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母乳」換月入 10 萬的夢幻職場】日本「孕婦應召站」備妥奶粉、尿布和保母,成貧窮媽媽的避風港

【《BO》編輯檯好書推薦:《裏面日本 風俗業界現場》】

最適合閱讀本書的讀者:不解日本人怎能忍受應召站把「孕婦」或「母乳」當作賣點的人,這不是趁機消費弱勢嗎?日本社會生病了嗎?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你能想像嗎?身懷六甲的孕婦在日本,也可能是應召站小姐。本書作者坂爪真吾透過訪問多間應召站經營者與性工作者,發現當社福制度無法真正幫助單親媽媽時,合法的應召站就成了貧困女性的救命草。

日本現臨托育機構不足問題,讓應召站提供各式各樣的托育福利,也顛覆你的想像。(選書編輯:黃梅茹)

首圖來源:Kakidai , CC Licensed。

文/坂爪真吾、譯者/陳令嫻

「『妙而舒』和『滿意寶寶』最好用。我試過各種尿布後,現在固定用這兩個牌子。」

微笑著告訴我這個訊息的,是一名光頭的應召站店長,而非育兒中的母親或是教保員。實在很難相信這句話會出自一位六十四歲的男性口中。這家應召站的休息室兼托兒所,準備的尿布不僅尺寸齊全,每個尺寸還分別準備了黏貼型和褲型。不僅如此,還備有「新生兒用」的尿布。因為這家應召站的性工作者,包括剛生產完就帶著小嬰兒來工作的媽媽。

日本孕婦、哺乳媽媽出來賣身,「母乳」更被當應召站招牌

這家應召站是「孕婦與哺乳媽媽應召站」,主打由懷孕中的女性 ——「孕婦媽媽」和剛生完沒多久、有奶水的女性 ——「哺乳媽媽」所提供的服務。旗下應召小姐產前產後的照片,都以裸露上半身的方式呈現。突顯膨脹的腹部、胸部以及黑色碩大的乳暈,證明這些應召小姐都正處於孕期或哺乳期。負責產後照護的婦產科醫師、助產師和非營利組織的工作人員,當他們看到應召站網頁所刊登的照片,恐怕會當場暈倒。

店長表示,孕婦是等到進入穩定期的五到六個月才開始工作,因此,實際能以孕婦身分接客的時間僅三到四個月。孕婦基本上是在家待命的,以策安全,接到有客人預約時才會出勤。大多數孕婦會一直工作到臨盆才請「產假」。生第一胎的孕婦,實際生產時間與預產期往往有數週的落差,比較不會工作到臨盆;生第二胎的孕婦,有些人會工作到逼近預產期。

應徵信件像雪片般飛來,哪類型的女性會搶當應召小姐?

不少孕婦生產之後會以哺乳媽媽的身分回到職場。以往大多是等「小孩滿兩個月」或「小孩脖子硬了」才復職,但現在生完後重返職場的速度則快得多。究其原因, 不少人是因為丈夫從事短期的派遣工作,或是只要遇到下雨就停工的粗重工作,收入不穩定,所以孕婦不得不一生完就回到工作崗位,有的甚至是一排完惡露就復職。這個應召站旗下的小姐有兩成是孕婦,八成是哺乳媽媽。

以往天冷時應徵者比較少,因為帶著剛出生的孩子在冬天出門很辛苦;現在則是不分四季都會收到應徵者的信件。她們的動機很簡單,就是為了賺錢。接客一次的收入是日幣一萬元,一天接到一次客就能維持生計;一星期接客二到三次,一個月就是日幣十萬元。只要好好理財和儲蓄,就不需再擔心生計。店裡有五到六名小姐的月薪已高達日幣三十萬元。

除了哺乳媽媽應召站之外,社會上根本不存在產後一到二個月、身心尚未復原的女性帶著新生兒,一週到應召站工作二到三次,每次上工二到三小時(附免費托兒所),月薪就有日幣十到三十萬元的工作。

來這裡應徵的多半是「先上車後補票」的年輕主婦、單親家庭與未婚生子的女性。我請店長打開電腦螢幕,看到好幾封應徵者寄來的電子郵件。從寄件者的網域看來,都是用手機寄來的信件(譯註:日本的舊式手機有其獨特的網際網路,可設定手機專屬的信箱收發電子郵件,亦可使用手機寄電子郵件到電腦)。

「我是單親媽媽,有兩個小孩,分別是三歲和一歲十個月。目前生活窮困,像我這樣也能從事這種工作嗎?」
「懷孕三個月也可以工作嗎?」
「身上有剖腹產的疤痕也沒關係嗎?」
「貴店會介意身上有自殘的傷痕嗎?」
「我有小孩,休息室是大家一起待命嗎?」
「接受試做嗎?」

來應徵的女性以單親媽媽、年輕時「先上車後補票」的女性、和男友分手之後才發現懷孕、因為沒有存款而無法生活的女性居多。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譯註:類似臺灣的「衛生福利部」)的人口統計分析, 二○一○年十到十九歲生產的女性中有八成;二十一歲到二十四歲生產的女性中有六成是「先上車後補票」的。研究指出,年輕時生產和育兒可能導致輟學與職涯中斷,影響之後的生命歷程,造成世襲貧窮。

應召站雖然不會針對應召小姐接客的方法、流程舉辦事前講習,不過店長指導旗下小姐「服務時要先讓客人喝母乳」,因為,這群尋芳客是為了母乳而來的,等到喝完母乳再進行半套的服務。小姐躺在客人身旁餵母乳時,不少人會一邊喝一邊勃起;有些人喝上一小時也不打手槍;也有些人會自己打手槍而不觸摸小姐的身體;有些人可能是受到色情片的影響,希望小姐把母乳灑在他們的臉上或身上。

從提供尿布到保母照護,應召站的托嬰措施無一不包

店長雇用三名二十多歲的女性擔任保母,薪水是時薪日幣一千元及另加交通費。保母當中有人曾經以孕婦身分在此工作。每天有兩名保母上班,一人看顧兩名小孩。如果來上班的小姐變多,保母忙不過來時,也會請其他待命的小姐幫忙照顧。

托嬰費用是從應召小姐的薪資中扣除,每接一次客扣日幣五百元;一個客人也沒接到則免費。休息室裡備有免費的尿布、奶粉、擦屁股的濕紙巾、溢乳墊、棉花棒、紗布、擠奶器和水等用品。這是在東京,尋找托兒所和小孩排不進托兒所早已成為社會問題。而這家應召站提供的托嬰服務,無論是價格還是使用者的友善都算是佛心。

「尿布等嬰兒用品都是在『阿卡將本舖』(編案:主要銷售媽媽與寶寶的嬰幼兒用品)的網路商店上買的。至於專門丟尿布的垃圾桶、裝尿布的除臭袋等,則比垃圾桶還貴。」

這句話還是不像出自於一位六十四歲的應召站老闆口中。嬰兒用的安撫搖椅是應召小姐們在網拍上找到的便宜二手貨。休息室的地板則鋪設軟木地板,方便孩子活動,以策安全。

如同前文所述,休息室的架子上擺滿了各類尺寸的「妙而舒」和「滿意寶寶」紙尿布,以及「含水分九九%的嬰兒柔濕巾」。冰箱裡充滿了兩公升裝的嬰兒用瓶裝水,方便應召小姐泡牛奶和做副食品之用。我當時也在照顧五個月大的第二個兒子,看到休息室裡的奶瓶消毒器和家裡用的是同一個品牌,心情十分複雜。沒想到,居然會在澀谷圓山町的正中央看到這些東西。

應召站是租借套房作為休息室,玄關沒有空間收納太多輛嬰兒車。店長於是把浴室改裝為儲藏室,應召小姐們就把嬰兒車折疊起來放進儲藏室。玄關地板還鋪設塑膠布,以免嬰兒車的車輪汙損地板。澀谷處處都是階梯、地下道與坡道,不方便推嬰兒車。這群從事性工作的媽媽,卻巧妙地穿過人潮、跨過高低差,一路上坡,來到位於道玄坂的應召站。

應召站傍晚就關門,休息室到了晚上也空無一人。有些應召小姐會因為和丈夫吵架跑來休息室住宿避難。之前還有從北海道來工作的應召小姐睡在休息室裡,但現在因為孕婦能工作的時間短,已經不再錄取外地人。

維護衛生的方式是徹底抑制諾羅病毒。之前曾經讓托育的孩童玩布偶,現在則全部因為衛生考量改成塑膠玩具。因為,布偶會有孩子偶而含在嘴裡和無法徹底清潔等問題,所以後來改由塑膠玩具取代並每天消毒後,據說孩童感染諾羅病毒與感冒的頻率已大幅降低。

衛生方面除了病毒與細菌之外,還有吸菸。不少應召小姐產前產後都繼續吸菸。媽媽有吸菸習慣的孩子容易罹患小兒氣喘與支氣管炎。室內雖然全面禁菸,但還是有些應召小姐會在室外抽菸。會抽菸的媽媽要餵其他孩子母乳時,就會被那些孩子的媽媽罵道:「不要讓我的孩子喝有菸味的母奶!」順帶一提,有些尋芳客還可以母奶的味道判斷出應召小姐是否抽菸。

休息室兼托兒所也曾經發生過應召小姐之間的衝突。例如,有位應召小姐在網路上抨擊「保母偏心,只對我家的孩子不好」、「沒有好好照顧我家孩子」、「老闆管理有問題」……但其他應召小姐紛紛出面相挺,表示「才沒有這種事」、不爽就不要帶孩子來」,順利解決了網路論戰。會如此發展,是因為一起工作的應召小姐之間似乎有連帶感,有些人還是其他媽媽介紹而來工作。

店長表示:「應召小姐的出勤率和托兒所的環境成正比。」

孕婦和哺乳媽媽應召站,反映什麼樣的社會問題?

以上是不為人知的孕婦與哺乳媽媽應召站的實際情況。依照一般社會常識,「懷孕期間與丈夫以外的男子從事擬似性交的行為」、「母奶不是拿來餵小孩,而是餵給其他男子以賺取金錢」簡直不可思議。現代社會對於孕婦與產婦容易流於強加一般價值觀或情緒化的議論,要是網路新聞報導孕婦與哺乳媽媽應召站的情況,一定會遭受眾人抨擊。

然而,就如同前文所述,這個社會根本不存在剛生完一到兩個月、帶著新生兒的母親,每星期只需工作兩天,一次工時兩小時(還附免費托兒所),月薪就高達日幣十萬到三十萬元的工作。部份女性因為孕婦與哺乳媽媽應召站而得以生活無虞一事無庸置疑。而要求女性不得從事這種工作,就得準備條件相同的工作,或是提供未婚孕婦與年輕的單親媽媽豐厚的津貼與社會援助。

但現實是,以上兩種做法短期內都難以實現。

性產業成立的原因之一,是在一般人不想工作的地點與時間工作(或要求從業員工作),販賣(或要求從業員)一般產業不會販賣的商品,購買(或促使消費者購買)一般人不想買的商品。

性產業同時包括「賣這種東西(或賣這種東西一事曝光),對於其後在社會上生存會出現不良影響」、「承擔身心與社會信用遭受無法挽回的傷害之風險」、「把未來的健康與社會信用轉換為眼前的現金」的特性,所以才能在短時間內賺取一般人難以想像的豐厚報酬。

主打孕婦與哺乳媽媽的應召站,是把女性一生中最難以工作與賺取金錢的期間,轉換為相反結果的夢幻職場。一般正常的孕婦不會在配偶以外的男性面前褪去衣物,因此才能在短時間內獲取高報酬;一般正常的母親不會出售母奶,所以把母奶賣給尋芳客的母親才能在傍晚五點之前結束工作,回家和孩子、丈夫共進晚餐。

因此,對於沒空又缺錢的未婚孕婦與單親媽媽而言,得以「兼顧工作與育兒的性工作」才是她唯一的選擇。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推薦閱讀

【今天來看台灣最醜的風景】希望再也拍不出這種彩虹照!淨灘團用海洋垃圾排出 21 張「最美」勸世圖

【一線媒體人員看見的陳時中】聲音啞了、腰都彎了!如果沒人做部長口中「有意義」的事,就得等生命自我凋零

【力抗 WHO 兩度排除台灣】不畏中國阻斷發言,友邦續挺台灣!男星吳鳳 7 分鐘影片向土國喊話:台是醫療非常進步的國家

「憤怒的中國人已不再恐懼」—— 習近平在疫情緊繃期神隱一周!中國學者發文批習「無恥、讓位吧」引中網友瘋傳

【8 張照片讓老台北人起雞皮疙瘩】鐵捲門上的「繡斑」都不放過!台劇組近 100% 重建「消失的中華商場」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裏面日本 風俗業界現場》,由 光現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Kakidai ,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