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從注音符號開始學起,失智奶奶讓印尼女孩立志學好中文

我們為什麼要挑選這篇文章

台灣的社福體系高度仰賴外籍移工的勞動力,而這群在台灣的異鄉人不只來工作,也透過「學中文」連結台灣人的心。陌生人的一罐水讓 Kanirah 五年來提醒著自己,有能力就要回饋這片土地;而雇主奶奶的主動攀談更開啟她學中文的契機。

語言是一塊了解異國文化之門的敲門磚,透過流暢的中文溝通,讓雙方都能更進一步認識彼此家鄉的文化。(責任編輯:李姿萱)

圖片來源:One Forty  

沈甸甸的後背包中,剛從超市離開的 Kanirah 裝滿了晚上要幫印尼好友慶生的各式料理食材。對她來說,那一天是難得的放假,一分一秒都得好好把握。

今年是 Kanirah 展開移工生涯的第九年,這趟旅程始於 19 歲隻身一人前往的新加坡。「剛開始出國工作真的很孤單,19 歲的我還是個小孩。」問起 Kanirah 如何排遣離家思念,她接著說,「前七個月老闆不給我打電話回家,那時候我什麼也不能做,只能想。」

在新加坡的日子不如想像中美好,文化歧視與語言障礙讓她決定轉換工作地。透過曾在台灣擔任移工的姊姊介紹,Kanirah 在五年前來到台灣。她永遠也忘不了剛降落桃園機場時,一句中文也不會說的她,口渴尋無飲水機的場景。

「有一個阿伯看到我好像口很渴,就給我零錢讓我買水。」這份溫情,五年來 Kanirah 一直放在心上,時時提醒著自己,當自己能力足夠,也不忘回饋這座島嶼。

從學注音符號到一口流利中文,雇主奶奶是學習的契機

移工在台簽證一期三年,Kanirah 有過兩位雇主。談起第一位照顧的奶奶,「那時候我完全不會說中文,奶奶也不喜歡說話。」長達三年完全沒有休假的時光,Kanirah 也沒有機會與其他移工交朋友。這些日子裡,她有過渴望想學中文,但沒地方學,沒人可以練習,也沒場合可以說。

一直到三年期滿,Kanirah 換了第二位雇主,這位奶奶,成了她學習中文的契機。「第二個照顧的奶奶不一樣,她很愛找我說話。」Kanirah 說,「雖然奶奶因為老人癡呆,我常常聽不懂她說什麼。」由於剛出院的奶奶尚未康復,說起話來也還不太流暢,前一個半月與 Kanirah 幾乎是雞同鴨講。為了想聽懂奶奶說的話,Kanirah 開始自主學習中文。

「我在 Youtube 看到 One-Forty 的影片,就連到 Facebook 報名了好書伴計畫。」於是,好書伴計劃成了 Kanirah 生活中最好的教材,除了有奶奶陪伴,整個大家庭也都會陪她一起練習。

待奶奶病情逐漸穩定後,奶奶開始每天念童話故事給 Kanirah 聽。「我都忘記了啦!我不喜歡童話故事,可是記得裡面的一些中文。」Kanirah 說,「雖然奶奶說的話常常讓我頭很痛都聽不懂,可是我很喜歡跟她一起學習。」

有了好書伴計畫的念書進度及奶奶全家的支持,Kanirah 一步步從注音符號、單字、句子開始練習。現在的她,說起中文又清晰又流暢,儼然是位在台定居十多年以上的女孩。

圖片來源:One Forty

能自信流暢說中文,是她回饋台灣最好的方式

「以前中文說得不好,進電梯有人問我要到幾樓,我說十樓,結果他幫我按四樓,我都快昏倒了!」說起開始學中文後的改變,Kanirah 的口氣顯得自信。「現在我帶奶奶去醫院,護士說的我都聽得懂,這樣他們就不用一直重複,我覺得很有成就感。」

回到家中,奶奶唸心經的時候,也就是 Kanirah 打開好書伴計畫的課本和作業簿,開始學習的時間。偶爾聽到 Kanirah 發音不對,奶奶也會放下心經,陪她一起練習。

「不認識好書伴前,我會自己找網路影片學,但那個都講很快,我跟不上。」有了課本輔助,Kanirah 現在可以對照好書伴的教學影片,配合課本一起學。

回想起第一次發出正確的「ㄅㄆㄇ」音調,Kanirah 說,整個家裡的人都比她還開心。「在公園的時候很多爺爺奶奶會找我聊天,大家都以為我在台灣住很久很久了。」能流暢的與長者溝通,為他們帶來歡笑,也是 Kanirah 回饋這片土地的方式。

奶奶常告訴 Kanirah ,要把中文學好,未來才有比較多工作機會,也能幫助更多人。「以後我想回印尼的萬隆,那裡有很多工廠,很多人需要幫忙翻譯。」

五年前降落台灣時,那位受到台灣人幫助的移工女孩,現在正透過持續進步的中文能力回饋這片土地。未來回到印尼的 Kanirah,也將繼續運用她流暢的中文,擴大屬於她的感染力。

 

支持計畫,改變每年 3 萬名東南亞移工在台灣的經驗

你知道嗎,每一年有 30,000 位東南亞移工離開家鄉來到台灣,其中只有 10 % 的移工受過基本中文學習訓練。根據勞動部統計,不管是事業面或是家庭面雇主在管理與運用東南亞移工時,碰到最大的困擾便是「語言溝通困難」。語言能力造成的溝通困難不僅侷限在對話上,有時還會失去進一步認識和理解彼此的機會。我們希望每一位移工都有機會像 Kanirah 一樣,創造與雇主之間的良好溝通和互動。

One-Forty 好書伴集資計畫是一項針對全台灣移工的教育學習行動,透過每年寄送專屬中文學習教材,讓剛來到台灣的移工都能獲得免費的實體課本與長達一年的線上豐富學習資源,也深入認識台灣文化。不輪在台灣的任何一個城市、偏鄉、離島,移工們都能在工作之餘學習中文、快速適應生活。

台灣自 1989 年引進第一批東南亞外籍移工之後,台灣各大產業、工程以及家庭都有移工貢獻的身影,他們已經成為台灣人這幾十年來不可獲缺的「好隊友」。好書伴集資計畫是一份台灣人送給東南亞移工的學習禮物,讓移工在最孤單的時候,感受到台灣人的溫暖。然而,我們每年需要 300 萬元的資金才能讓計畫繼續營運,而現在離目標達成,還有一大段距離。

一天不到十元,你就可以支持好書伴集資計畫,讓移工持續學習展開長達 365 天的學習旅程。我們需要你的支持,讓每一位東南亞移工都會機會像 Kanirah 一樣。

推薦閱讀

【她的夢想是當中文翻譯】為賺家人學費曾一年沒休假!22 歲移工再辛苦也想學好中文

【台灣是我人生轉機】一位菲籍移工的自白:若沒在台灣發生「毀容」意外,我不會踏上「藝術家」之路

【台灣老闆曾讓她工作到乾嘔】她把黑暗過往當養分!移工顧問不讓同鄉步後塵,終從川普女兒手中接下人權英雄獎

(本文經合作夥伴 One-forty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移工 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首圖來源:One-forty。)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