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阿嬤共台語麻欸通】跟雇主小孩學中文變朋友,印尼媽媽立志從台灣走向世界

(本文經合作夥伴 One-forty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首圖來源:One-forty。)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二戰後的 1960 年代,西德首當第一和土耳其簽訂協議,形成客工體系(Guest Worker System),不僅填補西德戰後勞動缺口,也解決土耳其的高失業率。60 年後的現在,當年的那些移工們早已落地生根,重新形塑了德國社會的樣貌。

而這樣勞動模式在全球化後其實更為盛行,回頭看台灣,越來越多的東南亞移工來到台灣工作、生活,台灣彷彿成為當年的德國,給了他們一個追夢的機會,透過 Ari 的人生故事,一起來了解這群台灣的新成員。(責任編輯:李姿萱)

圖片來源:One Forty

如果你曾在週末的台北車站大廳找人,大概能體會何謂「大海撈針」。好不容易找到她了,她就像根「黑色的針」── 從帽子、T 恤、大衣、長褲到鞋子都是黑的,身形矮小的她更戴了黑色的口罩,在人海中默默低頭走著。

「我叫 Ari,今年 38 歲!」聲音出乎意料地大。褪去口罩,出現在眼前的是一位嬌小可愛的女生,「很多人都說我看起來比較年輕,但我沒有騙人啦!」

和阿嬷說台語,雇主小孩搖身變成中文小老師

大約六年前,Ari 第一次來到台灣,到高雄照顧一位阿嬤。然而,雇主一家都講台語,「怎麼在印尼學的中文都沒有用!」她只好重新學新的語言。

「阿嬤你愛佮我教!(阿嬤你要教我!)」現在的 Ari 對台語不陌生,在訪談時,偶爾還會不經意講出一些台語詞彙,這是她在六年間不斷提問與鬧笑話之間累積的能力。

「之前的阿嬤都叫我『阿麗』。有時候我就覺得阿嬤在叫我,但阿嬤卻說『無啊(沒有啊)』,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台語的『你』就叫做『lí』(與『麗』同音)!」

雖然溝通都用台語,但 Ari 也想好好學習中文。而她的第一位中文老師,是雇主讀國小的孩子。

「我就問他說我的名字怎麼寫,他就慢慢教我。」現場我們也請他寫在我的筆記本上,「阿瑞」二字寫起來工整且毫不遲疑。

「我就很多問題,很喜歡問!」她陪著雇主孩子寫作業,孩子寫什麼、她就寫什麼。遇到不會的字、想學的詞,就會直接問那個孩子,Ari 笑說:「所以我就跟他變朋友了!」

圖片來源:One Forty

台灣撐起印尼的家,供養老小之餘還要拼學中文

Ari 三年約滿回印尼六個月後,再次來到台灣。一開始先在養老院工作,後來在那裡教老人體操的老師,聘請她到家裡幫忙照顧阿公阿嬤。

「我不想要放假無聊就坐在這邊,想做一些有用的事。」她說道,之前在養老院有週休二日,所以常常跟朋友出去玩,「我整個台灣都去過了。但只是一直拍照拍照,也不能換錢。」

身為一位單親母親,Ari 需要奉養母親、資助弟弟讀大學,「我在印尼的工作扣掉房租後只有台幣一千元,不要說存錢,連生活費都有問題了!」對她而言,「在這裡工作相對輕鬆,又賺比較多!」她每個月至少能匯一萬元回家,並留幾千元在身上。更重要的是,她說道「我想繼續待在台灣三年,邊存錢邊學中文。」

過去兩年,她其實就想要報名 One-Forty 的中文實體課程,然而總是因為沒有放假而錯過報名時間。「我(現在)每天只要打掃、煮菜、陪阿公阿嬤看電視就好。」如今,Ari 的工作內容相對輕鬆,也因為在工作之外有許多空閒時間,讓她當初在看到「好書伴計畫」之後,便毫不猶豫地報名了!

雇主知道她在學中文後很支持,而她也會在阿公阿嬤旁邊寫作業,「看新聞的時候,我會跟阿嬤說:『逐工新聞攏仝款,我欲來寫功課!(每天新聞都一樣,我要來寫功課!)』阿嬤就說:『好啦!你去、你去!』」

化挑戰為人生風帆,她要從台灣前往下一個舞台

「我不可能在台灣一輩子。」身為一名母親,她還是想陪孩子的。兒子今年十三歲,剛跟 Ari 一樣高,每週他們會視訊聊個天,「你也知道這個年紀的小男生,比較想跟朋友出去,不想跟媽媽講話。」

「媽媽我想學英文去美國,然後我們兩個可以去那邊找男女朋友!」兒子一番或真或假的話,讓 Ari 接著笑說:「好啊!那到時候不要叫我媽媽,要叫我『姊姊』!」那個瞬間,與阿嬤拌嘴逗趣的 Ari 又回來了。

樂觀開朗是她面對挑戰的一貫模樣,就像她的視覺年齡一樣,是個勇往直前不服輸的學生,訪談過程中她總盡可能地說中文,說不好的字還會練習到發音正確為止,「幹嘛怕別人笑!」她說。她認為,中文是個國際化的語言,香港、新加坡都用得到。此外也有越來越多華人廠商進駐印尼,她想在回去之後當翻譯,「不要浪費(在台灣的)時間。」

「我現在好書伴(的課程)已經讀到十二課了!」總是利用工作之餘學習的她,可是遵守進度的好學生。訪談至今也過了一段時間,相信 Ari 的學習進度一定也和她對人生的態度一樣 —— 勇往直前!

你知道嗎,每一年有 30,000 位東南亞移工離開家鄉來到台灣,其中只有 10 % 的移工受過基本中文學習訓練。根據勞動部統計,全台灣依然有近 8 成的外籍看護移工沒有固定放假。這意味著,對於第一線且需要長時間與雇主接觸的看護來說,除了面臨難以找到學習管道,更會面臨與雇主在語言溝通上的困擾。我們希望每一位移工都有機會像 Ari 一樣,可以不受工作和時間的限制自主學習,創造與雇主之間的良好溝通和互動。

One-Forty 好書伴集資計畫是一項針對全台灣移工的教育學習行動,透過每年寄送專屬中文學習教材,讓在台灣的移工都能獲得免費的實體課本與長達一年的線上豐富學習資源,也深入認識台灣文化。不輪在台灣的任何一個城市、偏鄉、離島,移工們都能在工作之餘學習中文、快速適應生活。

台灣自 1989 年引進第一批東南亞外籍移工之後,台灣各大產業、工程以及家庭都有移工貢獻的身影,他們已經成為台灣人這幾十年來不可獲缺的「好隊友」。好書伴集資計畫是一份台灣人送給東南亞移工的學習禮物,讓移工在最孤單的時候,感受到台灣人的溫暖。然而,我們每年需要 300 萬元的資金才能讓計畫繼續營運,而現在離目標達成,還有一大段距離。

一天不到十元,你就可以支持好書伴集資計畫,讓移工持續學習展開長達 365 天的學習旅程。我們需要你的支持,讓每一位東南亞移工都會機會像 Ari 一樣

推薦閱讀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從注音符號開始學起,失智奶奶讓印尼女孩立志學好中文

【台灣是我人生轉機】一位菲籍移工的自白:若沒在台灣發生「毀容」意外,我不會踏上「藝術家」之路

【台灣老闆曾讓她工作到乾嘔】她把黑暗過往當養分!移工顧問不讓同鄉步後塵,終從川普女兒手中接下人權英雄獎

(本文經合作夥伴 One-forty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好書伴計畫學生專訪】移工 Ari:如今,我可以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學習中文了!〉。首圖來源:One-forty。)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