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國幽靈徘徊藝能界?】《藝情指揮中心》玩弄疫情博眼球惹議,但真正問題是:踐踏普世價值

【我們為什麼要挑選這篇文章】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每日下午的例行記者會是不少台灣人的固定行程,指揮官陳時中從容不迫的言談更是深植人心。

疫情當前,由全民大劇團所製作的《中央流行藝情指揮中心》,找來多位藝人模仿指揮中心人員,盼能讓社會大眾在緊繃期間,能有放鬆一下的心情。不過,近日此節目卻遭網友質疑有中資撐腰。

對此,據《中央社》報導,全民大劇團 21 日在臉書發表公開聲明,除感謝粉絲支持,也表示 6 集影集已播放完畢,另外文中更提到,劇團不僅沒有透過網路節目賺取任何利潤,且不可能有中資,強調「如果有,我們還有必要為了活下來這麼努力嗎?」(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文/陳文瀾

「台灣除對抗來自中國的病毒,還得應付黨國遺毒」

武漢肺炎疫情方興未艾,但台灣出現在西方媒體的頻率,已遠超過武漢肺炎肆虐歐、美諸國之前。原因甚簡單,一來台灣防疫成效在全球名列前茅,確有其他國家可借鏡之處,二是只要提到台灣,就足以讓武漢肺炎發源國 ── 中國不快。

大多數西方媒體看到的是,台灣是少數仍可正常上班、上課的重要經濟體,是唯一確保可人人可購得口罩的國家,還有數月無休、日夜堅守崗位的防疫團隊,與全球唯一開打的職棒聯盟。

大多數西方媒體沒看到的,同樣是瘟疫蔓延、大敵當前,台灣應是唯一主要反對黨不思協力防疫、一味「扯後腿」的國家,是唯一有人自甘當中國買辦、干擾政府撤僑作業的國家,是唯一有藝人不聞問本國死傷、只關心中國疫情的國家,與竟有網路節目模仿、嘲諷防疫團隊的國家。

其他國家防疫,敵人只有武漢肺炎;台灣除對抗來自中國的病毒,還得應付黨國遺毒,遠比其他國家更艱辛。 由王偉忠、謝念祖共同創辦的全民大劇團,日前製作網路節目《中央流行藝情指揮中心》,模仿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引發熱烈討論與巨大爭議。

《中央流行藝情指揮中心》因中資惹爭議!但真正問題是「踐踏普世價值」

王偉忠主導的政治諷刺模仿秀,起於《2100 全民亂講》,接著有《全民最大黨》、《全民大悶鍋》;原本活躍於泛藍色彩的電視台,但收視率每下愈況後,被迫轉戰網路。《中央流行藝情指揮中心》引發爭議,其實正是全民大劇團的商戰策略;爭議愈大,網路點閱率愈高,獲利亦水漲船高,何樂而不為。

有人批評,此系列政治諷刺模仿秀就像會「復陽」的武漢肺炎病毒,國民黨執政時奄息,民進黨執政時復活,雖同時模仿藍、綠陣營人物,但只醜化、丑化綠營人物,對藍營人物,卻常點到為止。

有人為此系列政治諷刺模仿秀辯護,或道人人皆可有政治立場,亦有言論自由、創作自由,美國同類型節目,嘲諷美國總統川普的力道,有過之而無不及,何況若干地下電台,每天亦不歇息地批評藍營人物;或道此系列政治諷刺模仿秀與綜藝節目無異,目的只為博君一粲,何勞口誅筆伐。

然而,姑且將政治立場存而不論,此系列政治諷刺模仿秀慣用自以為是的幽默(humor),傳播未經查證的謠言(rumor),且視普世價值如無物,隨眼可見性別歧視、族群歧視、語言歧視、地域歧視、年齡歧視、職業歧視,並以歧視為笑點,以掩飾創作內容的無力、薄弱。

性別平等、族群平等、語言平等、地域平等、年齡平等、職業平等、宗教平等,在有志之士多年倡導下,已逐漸成為普世價值;近年來,愈來愈多國家將上述普世價值入法,包括台灣在內。台灣許多綜藝節目,包括《中央流行藝情指揮中心》,其實都遊走在法律邊緣。

有人為《中央流行藝情指揮中心》等政治諷刺模仿秀辯護,節目中的性別歧視、族群歧視、語言歧視、地域歧視、年齡歧視、職業歧視,雖是低級趣味,但都只是「戲劇效果」,不必太過在意,而且「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被嘲弄的表演者未鳴不平,他人何必置喙。

不過,「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皆是假象,被嘲弄者只是「為五斗米折腰,不得不為」,有時只是敢怒不敢言。台灣多數綜藝節目與《中央流行藝情指揮中心》系列的政治諷刺模仿秀,皆公開示範職場霸凌,表演內容與藝能界生態並無二致;藝能界「大哥」、「大姊」嘲弄其他「中小咖」,待「中小咖」熬成「大哥」、「大姊」,再嘲弄後起的「中小咖」。

可悲的是,此類粗製濫造的多數綜藝節目與政治諷刺模仿秀,因容易被複製、仿效,成為許多台灣中小企業尾牙、中小學表演取材的對象,一次又一次上演職場霸凌。 許多人在乎《中央流行藝情指揮中心》系列的政治諷刺模仿秀黨同伐異,卻忽略其踐踏普世價值,流毒更甚。

藝能界總為低級趣味找藉口,藝人抱「中國夢」與台灣觀眾漸行漸遠

在西方國家,縱使創作者擁有言論自由、創作自由,亦不可違逆普世價值;否則必將千夫所指,職業生涯無疾而終;並非性別、族群、語言、地域、年齡、職業,不能批評、嘲諷,但創作者必須異常小心,不可跨越「紅線」,最佳策略是自嘲。 也有人為《中央流行藝情指揮中心》等政治諷刺模仿秀抱屈,認為台灣綜藝節目製作成本不高,故只能在低級趣味中打轉,「先求有、再求好」;若再以普世價值「大帽子」壓頂,將扼殺若干藝能界從業者的生存空間。

這套與流動攤販、仿冒廠商無異的說辭,正是台灣藝能界永遠「不求好」的藉口。昔日的香港藝能界笑匠輩出,台灣只識擅長「鬼馬搞笑」的周星馳,卻普遍不知「棟篤笑」(接近西方的 Stand-up comedy,即脫口秀)翹楚黃子華;黃子華的「棟篤笑」表演,走紅香江近 30 載,創作、表演皆由他擔綱,不必宣傳即一票難得。

黃子華的「棟篤笑」,談天論地、無所禁忌,亦不避諱性別、族群、語言、地域、年齡、職業、宗教等議題,但甚少踩踏紅線;可貴的是,內容不僅令人噴飯,亦時時發人深省,充滿哲學意味,藝術價值更高於周星馳主演、導演的電影。可惜的是,中國箝制香港言論自由後,黃子華也選擇封口;但證諸黃子華的成功,即知台灣藝能界的不長進。

台灣藝能界不長進的原因,在於黨國幽靈徘徊,加上許多藝能界從業人士皆有「中國夢」,故作品愈來愈無法引發台灣閱眾的共鳴 ;《中央流行藝情指揮中心》亦然,雖可靠話題刺激數天點閱率,但把「無聊當有趣」,終究將被無奇不有的網路世界快速淘汰。

(作者編按:全民大劇團《中央流行藝情指揮中心》因負評不斷,在製作完六集後已宣布停播)

推薦閱讀

【蔡衍明的「黨」的路線】遭國際組織特別點名,旺旺中時報導異常親中

【旺中告《金融時報》記者】無國界記者組織批濫用法律,提報告暗示旺中親中

【台灣是中國假消息箭靶】無國界記者組織警示,注意與中國密切的「旺旺中時」

(本文經合作夥伴 思想坦克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瘟疫蔓延時的台灣怪現狀 〉。首圖來源:圖片來源: 中央社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