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考古師騙全國】假歷史被寫進教科書!他靠偷埋石器,讓日本歷史「假」提前 70 萬年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日本曾有位享譽世界盛名的考古學者「藤村新一」,他帶領調查團隊挖掘出「70 萬年前的舊石器」,在日本引起轟動,他因此被封為「神之手」,中央政府更把這項新創舉編進教科書。

最後,全日本終於知道,「藤村新一」的發現全是造假!這也使日本考古學方面的研究,倒退了整整 20 年。日本人是如何發現這場騙局的?(責任編輯:黃梅茹)

考古學者藤村新一被踢爆「造假」,首圖來源:Youtube 影片 截圖。

文/ 李天豪

自 1980 年代開始,日本考古學界就掀起一股旋風。

有一位叫藤村新一的考古愛好者,憑一己之力,「多次」挖掘出年代久遠的舊石器。(不是工藤新一⋯⋯)

這件事情讓日本舉國沸騰,因為這些發現讓日本的史前文化年代不斷被刷新,甚至能追溯到 70 萬年前,比讓中國人自以為豪的「北京猿人」的五十萬年前還古老。日本政府大喜之餘,順手就把這些重大發現寫進教科書,讓萬千學子背誦。

殊不知,這其實是一場相當拙劣的造假騙局。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整個日本學界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似乎還很樂意配合著這齣荒謬劇。如果不是日本媒體無意中揭穿了藤村新一造假秘密,他的欺瞞行為還可能繼續下去。

事情是這樣的⋯⋯

日本考古界的野心,促成這起造假事件

1960 年代,日本的史前文化發掘成果,停滯在 3 萬年的舊石器晚期。

由於多年沒有新發現,考古界只好在口頭上爭辯:「日本是否存在舊石器早期的史前人類?」這種看似沒啥現實意義的爭論,其實事關重大,因為這可以跟日本歷史的起源掛勾,意義非比尋常。雖然多年來都挖不到更古老的化石證據,但是考古學者們並不死心⋯⋯

因為他們知道,日本土壤酸性較強,人和動物的骨頭難以保存,所以化石證據偏少,並不代表一定沒有。

還可以期待石器!只要能挖到遠古地層中的「石器」,就能突破困境。

但與歐洲相比,日本舊石器考古本身起步較晚。當時,日本學界的發掘與鑑定技術還很不成熟。對石器的判斷依據,主要看其所在地層的年代,而非對石器本身類型的研究。 這就給了造假的人,留下空隙⋯⋯

當時,就職於日本東北動力公司的藤村新一,是個業餘的考古愛好者。工作之餘,他不僅收集各種石器,還混跡在考古界各類活動,並加入實地挖掘。只有高中畢業的他,既沒有專業的考古知識,也沒有受過專業的訓練。但是,這些都不要緊,他利用善於社交的優勢,取得了考古學者們的信任,經常能參與發掘。然後他就動了歪腦筋⋯⋯

1981 年 10 月 3 日,藤村新一跟隨隊伍前往宮城縣岩出山町「座散亂木遺址」進行考古挖掘,該遺址的地表層,被認為大約在 4 萬年前。

如果在那裡挖出了石器,就等同於證明了日本存在更早的舊石器時代文化。大家都是內行人,無須多言。一車子人到現場,就分散到各個角落專心進行挖掘,心裡期望自己是那個能改變歷史的人。

跟別人一樣,藤村新一蹲在地上,用手拿著鏟子仔細東挖西挖。沒過多久,他就激動地大喊一聲:「出來了!」

聽到喊叫聲後,大夥便趕緊圍了過來,只見藤村新一的鏟子上有一個小石器。仔細一看,這不就是大家熱切期盼了十多年的石器嗎?緊接著,藤村新一又陸續在各個角落挖出了剩下的 48 枚石器。它們的出現,證明 4 萬多年前日本本州上就有人生活過。

這一發現,讓整個日本考古界為之振奮,當然也讓日本媒體沸騰了。很快,官方部門就公佈這一消息,並聲稱日本是否存在舊石器時代的爭論終於有確切的定論了。

誰沒想到,令這個長達 20 多年爭論落幕的只是一位默默無聞的業餘愛好者。如此重大的發現,加上勵志的故事,讓藤村新一成為日本媒體爭相報導的寵兒。

媒體將他捧上天,讓沒沒無聞的小職員,成為日本家喻戶曉的英雄。

業餘考古學者不斷挖出古物,媒體追捧造就吸毒式循環

然後,事情就像連續劇一樣的展開了。

1984 年,他又從 17 萬年前的地表層中發掘出了舊石器,這一發現,讓他再度成為媒體寵兒。當然,不是沒有行家提出疑惑⋯⋯

因為,事情其實很蹊蹺:「這位藤村新一挖出來的石器,都埋藏在同一個水平面上。」這種現象,是相當罕見的,或者可以說「很不正常」。通常而言,埋藏已久的舊石器可能會因為地震、水流等自然原因,使其地層產生差異。

只有年代較近的石器才能完美地逃過一劫,同時出現在同一原生地層。這種十多萬年前的石器,居然能在多火山地震的日本地層中,均勻的排列在同一水平面上⋯⋯

「不可思議啊⋯⋯」當然,提出這種疑惑的專家,多半都被當成是酸葡萄心理⋯⋯日本媒體當然更不會去問這種專業問題,他們只是狂歡式的 24 小時滾動報導。

然後,這種追捧造成了一種吸毒式的循環。日本人不斷期待,自己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更久遠的過去。要滿足這種民族自尊心,考古成果的劑量,必須要逐漸加大了。

到了 1990 年代,藤村新一索性辭掉工作,全身心投入舊石器挖掘。1993 年 5 月,他聲稱「上高森遺址」是約 50 萬年前的遺址,是日本最古的遺址。當然,媒體以及民眾就開始期待,他能在那裡證明:「日本在北京猿人時期也存在猿人」。

然後,藤村新一也迅速有了新發現。

而且,之後每隔一段時間,他就為日本創造出新的考古挖掘紀錄。

1994 年 10 月,藤村新一又發現了 50 萬年前的 6 枚石器。
1995 年 10 月,藤村新一挖掘出 60 萬年前的石器。
1998 年 11 月,藤村新一再次挖出 60 萬年前以上的石器。

這簡直就是連續的中樂透啊!

每一次的發掘成果出土,各大媒體都將藤村新一的名字,放在晚報最顯眼的位置。他被稱為日本人稱為:「神之手」、「石器發掘之神」及「探索石器之名人」等等。但是,越來越多人對他的成就產生了懷疑⋯⋯

原因很簡單:每次有刷新紀錄的石器,都是他一個人單獨發現的。完全沒有別人什麼事⋯⋯就算發掘現場有很多其他考古人員,但他們就是每一次都擦肩而過。

這種現象發生一兩次,並不奇怪。畢竟,就正規考古學研究而言,在發掘中一無所獲是家常便飯的事。對本來殘存遺物就很稀少的舊石器考古來說,尤是如此。但是,藤村新一每挖必有收穫,這就太奇怪了。

實際上,他的發掘過程,與正常考古常識相悖的地方還不少:比如,藤村新一發現的,大都是整件的,沒有破裂。又比如,年代久遠的石器出土難免會帶來厚厚的泥土⋯⋯但是,藤村新一發現的,都相對的很乾淨⋯⋯

越想越不合理⋯⋯

然而,每當有少數學者提出種種質疑時,都被認為是忌妒,反倒被媒體集中猛批⋯⋯大眾也認為這些學者是汙衊了「日本的英雄」。當時進行公開批評的人,往往會受到媒體的冷嘲熱諷,甚至被迫離開學術界。

這些「幫助」讓藤村新一有恃無恐了⋯⋯

藤村新一的重大發現,讓日本政府急下令寫進教科書

到了 1999 年 11 月,藤村新一又做出了一個震驚全日本的發現:「他挖掘出了 70 萬年前的石器。」這讓全日本舉國沸騰,政府立即下令,將其寫進歷史教科書,告訴後代子孫。而藤村新一在日本各地發掘出來的舊石器遺址,也讓所在地的政府和考古部門投入的人力、財力來發展旅遊業。

政府賺到文化成就,大眾賺到民族自尊心,當地企業賺到旅遊熱錢。大家各取所需,樂此不疲,誰也不想懷疑其中有什麼問題。然後,藤村新一越搞越大了。後來,他在相距約 30 公里的兩處「遺址」中,發現了「約 10 萬年前的,能完全對接在一起的兩枚石器斷片。」

這似乎是在暗示:當時的人類就製造出複雜的石器!

這或許能推翻歐美等國家的考古學者主張的:「直立猿人智力低下的學說」。這也隱隱約約在暗示,日本人的祖先,智力高人一等⋯⋯

之後,藤村新一還公開吹噓:要發掘出 100 萬年前的石器,並聲稱有可能在日本找到原始人的骨頭化石。如果這消息屬實的話,那麼在舊石器時代早期,世界上最先進的文化就在日本的東北地區。

有學者還推波助瀾向媒體放話:「這將會可能改寫世界人類起源於非洲的定說。」如此天方夜譚的說法一經報導後,日本國民集體高潮了:「日本人的祖先是世界上,最具智慧的猿人!」他們似乎選擇性地忘記了,這位考古神人多年來從未拿出過一份像樣的論文和學術報告。

雖然藤村新一早就當上了「日本舊石器文化研究所副理事長」,但他仍然只是個現場發掘工作人員,沒有任何學術身分⋯⋯這在重視學術倫理規範的日本學界,實在令人難以置信。但是,日本人就是選擇接納了藤村新一這位「素人考古大師」。

每當有合理的質疑出現時,沉浸於民族自豪感的日本人,都認為這是不可容忍的誹謗,必須堅定地捍衛這位「老學者」。

一位記者的觀察,戳破藤村新一的考古「謊言」

當然,紙是包不住火的,2000 年 10 月 22 日,事情終於曝光了。原因,也很簡單。

當時《每日新聞》的記者因為「太崇拜」這位藤村新一了,為了能 24 小時,全方位無死角地報導他發掘石器的過程,記者偷偷安裝了攝影機。

結果淩晨時分,監視器拍下了令人震驚的一幕:

「藤村新一獨自一人,東張西望地出現在鏡頭裡。」

「到了某個挖掘坑停下後,他輕鬆的從口袋中掏出一個塑膠袋。」

「然後,將事先準備好的 6 塊石器埋在地下,仔細踩平地面,又悄悄離去。」

然後,隔天早上,他如同往常般到現場,不一會兒就宣佈自己挖出了所謂的舊石器。

記者團隊才恍然大悟:「原來震驚日本考古界的這些舊石器,是發現者本人自掘自埋的人工製品。」

尾聲:事件被日本媒體曝光後,藤村不得不承認在此次挖掘中造了假。不過同時,他還試圖欺瞞輿論,只承認其中的 42 餘處遺址是假的,辯稱其他的都是真的。但是這一次,他沒能再取得日本考古學家以及民眾的信任。

日本考古學協會決定成立一個專門委員會,對藤村新一所參與的所有考古挖掘成果重新進行驗證。

2003 年,日本考古學協會報告指出,藤村新一參與發掘工作的遺跡有 162 處有捏造行為,其中 159 個遺跡被認定「沒有學術價值」。扣掉藤村新一自己製造出來的成果,日本舊石器時代僅能追溯至晚期,約三萬年前。這使得日本有關這方面的研究,倒退 20 年。

當始作俑者坦白這一切都是騙局時,整個日本考古學界都被他拖入了醜聞的深淵。之前的崇拜有多高漲,現在的鄙視就有多強烈。當然,日本政府第一時間把這些假貨,從神聖的教科書抹除。但是,日本人心中的那種被欺騙的噁心感,是難以抹除的。

最可笑的是,日本大眾又一次驗證了名著《烏合之眾》的預言:「此時,最激烈指責者,就是當初將藤村新一捧上神壇的那些人。」

鋪天蓋地的批判,讓這個老人精神崩潰⋯⋯

同年 11 月,藤村新一被進入了福島縣精神病院,被懷疑患有「解離性同一性障礙症」,俗稱「雙重人格」。

延伸閱讀

原來北韓也懂 Vlog!從「北韓小姐姐」吃平壤冷麵,到國小生演講感謝「金正恩」全收錄

日本護照號稱「世界最強護照」,卻有 77% 日本人不想要!解密為何日本人不愛出國旅遊

【台灣滲透日本?】電視每天都在報台灣!講日文的主播報「台灣症」現象,網笑瘋:小心傳染性很強

(本文經原作者 李天豪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Youtube 影片 截圖。)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