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譚德塞】WHO 秘書長因政治野心被罵媚中,但兒時因亡弟才「發願鑽研公衛」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因 一再讚美 隱匿疫情的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源頭中國,再加上 WHO 曾遲遲不肯宣布疫情進入「大流行」狀態引來罵名。此外,因中國 3 月 7 日表示將對 WHO 捐款 2 千萬美元(約新台幣 6 億元),譚德塞當天速發推特「謝恩」再度引發外界討論。

其實,譚德塞曾是位知名、致力改善母國落後衛生環境的公衛學家,什麼原因讓他轉變為聲名狼籍的 WHO 秘書長?(責任編輯:黃梅茹)

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 秘書長譚德塞,首圖來源:截自譚德塞 臉書粉專

文/ 尚國強

這數年是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 相當繁忙的時期,2018 年剛果爆發的伊波拉疫情,2019 年末出現的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對這位 2017 起上任,首位非籍的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可謂挑戰甚大。

作為首位以成員國一國一票的選出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取代了由歐美等國透過私下協議選出的領導人,開創了世衛秘書長不再是歐美俱樂部的產物。然而與此同時,他亦被質疑受中國政府的背書,從而讓他在前任秘書長香港籍陳馮富珍手上接棒,以延續中國控制 WHO 的局面。

這位在學術界以研究瘧疾著名學者,是怎樣由一位衛生學者,繼而進入國家擔任官員,再成為全球衛生事務領導人,再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被質疑媚中親共,被社會罵得聲名狼籍?

他曾留學英國,只為改善母國落後衛生環境

現年 55 歲的譚德塞,1965 年出生在衣索比亞現任分離獨立的厄利垂亞,年輕時加入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成為反對馬里亞姆(Mengistu Haile Mariam)獨裁者統治的軍政府之一份子。1986 年當地大學獲取生物學學士後,便進入政府衛生部工作。

馬里亞姆 1991 年遭到推翻後,譚德塞遠赴英國倫敦大學攻讀免疫及傳染病學碩士,並在 2000 年在英國諾丁漢大學獲得社區衛生博士,而他對在非洲地區十分普遍的瘧疾深感興趣。他的博士論文,更是研究水壩如何對衣索比亞北部提格里地區瘧疾傳播的影響,以及該實行什麼控制措施。

2001 年譚德塞回國後,被任命為提格雷地區衛生局局長,上任後積極提高當地醫療情況,加強培訓衛生人員,爭取資源購買儀器,更甚幫助大部分衛生所鋪設網路。在譚德塞在任期間,令該區的愛滋病患病率降低了 22.3%,腦膜炎帶例降低了 68%,並為初生小孩接種麻疹疫苗,令 98%兒童對麻疹免疫。

譚德塞因弟弟之死獲得啟發,踏上研究公衛之路

譚德塞成為了一個為社區衛生勞心勞力的人,原因與他小時經歷有關。2019 年 11 月譚接受《時代周刊》(The Times)受訪時,曾透露不為人知的一面。

「我成為一個衛生工作者,是源自我的弟弟的關係,他在 4 歲時便去世,對我來說我真的不能接受,直到現在我也不能接受」,譚德塞長大後選擇攻讀生物學,開始懷疑弟弟當時是否就是死於麻疹。「因為他出生在錯誤的地方,明明麻疹是一種已可預防的疾病,這真的很不公平」。

他當上衣國衛生部長,想將母國推向國際

由於譚德塞在提格雷表現傑出,2 年後便獲提拔至國家衛生部副部長,2005 年更被時任總理,在任內令衣索比亞經濟大幅發展的澤納維(Meles Zenawi Asres)任命為衛生部部長。作為一國衛生的領導人,譚德塞繼續開展他的改革之路,在全國大量興建保健所,並培訓 3 萬名保建人員,積極改善全國衛生環境。

2010 年,衣索比亞獲美國國務院選為全球健康倡議+(US Global Health Initiative Plus)國家之一,全力支持衣國改善公共衛生。

他在任期間,積極與國際社會接軌,與其他國家及組織簽署多份衛生倡議,加強與國家與國際組織交流。作為僅次於奈及利亞非洲第二大人口的國家,經他領導下,衣索比亞衛生制度得到躍進,讓國民獲得應有保建服務,廣受世界好評。2012 年,譚德塞更上一層樓成為外交部長。

2017 年,在非洲聯盟的支持下,譚德塞宣布角逐 WHO 秘書長。

他在角逐 WHO 秘書長期間,被爆曾阻記者報導霍亂疫情

然而就在競選期間,他當時的主要對手(由歐美等國背書)長期在聯合國任職的衛生專家納巴羅(David Nabarro)指控譚德塞,指他任衛生部長期間,三度阻止記者報導衣國內的霍亂疫情。

「如果一個 WHO 被一個隱瞞疫情的人掌權,WHO 將會失去公信力」,又指譚德塞可能是一個很好的衛生官員,但是亦要向當權者如實報告疫情。

不過,譚德塞最後仍以 133 票對 50 票,擊敗納巴羅成為秘書長。

譚德塞當選後向台下世界各國代表矢言,「我們所有目標也要為全民健康而奮鬥,只要一日我們達不到目標,我們也不會言休」。

新冠肺炎爆發後,他迅速到中國「面聖」

2018 年,剛果伊波拉疫情爆發,譚德塞先後到了剛果數次與並領導人會面相談對策,並很快將伊波拉設定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然而面對 2020 年武漢肺炎疫情爆發,譚卻在疫情初期中與專家們討論是否作相同定義時,卻擺出了舉棋不定的姿態。

法國《世界報》(Le Monde)報導,當時委員會經過激辯,而席間中方代表不斷施壓,稱中國有能力獨自處理疫情。

最後譚德塞妥協暫緩發布,隨後更前往北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然而卻不是關注疫情情況,而是大讚習近平「親自指揮部署,展示出卓越的領導力」,又稱中國為疫情爆發樹立嶄新的榜樣,被中國媒體大量引用,然而隨著疫情擴散,多國開始出現病例,WHO 最終對事件發報 PHEIC。

他力拚打「疫情假新聞」,卻被外界質疑封殺不利言論

然而在 2 月初的德國慕尼黑安全會議上,譚德塞再度稱讚中國為世界「買下了時間」,令各國有足夠時間應付疫情,言論譁然。

他在會上更與中國外長王毅見面,指 WHO 會加強打擊疫情「假新聞」,並與 Google 負責人會面。

隨後,大量台港 Youtuber 反映,只要在 Google 所屬 Youtube 發布包含「武漢肺炎」字眼的影片,便一律標記「黃標」,除令 Youtuber 賺取極低收入外,並同時降低影片的收看率,被質疑是政治審查。

最終香港 Youtuber 們忍無可忍聯合發起行動交涉否則向美國提告後,Youtube 最終致歉,並稱是 AI 程式錯誤標記所致。

同時,該由什麼名字稱呼疫情事件的如此簡單的定義,卻引發了巨大爭議,由於 WHO 稱不能對武漢帶有歧視之意,最後在一遍爭議聲下將武漢肺炎命名為 COVID-19,遭人批評是雙重標準,「那日本腦炎、西班牙流感是什麼?」

面對媒體對他所作的親中批評,譚德塞花長篇大論在記者會上否認,但言辭間卻不忘讚揚中國防疫成功,然而對當日最先揭發疫情,一度被中國警察拘捕的吹哨者李文亮之逝去,僅表達哀悼之意,卻未有絲毫向中國說出「不好聽」的話。

美國公共衛生法律專家戈斯坦(Lawrence O. Gostin)直言,譚的策略是誘使中國實現透明度和國際合作,而不是對中國作出批評。「我的確非常擔心,他對中國的讚揚將損害 WHO 長久以來建立『說真話、信科學』的信譽」。

推薦閱讀

【武漢肺炎下的兩岸角力】中共把 6 億紅包發進 WHO 口袋,再用 2 份文件「卡死台灣」

【為何該叫武漢肺炎】WHO 命名規定讓「病毒變蘋果手機」!疾病命名執著「歧視」反讓人忽略歷史警惕

【細菌不懂九二共識】由美國主導,WHA 跟上流行,力挺台灣不甩中國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上報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武漢肺炎】知名衛生學家卻成聲名狼籍秘書長 專業被政治野心吞噬的譚德塞 〉。首圖來源:截自譚德塞 臉書粉專 。)

更多上報好文請看:
【武漢肺炎】WHO 就是 CHO 稱疫情未大流行「可恢復往返中國班機」
【武漢肺炎】WHO 改口稱全球防護裝備不足 34 萬人連署要求荒唐秘書長去職 
【武漢肺炎】WHO「終於」赴武漢考察疫情  譚德塞:中國做實事令世界更安全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