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搶資源,我們只好用騙的】日本年輕人不願屈服「再努力也只能吃吐司邊」,把「詐騙老人」當抗爭工作

【《BO》編輯檯好書推薦:《老人詐欺》】

最適合閱讀本書的讀者:不解詐騙集團為何總把老人當詐騙目標的人。敬老不是人之常情嗎?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日本社會近期發生「專騙老人」的詐欺案不斷上升,詐騙金額不到一年就累計超過新台幣 136 億!

本書作者鈴木大介接觸這些「專騙老人」的詐騙集團,發現他們並不是把高齡者「視為弱勢」才行騙,也並非所有詐騙成員都出身貧困!那麼,是什麼原因讓年輕人拿老人開刀?(選書編輯:黃梅茹)

此為示意圖,非遭詐騙當事人,首圖來源:Photo by cegoh on Pixabay

原文:鈴木大介
譯者:李建銓

根據二○一三年警察白皮書內容所載,以轉帳詐欺為首的特殊詐欺案件中,整體受害者約有八成是六十歲以上的高齡者,而且總詐騙金額更是年年創下新高,光是二○一四年一月到十一月,詐騙金額就高達四百九十八億七千三百四十三萬日圓(《BO》編按:約新台幣 136 億)。

另外,以增值為由,誘騙他人締結未上市股票或公債、公司債契約,或是拜訪販售與惡質裝潢工程、催眠販售等相關特定商業交易 —— 也就是一般常說的惡質商業行為 —— 經全國消費生活中心統計,大約七成以上(增值型推銷詐欺案件占七一.五%、特定商業行為詐欺案件占七七.九%)被害人都是高齡者。

現代日本走進「專騙老人」時代

目前以高齡者為目標的詐欺犯罪和惡質商業行為,正以無法抑止的速度大肆蔓延。

真可謂是個「專騙老人」且手法令人眼花瞭亂的時代。

然而,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原本高齡者應該受到敬重,卻有這麼多人以欺騙老人作為歛財手段。難道日本人已經失去美德了嗎?內心沒有絲毫罪惡感嗎?任何人都有雙親,也都有祖父母吧。這些詐欺犯是不是沒血沒淚?真叫人不寒而慄。

但即便如此,我還是想問問身為受害當事人的高齡者:「他們這些罪犯鎖定你們這些高齡者做為目標,你們難道沒想過,原因出在自己身上嗎?」我們可以很容易想像得到,高齡者對於這個問題的反應為何。

這個時代的高齡者,正是在戰後百廢待舉的時期,讓日本東山再起的功臣。他們夙夜匪懈地工作著,生兒育女、開橋造路,致力於發展事業,讓日本從戰敗國一舉躍上世界舞台,成為著名的經濟大國。

把日本帶到今日繁榮的局面,終於可以退休安養天年之時,上半輩子拚命攢下來的資產,卻成為詐騙集團鎖定的目標,而原因竟然還怪到他們頭上?

這些高齡者的想法故然正確無誤,然而,即使我們再怎麼大力宣揚他們的功績,警察再怎麼竭盡全力企圖撲滅詐騙集團,專騙老人的詐欺犯仍舊不會絕跡。

年輕人騙老人,不是因為窮而是與「階級」有關

因此,在採訪了多名詐欺犯罪加害者之後,坦白說,剛才那個問題是我最直接的感想。

做為一名報導文學(Reportage)作家,我採訪的主要對象,都是在惡劣的家庭環境中成長,飽受貧困、虐待之苦或遭到雙親遺棄,只能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年輕人。聽取觸法的少年少女和犯罪加害者的心情,從中探詢這些被社會視為蛇蠍的人們,心裡抱持的痛楚與無奈,我認為也是記者這個工作的意義之一。

無法接受適當的教育,並缺乏雙親的關愛和社會的庇護,最終只能淪為犯罪組織的一員,而我所做的事情就是聽他們訴說青春的苦澀。然而,專騙老人的當事者,絕對不能說「都是因為出身貧困才成為罪犯」。裡面有些人從小備受雙親寵愛,也有人接受過大學教育。但即使如此,他們仍舊抱持明顯的敵意,對高齡者張牙舞爪。這到底是為什麼?

專騙老人的佼佼者,可以說就是這些身陷特殊詐欺犯罪的年輕人,透過多次採訪,我可以感受到他們正處於「相濡以沫的世代」。與這些年輕人接觸後,我腦海裡浮現了沙漠之夜的景象。

請各位想像一下他們這群年輕人的處境,就像在沙漠中乾渴不已,而且身邊淨是失去生機的綠洲,以及乾涸的枯井。看天氣似乎也沒有下雨的跡象,自己已經耗盡體力,無法去挖掘一口新的水井。他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吸吮著夜裡的露水並忍受乾渴。

然而,在年輕人的身邊,有一群人,每個人懷裡都抱著一個裝滿水的皮製水袋 —— 那群人正是高齡者。

這些高齡者或許會把水分給自己的孩子或孫子,但絕對不會把水分給其他年輕人,甚至做到「滴水不借」的地步。其實只要分給年輕人少量的水,他們就能挖掘自己的水井,或是創造出新的綠洲。當資源長期被壟斷,終有一天,飢渴難耐的年輕人會目露兇光,出手搶奪高齡者緊抱在懷中的水袋,這樣的結果應該是不言而喻。

在文明社會,弱勢年輕人無法搶資源、乾脆用騙的

在此我想先消除一項極大的誤解。

鎖定高齡者做為目標的犯罪,並非如一般人認為,因為高齡者是弱勢族群才被趁虛而入。 而是經濟條件處於極端弱勢的年輕人,對於經濟面壟斷絕對優勢的高齡者,展開反撲的行動。

就算高齡者掌握再多資源,就算年輕人再怎麼飢渴,現代日本是已開發國家,絕不可能貧困到為了食物去偷竊或強盜 —— 我認為這樣的想法根本就偏離重點。這個時代已非經濟高度成長期,就算努力也未必能獲得成果。而這些年輕人,不管再怎麼努力,也無法保證將來必然能過上安定的生活。

上一個世代可說是充滿夢想,即使今天只能吃得起吐司邊,只要努力不懈,總有一天可以吃到滿漢全席;但時至今日,年輕人不僅只吃得起吐司邊,而且「再怎麼努力,一生也只能吃吐司邊」,是個讓人無比絕望的世代。

若以口渴的程度來做比方,現代的年輕人或許比戰後貧困時期的人們還要乾渴。

雖然政府機關並未進行統計,但是我由目前大學生口中,得知一件驚人的事實。「畢業之後,必須把就學時期的生活費和學費,償還給雙親」這樣的學生人數非常多。我自己出生於一九七三年,算是二戰後嬰兒潮的世代,當時我們必須經歷嚴苛的考試競爭,而且也是就業冰河期,但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代的日子還算好過。至少對我們這個世代的孩子來說,雙親要求「償還生活費」,並不是那麼普遍的想法。

若以具體的數字來表達,領取助學金的學生,畢業後也將面臨貧窮這個問題。償還不出助學金而身陷官司的學生,在二○○四年的訴訟案件數為五十八件,到了二○一二年竟高達六千一百九十三件,短時間內整整增加了一百倍以上。這股失落且看不見未來的感覺,跟過去的時代完全無法比較。

其中,有些新型態的年輕人,稱為「溫和叛逆者」(Mild yankee, Soft yankee),也是值得注意的族群。他們並不汲汲營營追求高所得或出人頭地的人生,反倒是即使領著低廉的工資,與周遭同儕或是雙親、兄弟姊妹互相扶持,認為這樣的人生更具有價值。

上述族群的概念,是由市場分析師原田曜平(博報堂)提出,套用佛教用語,這些人就叫做「諦觀層」。(類似最近流行的「佛性○○」,表面是看透世俗、無慾無求,但深層原因是對未來不抱希望,以自嘲式的超然態度生活著。)

當代年輕人都籠罩在這股令人喘不過氣的滯留和封閉的感覺中,而專騙老人的詐欺犯,就是最急於突破現狀、期待能撥雲見日的一群人。 他們當中有些人出身貧困,有些人是被中央集權社會與都會區集中型社會所拋棄,只能在「貧困自治團體」中長大成人,更有人雖然進入大學就讀,但畢業後也只能在一職難求的人肉市場中苟延殘喘。

但是, 上述這些人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他們都非常優秀,而且每個人的幹勁都異常之高。他們不願屈就於封閉的大環境,也不會輕易被擊敗,而是不停與社會抗爭著。他們也是有血有淚的人,甚至可以說,他們比一般人懷抱著更加過剩的熱情。

於是,專騙老人的罪犯便聚集組成為一個高度分工的組織,他們接受教育以增進自己的詐欺技巧,而高昂的幹勁更讓他們如虎添翼,一個完善的犯罪組織便就此完成。說起來,他們就是「經濟社會中的游擊隊」,手持利刃對抗他們眼中不知民間疾苦的貴族階級,如同中世紀的百姓一般,心裡懷抱著對上流社會的憤恨,因而率先發起的行動就是專騙老人。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推薦閱讀

【日本人的嚴謹無奈】日本最帥內閣小泉進次郎創先例!帶頭示範休育嬰假 2 周,但在家得「視訊辦公」

【超商 24 小時營業會出人命】對抗日本超商「全年無休」第一人!老店長被總公司開除,靠囤貨死撐

【日本考古師騙全國】假歷史被寫進教科書!他靠偷埋石器,讓日本歷史「假」提前 70 萬年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老人詐欺》,由 光現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Photo by cegoh on Pixabay。)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