為他覺得這個語言很有用,也很時髦。在一九〇〇年代初期,在他還小的時候,法語確實很有用也很時髦,但他在一九五〇年代寫這些信的時候,情況已經變了。類似的變化在歷史上一再發生。

有野心的爸媽現在都讓小孩學漢語(普通話)。這樣對嗎?

他們相信這種語言很有用,之後還會更有用,這想法當然沒錯。

在接下來的世界舞台上,中國肯定能大展身手,因此學他們的語言應該很有利。但如果你的意思是「漢語中的普通話會變成下一個共通語嗎?」又是另一件事了。 有些人認為經濟支配地位會帶來政治的支配地位,再來則是語言的支配地位,因而也相信普通話會變成共通語 但語言學家多半不同意。

為什麼?支配地位不是很重要嗎?

不完全是。克里斯托( David Crystal 和麥克霍特( John McWhorter)等知名的語言學家都相信,舊有的政治和經濟機制雖然會讓某些語言變成共通語,但這次不可能。一個理由是普通話實在太難了。 不光西方人覺得難,東亞以外大多數人都覺得很難,因為文字的效能太低。

還有其他的原因嗎?

有:臨界人數( critical mass)。以前,即使是最成功的共通語,通用的區域也就那幾個,比方說中東的阿拉姆語和西方羅馬帝國的拉丁語;再不然就是使用者是全球的菁英人士,例如十八世紀和十九世紀時,法語是全球的外交語言。這些語言靠著使用者的力量而盛行。阿拉伯人征服中東後,阿拉伯語占了優勢,阿拉姆語因此衰落,後者變成只是某些人的母語。拿破崙戰敗後,法國失去影響力,外交人士逐漸用英語取代法語,只不過時間拖了一個世紀之久。然而,英語現在遍及全球 使用者組成了全球網絡,在西方國家及大英國協較為緊密,在其他地方則比較鬆散。語言就跟其他溝通手段一樣:愈多人能使用,就愈加有用。我猜,我們已經越過 了一個人數門檻,其他語言再也沒有機會成為新的共通語。

所以,英語贏了嗎?

到目前為止,沒錯。

再說一次?你剛說過,其他語言都不可能打敗英語了。

我確實這麼說。但還有幾個可能的情境,英語的勝利或許有可能翻盤。還記得拉丁語在西歐的遭遇嗎?

拉丁語蛻變成羅曼語言嗎?

沒錯,變成法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和其他語言。不過,故事才說了一半。另一半簡略來說,就是拉丁語在接下來的一千年內仍是共通語,但使用者只有宗教界和高級知識分子。英語的未來或許也一樣。另一方面,英語可能發展成區域性的變體,被印地 烏爾都語、斯瓦希里語或韓語等當地語言影響,最後變成獨立的語言、 彼此無法互通。目前的變體有印度的印度英語(Hinglish)、烏干達的烏干達式英語(Uglish)、韓國的韓國式英語(Konglish)等等,或許就是先驅。

另一方面, 由於英語的母語人士占的比例愈來愈低,國際共通語的複雜度可能會跟著降低。 很多難懂的慣用語,例如 to nail one’s colours to the mast(把自己的國旗釘在桅杆上,意思是「明確表態」)或 not to put too fine a point on it(不在上面放太細微的點,意思是「坦率表達」),就再也不算英語的說法:對母語人士來說當然還是,但不屬於國際性共通語。如果某些文法例外遭到廢除,我也不會覺得意外:swim(游泳)的過去式可能變成 swimmed(應該是 swam);sheep(綿羊)的複數變成 sheeps (應該是 sheep)。對英語是母語的人來說,可能會像在亂來就是了……

 

這幅印度卡通出現在蒙特內哥羅的網站上—但在世界各地,大家應該都看得懂。 英語:您能不能好心指點我方向,好讓我在這棟建築物裡找到可以解放的地方? 全球語(Globish):廁所,拜託。 圖片來源:臉譜出版《二十種語言,另眼看世界》,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亂來?我覺得根本就是詭異。

但這種變化一直都有! Shape 塑形) 的過去式本來是  shope  現在是  shaped ); help  幫助) 本來是  holp  現在是  helped )、 laugh  笑) 本來是  low  現在是  laughed )。複數也是: shoes (鞋子)本來是 shoon eyes(眼睛)本來是 eyen 。美國人喜歡用 cannons (大砲)取代本來的 cannon 。有時候,當然也有反向的變化,例如 dived ( dive 「跳水」的過去式)變成 dove sneakedsneak「偷偷溜走」的過去式)變成 snuck。但在共通語裡面,一定是不規則的形式被規則化,而不會相反過來。這個過程可能會持續下去。或許 she saw(她之前看到)跟 she has seen(她看見了)之間的差異會慢慢消失,因為注重分別的人愈來愈少 誰知道呢。我也強烈懷疑,把 red(紅色,發音是 / red /)唸成 / ret /,把 three (三,發音是 / θree /)唸成 / sree /,也不會有任何問題。等這種國際性英語偏離標準英語夠遠後,或許拼法也會稍微簡化,例如從 debt(債務)、 dumb(不能說話的)和 doubt(懷疑)裡拿掉不發音的 b;把 tomb(墳墓)拼成 toom,因此以後就不跟 bomb(炸彈)同韻,而是跟 doom(厄運)同韻。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推薦閱讀

【每次呼吸都讓人感到痛苦】美國夢沒想像中好!移美芬蘭人曝:我永遠無法在這裡出人頭地

【消失百年後在台灣現蹤】你不知道的台灣高山故事!來看讓蘇格蘭老爹瘋狂的植物是什麼?

「鹹肥香」如何跟硬頸扯上關係?一口「客家菜」吃三碗飯,背後竟有特殊文化脈絡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二十種語言,另眼看世界》,由 臉譜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resident of Russia。)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